往后许多年。

  这一天发生的事被当成了一段珍藏的回忆。

  或许,它的过程并不精彩,但却是那段时光里最轻松,最具备意义的日子。

  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悲愤事件,以至于想重新再走一遍,都成为了一种奢望。

  ......

  次日。

  暖阳下,可见芬芳。

  早一步起床的姬甜,正在阳台上赏花,七点相差不多些的时间点,最为舒适。

  咚咚!

  没过多久,伴随着一阵敲门声响起,姬甜一眼就瞧见了正站在门前露出憨厚笑容的雷狂已经唐通两人。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早啊。”

  几人互相打过招呼。

  续而。

  雷狂两人进屋一阵扫视,没见到帝世天身影之后便又问:“嫂子,咱家大哥呢?”

  “还没起。”

  姬甜指了指自己的房间道。

  这个时候,她也注意到唐通的手中端着一套四四方方被叠到无比整齐的兵装,透过折叠的缝隙甚至还能瞅见夺目的光芒,这是一套统帅服,不用想也知道他的主人是谁。

  这么快?

  姬甜心中一紧。

  大致猜到,帝世天留下来的时日不会多,但没想到会这么匆忙。

  不过,在这一方面相对清醒和理智的她并没有多问,只是问了句:“你们吃过早餐没,我正要准备,不如留下来吃了再走?”

  闻言。

  雷狂两人脸上露出一抹为难。

  他们何尝不知道,姬甜的用心良苦?但没办法,在某些程度重大的事件上,他们身为下属只有建议权,并没有决定权,类似处理岭南境山那边的这件事上多拖一刻。

  发生变故的可能性,便多一分。

  “来了?”

  也恰好,帝世天这个时候突然自房间走出,不然雷狂两人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姬甜。

  “车已经准备好了,您的行程是今天上午之前到家告别,今晚就得到达岭南,以免其鹰犬得到消息跑路,所以时间相对紧迫。”雷狂上前回报道。

  帝世天点头。

  其后,目光看向姬甜。

  后者缓缓展开笑容,然后从唐通的手中接过那套兵装主动上前道:“我为你穿衣。”

  中途。

  姬甜的巴掌触及到那些个功勋章的时候,五指乃至神情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常言道,事物往往不能光看表面,在这些功勋章的背后,一定都是难以估计的惨重代价。

  这一点,毋容置疑。

  身为普通女子的她,甚至很难想象处在这个年龄段的帝世天这些年究竟付出了什么,才换来这一身的荣耀。

  一番整理着装,足足用了十分钟。

  帝世天半分微动,任由姬甜将自己全身上下没每一都整理的毫无瑕疵,她是那般的安静认真,动作之温柔细腻,仿佛生怕将这件兵装弄皱半点。

  因为,这是她家男人的荣耀。

  身为女子身,不谈为其守护这份荣耀,起码得懂爱惜。

  “我等你回来,保重身体。”姬甜捏着帝世天的衣领,害怕松开又不敢过度用力,外加满眼不舍的样子,不禁让人心情莫名的沉重。

  时间。

  仿佛定在了这一刻。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78zω.còм м.⒎8zщ.cóм

  古有将|军出征,妻子含泪相送。

  时下的情形,何尝不是一般模样?

  别看帝世天什么都没说,但姬甜心里清楚着呢,作为当代镇国神,最能打的武将之首,若非不是此行险恶,他又何须特意返程与多人告别?

  “我等你,一定要回来!”

  话语间的转变,来的太过于迅速。

  这次,已经不再是我等你回来,而是带着恳请式的请求,可见姬甜内心究竟有多么的害怕。

  见到她这个样子,帝世天的内心都忍不住狠狠的扯了一下,但最终他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只是将这个女人紧紧拥入怀中,贴着她的耳边说了句:“等我就好!”

  最后。

  帝世天走了。

  没有挥手告别,也没有一句再见。

  但他那坚挺的宛如山岳般的身躯,无形中让姬甜的整颗心安了下来。

  ......

  当天午时。

  北海城,老城区。

  因为小家伙和帝花语的离开,二老平日里也没什么兴趣爱好,所以家里不免冷清了许多,但今天,家里却出奇的热闹。

  来的不是别人。

  正是这老城区周边的左右邻居。

  当然,并非是老一辈,而是得到消息赶回家的中年一代。

  众所周知,老城区这片地界现居住的都是老一辈的人,子孙后代几乎全部都在大城市里发展,甚至连春节都不露面。

  这次几乎一个不漏的全部跑回来,无外乎是接到了帝世天发达的消息,正所谓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就是这个理。

  平日里这些人哪一个提及老城区不是嫌这里又破又脏?哪怕是他们生根的地方也不列外,但现在,听说往先的邻居家里出了个不得了的人物,整个南境堂堂帝先生。

  这种人物,是为旧相识,那个不想更亲近一步?

  这不,甚至有人直接说了:“国忠叔叔,多年未见这是小侄的一点心意,谈不上多贵重,您别嫌弃就好,这是小女罗燕,小时候与您家世天那可是关系非同一般啊。”

  老宅门前。

  桌子板凳摆了一大堆,成群的人落座磕着瓜子喝着茶,将二老团团围在中间。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秃头男子,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些某地特产之内的礼品。

  老爷子表情不自然的笑了笑,这些人,几乎大几年上甚至十年都回一次家,不说熟不熟,交情起码是没有的,要是家里那小子没混出个名堂,别说这些礼品了。

  能主动来上门瞧瞧都不错了。

  至于......

  老爷子这时又看向其身后的年轻女子,貌似叫罗燕?

  看模样,倒是挺水灵一姑娘,但与他们家阿天关系非同一般?

  呵呵。

  不说他们两家当初走的并没有那么近,单说十多岁未懂事的孩子,关系再好能好的那里去?

  关键是,十多年未曾见面,再好的关系也不免生疏,现下这般明目张胆带有目的性的攀关系,真的好吗?

  虚伪。

  太虚伪。

  老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世道,人与人之间除了算计,还真就很少有其他相处方式了。

  另外,今天来这的人,帝国忠可不相信他们只是单纯的念及过往来看看他这个长辈,接下来,指不定又要仗着以往的情分,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来?

章节目录

都市战神帝世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吉祥妹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祥妹妹并收藏都市战神帝世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