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在,即便他早有猜测,可结果,还是让他大感意外。

  甚至,让他觉得有些难受。

  跨越了二十年的局啊,居然是这样。

  “就这么办吧。”,刘阳说道。

  梁国华点了点头。

  他看得出来,连刘阳自己,恐怕都还没把整个事情给搞清楚。

  消息传出。

  天下震动!

  苏城堡垒,自出现以来,尝到了第一次失败!

  居然有人,能潜入苏城,把东西给偷出来!还是苏城最重要的东西!

  甚至有人猜测,如今的苏城,还是之前的那个苏城吗?

  或许,这两年来的成就太高,那些人,飘了吧?

  一个不败神话,突然失败,必然有人会质疑。

  也会有人,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可那些,刘阳都没有在意,甚至没有理会。

  他在等消息!

  而另外一边。

  准备出山亲自动手的华熊,得到消息之后,也吃惊不已!

  他认为,苏城防着的,是他!

  可没想到,竟然会是阁主!

  他更没想到,阁主会亲自动手,还抢在他的前头了。

  追风,站在他的身后,淡淡道:“刘阳狂妄自大,他真的认为,没人是他对手了,所以才如此麻痹大意,现在苏城的神话已破,肯定会有更多的人不服他。”

  随后,他笑了两声,恭维道:“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堂主您,马上就能拿到五篇战神拳法了。”

  听言,华熊咧嘴,微微一笑。

  “阁主他,现在在哪儿?”,华熊问道。

  “他重伤垂死,现在肯定不敢轻易出现。”

  追风道:“所以,他让我来通知堂主,战神拳法,已经到手,堂主什么时候想要,他就给您送过来。”

  他看了一眼华熊,自嘲道:“阁主他,还是有些不相信我,如此重要的东西,他不让我带来,还是在防着我。”

  听言,华熊双眼微眯!

  “阁主他,就在这神龙架吧?”

  追风点了点头。

  “带我去找他。”

  华熊冷冷道:“既然他重伤垂死,那我就不能让他再劳累了,我亲自去拿!”

  原地,追风脸色犹豫。

  “堂主,现在刘阳派出了很多人追杀阁主,如果现在去找他,会不会引起刘阳的注意,进而暴露我们隐世家族?”

  “哼!区区刘阳,我还不放在心上。”

  华熊冷哼一声,道:“我本来就想去杀了他,拿回拳法,现在既然阁主已经动手了,那我就,让他再蹦跶两天。”

  “是。”

  追风点头,随即转身。

  华熊跟了上去。

  二十年了,他都没有出过一次神龙架。

  不仅是他,包括华家,还有那几个隐世家族,都未曾出去过。

  几家之间,早就有了约定。

  除非拳法现世,不然,谁都不能出去。

  他们全都隐入神龙架,不问世事,一心钻研武学之道,大家一起学习仅有的一篇战神拳法。

  可他们都不知道,华熊早已在二十年前,就开始布局。

  搜寻拳法的工作,也进行了二十年!

  二十年!

  孩子,都成年了!

  如今五篇拳法在阁主的手上,还被刘阳打得重伤垂死。

  这么好的机会,华熊岂会放过?

  拿到拳法,杀掉阁主!

  到时候,华家,必然一飞冲天,屹立在所有隐世家族的最顶端!

  而这一切,都是他华熊的功劳!

  华家家主之位,必是囊中之物!

  想到这些,华熊的心情,有些激动。

  神龙架山脚下,有一处村庄。

  只是这里,早已破败,村庄的人,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搬走了干净。

  这种深山老林,自是不适合人居住。

  华熊到来,看到坐在村口,气息不稳的阁主。

  “呵呵,老朋友,咱们,好久不见了,你说,我是要叫你阁主呢,还是要叫你,青犊道君?”

  华熊看着阁主,脸上的讽刺,丝毫没有掩饰。

  他站在离阁主十步的距离,身上的气势,淡淡散发。

  阁主没有回话。

  “这里青山绿水,其实,也挺合适你的。”

  华熊笑了笑。

  阁主双眸看了一眼华熊,“随便你怎么叫,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她,你该还给我了吧?”

  话音落下,阁主缓缓摘下脸上那二十年,未曾摘下过的面具。

  他的脸色,一片惨白,连呼吸,都有些紊乱了。

  青犊道君伸手入怀,从怀里,掏出了五篇拳法,扬起手来,晃了晃,随后,又放回怀中。

  看到那五篇拳法,华熊微微一笑。

  他看得出来,青犊道君,已是强弩之末。

  “我是刑罚堂的堂主,义正严明,她破坏了华家的规矩,自然是要按照规矩来办事。”

  听到此话,青犊道君脸色一沉!

  “哦!我一直忘记告诉你了,她,已经在十五年前,就死掉了。”

  华熊说得很轻松。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注意着青犊道君脸上的表情。

  看到青犊道君一脸懵的表情,他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是不是感觉,很意外啊?二十年!二十年了啊!你真的以为,她能等你二十年!”

  青犊道君肆意大笑!

  “她已经死了十五年咯!再说了,华家的女子,怎可能和你这等凡夫俗子,世俗之人结婚?她违反了华家的家规,自是死路一条!”

  青犊道君听到这里,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

  他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指着华熊。

  身上,杀意澎湃!

  “呵呵,是不是很恨我啊?”

  华熊满脸笑意。

  看到那口鲜血,他更加确定,青犊道君已经受了重伤!

  “华薇她,其实是我亲手杀死的!”

  “你!找死!”

  青犊道君爆吼一声,腾的一下站起身来,随后,整个身体,爆射而出!

  砰!

  一声震耳发溃的炸响!

  “哈哈哈!青犊!你果然受了重伤!你的拳头,是没有力气了吗?”

  华熊大笑,一拳,他就探出青犊的底细了!

  拳势不足!

  后劲,几乎没有!

  这些,都是受了重伤的征兆!

  之前,青犊的拳风,是多么的霸道啊!

  连他,都不敢正面交锋!

  可现在呢?

  “死!”

  华熊大喝一声,杀机毕现!

  “今天,我就要拿到拳法,顺便,杀了你这个背叛我的人!”

  话音落毕,华熊动了!

  二十年来,他第一次,展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

章节目录

战神龙婿刘阳张晓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一语破天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语破天机并收藏战神龙婿刘阳张晓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