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风匪的大当家,我这里有一个消息,我想你应该很感兴趣才对。”

  就在众贼准备,按照计划攻城的时候,从后面跑出一个人,用眼光制止所有人。

  上前一步,走出队列,冲着城楼大喊。

  “不知道,这位兄弟,想说什么一个消息。”

  眼看城楼下面的人就要攻城了,急的差点快吐血的黑风匪头头。

  突然看到有人出来,制止了众人进攻,连忙出声,不管他说什么,先应上一声,拖延一段时间也是好的。

  “有关你,黑风匪二当家身份的消息。”

  这个站出来大喊的人声音非常洪亮,没有追求快而是缓慢而有力的声音传播到整个城楼上。

  而黑风匪的头头,刚刚就在怀疑自己的二当家,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就有人站出来想要说他二当家的事情。

  眼前一亮,难道今天的事情不是子虚乌有,而是真的有其事,而做这件事的,跟他匪贼里面二当家有关联。

  “要是这样的话,二当家,那我就要对不起你了。”

  黑风匪的头子打定了主意,只要事情真的跟二当家有点勾连,立马把他拉出来,宰了,给所有人谢罪,以保全他自己和整个黑风匪人的性命。

  “老三,老二人去哪了?现在赶紧去找,找到了,直接带到城墙上面来。”

  黑风匪的头头扭头一看,来到城墙上面的,大大小小的喽啰都齐了,就唯独三个当家的二当家,没有到场,不知道去哪里了。

  赶紧拉住一边的三当家吩咐道。

  然后又回过头来看向城外,他必须拖住众贼攻城。

  虽然黑风匪,在这一片地界里面。可以说是人多,而且还有地利。

  但是如何面对群狼围攻的话,还是不够看,这乌垒城的城墙,如果是在汉都护府的时期,设备良好,城墙巩固。

  但是如今的话,城墙的跺口多有破损,守城的军械早就没了,而且,西边的角楼是一处大大的缺口,只不过拿了一堆杂物堆在那里,充当防线而已。

  如果真的让他们进攻的话,顶多他只能抵挡一阵子,然后就会城破。

  所以,说什么也要阻止他们攻城,不过,说了也奇怪,按照他的看法以来,就算是这件事情是真的,各自的山贼死了老大。

  但是,谁会拼着自己兵力亏损的情况下,强攻乌垒城的话,这种事情他怎么想也不明白。

  虽然面对8000人的围攻,他自认为肯定是守不住了,但是,就算是死拼,也能够让他们拼掉他们几块门牙。

  而且自己都已经在城楼服了软,如果自己真的下黑手,截了他们那些头领的道,事情走漏出去了,他们只要一围城,难道我还能死扛着不认账不可,大不了,多让他们一点粮草。

  这西域要说讲感情,那也有感情可讲,但是前提是能够吃饱饭,连饭都吃不饱的话,那讲个屁的感情。

  如果说死一个山贼的头领,能够让他们多拿一点粮草的话,恐怕没有几个山寨的人能忍得住,不会把他们的山寨头头给卖了。

  “这位兄弟,你说我们的二当家有什么身份,你确实讲来,如果说他确实有对不住的地方,我让他赔礼道歉,如果劫道这件事情确是他所为的,我绝不留情,一定给大家一个公道。”

  站在城楼的大当家,撕心裂肺的喊道。

  “兄弟不敢当,昨天我在你那乌垒城溜出来的时候,一路上碰上了你那二当家,他正在跟另外一个人说悄悄话,让我听到了。”

  “请问兄弟听到了什么话?细细讲来。”

  “事成,可归乌孙国否,我来此地做间十年了。”

  做间?黑风匪的头头脑海里为之一震。

  二当家是奸细,这一个想法立刻从他脑海里面冒出来。

  乌垒国,是三不管的地盘,但是不代表西域的各国没有在这里安插人手。

  龟兹国,楼兰国,乌孙国,渠梨国,这周边的几个大国绝对不会放任着这一块地盘不管。

  安插势力还是安插人手,混进山贼,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如果说想要混到当家的位置,那恐怕就很难做到了。

  有了这一个念头,黑风匪的头头立刻头脑变得清晰起来。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二当家所为的话,先是放出消息,吸引山贼动心,开分宝大会,后面拿下了各大山贼马匪的首领,这两件事情都归到他的身上的话就合理。

  “这位兄弟,凡事也讲究一个口说无凭,有什么实证?”

  黑风匪的头头,心里已经信了大半,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他必须拖延时间,等到老三把老二,把那个二当家带到城墙上面来的时候,是真的是假的,都无所谓了。

  ”这一个我早想过了,乌孙国是大国,他们在外的情报人员都会有一块,刻着乌字的铁令,你可以派人去他的房间找找看,还有,如果你是真的不知情的话,我个人建议先把城内搜上一遍,看我等的首领是否还活着。”

  黑风匪的大当家,听了这句话,眼前一亮,搜城还是搜房间,这两个都需要时间。

  “是极,是极,这位兄弟说的对,我立刻就派人先搜城内,再搜房间,请给我半个时辰,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好,既然大当家也有可能是被人隐瞒,那么这半个时辰,我们给你,但是这半个时辰之后,要是没有任何的动静的话,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杨成景看着城墙上面那一个黑风匪的头头,应下之后,就消失在城头了,心里暗道。

  “就希望,时间提前了五年,你不会那么快的被掀翻。”

  离开了城墙跺口的黑峰匪头领,看了一眼城墙上面的守兵,心里为之一震。

  “咳咳,你们在这里守着,如果有动静立刻通知我们,我现在就去找二当家和三当家商量处理的方法。”

  大当家的言语没有人回复,只有静静的看着他,场面有种莫名的尴尬和窒息。

  大当家却没有感觉任何的尴尬,落下这一句话之后,快步离开城楼。

  走下城楼之后,他才发现,这几年来,有了乌垒城作为根据地,没有了在外面飘零的日子,很多的时候,都是由二当家在操劳事物。

  现在,马匪里面,能够真正的听他的命令的恐怕已经不多了,刚才他的城墙上面,正准备开口,下令缉拿二当家的时候,回头一看,那些人都在盯着他,如同狼群在窥视一样,既寒冷又阴狠。

  如果在那个时候他真的下令的话,恐怕被逮起来了,不一定是二当家,也有可能是他自己才对。

  赶紧找了个借口,溜下城墙。

  “该死,看来寨在里面的人都已经被他收买了差不多了,不行,我得现在立马去找三当家。”

  走了两步之后又反应过来。

  “不行,三当家平时和二当家走得比较近,他也很有可能背叛了我,该死,现在我还能去找谁。”

  就在大当家在慌乱,不知找谁的时候。

  黑风匪的二当家已经收到了城墙上的消息。

  “我的身份暴露了,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没有和任何人联系,怎么可能暴露?”

  就在黑风匪的聚义堂,上首的首位,做的却不是以往的大当家,而是忽然不见踪影的二当家。

  那一个早在大当家派出来,寻找二当家的三当家也在场。

  “已经暴露了就不要废话,赶紧想办法脱身。”三当家说道。

  “脱身,怎么可能,现在我们就是围在了这城内,是瓮中之鳖,想靠自己脱身太难了,我们得另想办法才行。”二当家说道。

  “什么办法?”三当家问道。

  “杀了大当家,然后你再随便杀个人,把模样给毁了,假装我和大当家都一起死在了内乱,然后你就把我的尸体和大当家的尸体一并交出来就可以了,这样一来,这一关肯定能过,只不过宝库可能我们就沾不上手了。”

  穿着白色布衣的二当家,眼睛闪过一道冷芒,一记金蝉脱壳甩了出来。

  “可以,那我现在赶紧去找大当家过来。”

  “嗯,小心点,千万不要让他发现,你也是间谍。”

  心思缜密的二当家却没有想到,大当家在城墙上面被那些可能被他收买的士兵吓了一跳之后,谨慎了许多,已经对他这一个三当家不是多么的信任。

  后面的事情没有如他所愿,大当家找到了许多他多年的小伙伴,重新拉起了一对人马,在城内打起了一场巷战。

  去找人的三当家,在一路上碰到了大当家面对面,就直接被割去了脑袋。

  大当家手里的兵力却不敌二当家,胜利的二当家也没有好的下场。

  没有了三当家给他打配合,光靠他一个人金蝉脱壳就用不出来了。

  而他的身份,城楼上面的士兵都听在耳朵里,即使收了他的钱,想要站到他那边都不成。

  别看现在的二当家对他们还不错,但是如果把他们带到西域诸国那边去。

  恐怕他们的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很有可能的是物资被吞掉,然后他们扒了装备,没收了兵器,送到菜市场,挨上一刀以平民愤。

  所以,在大当家下城楼的时候,没有人对他动手,也是这一个原因。

  只是后面的变化,让杨成景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好在这一天总算是安然落幕。

  乌垒城到手,宝库到手,兵力到手,各个山寨的物资也已经到手了,只要杨成景花上个10天左右的时间,就能够消化这一堆物资,到时候。

  就真的是诸国混战的时候来了。

章节目录

战争召唤无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仙有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仙有星并收藏战争召唤无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