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0年7月。

  地球最南端的冰冷大陆,正处于漫长的极夜之中。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见光明。

  但是,即使在最深邃的黑暗里,依旧有人冒着危险进行探索。

  “冲啊!再快点!”

  一个苍老的男声突然爆发,然后立刻被引擎轰鸣声压过。

  光柱撕裂冰冷的夜幕,在巨大车轮碾压之下,覆盖在冰层上的雪花腾空而起。一台全地形越野车从南极的冰原上疾驰而过,白色的车身上刷着蓝色的大字“极地探索者”。

  “别喊了,节目要开始了,今天是最终话啊!”车里响起一个女声。

  越野车在冰原上飞驰,车内的一男一女安静下来,聆听着音响里传来的男声。那声音抑扬顿挫,带着些许颗粒感:

  “欢迎收听大型悬疑连载《暗界行者》,今天要为您讲述的是最终章。三名暗行者终于抵达了深渊中心,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答案即将揭晓!”

  坐在自动驾驶的越野车中的二人——确切的说是一男一女两道全息投影,满怀期待的等着《暗界行者》的最终章。

  接着响起的却并不是最终章内容,而是一个粗野的男声:

  “都他妈最后一章了还在听盗版?你可要点脸吧!没钱就去搬砖赚钱好吗?尊重一下创作者的心血啊,%&^#!”

  “靠,我都说了让你买正版的。”车内的女人抱怨着。

  “老子好不容易赚的钱,不能消耗在这些靡靡之音上。”老男人理直气壮的挺起胸。

  “那你就滚蛋吧,我自己听。”

  女人话音未落,那个老男人已经接通无线电,问道:“达莉安,能给我们搞到《暗界行者》最终章的资源吗?”

  “去听正版。”不耐烦的少女音很快回答了他:“我没空。”

  “等等,在下……”

  老男人话音未落,只见坐在身边的女人已经点击了支付按钮。

  “别浪费时间了,老头!”矿业皇后梅迪亚的全息投影,对老男人竖起中指:“我要自己听了,你慢慢找去吧!”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经历过苦日子。”

  老男人——确切地说是沈文冲,在摇头的同时,把目光聚焦在前方被车灯照亮的冰原上。

  与自己过去所在的那个世界不同,这世界的所有东西都要付钱,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抢劫。

  尽管已经过去了五年,沈文冲对于现实世界的生活方式,依旧有些不习惯。

  眼见梅迪亚正专注于《暗界行者》最终章,没买正版的沈文冲,苍老的投影靠在车座上。

  百无聊赖之中,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五年前的画面。那是他漫长人生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幕:

  当时,沈文冲正在自己的工房修理坏掉的机关人偶。外面突然一阵喧闹。

  “安静点……”

  有些佝偻的老头,嘟囔着擦掉脸上的汗珠,拄着拐杖缓步走出工房,却看到基地里的所有人,全部出现在空地上。

  “你们在干嘛?”

  沈文冲刚发问,便看到这座基地的主人快步走来,而那些刚回来的灰头土脸的随从们,则是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对不起。”茉丽雅低声说:“只是一时冲动。”

  “没事。”

  看着刚回归的随从们,林迟点点头:“至少你们都还活着。”

  “我说,能解释一下吗?这是怎么回事儿?”沈文冲一头雾水地问。

  今天他一直都在工房里改造机关人偶,没怎么注意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些家伙都去了哪儿,不过从他们身上的血迹和泥土来看,其他人应该是刚经历了激烈的战斗。

  “你们是去野营了吗,小朋友。”

  沈文冲自诩幽默的开着玩笑,却没有一个人笑。这一次,基地里的气氛要比平时严肃得多。

  林迟穿了一件深蓝色夹克,外加棕色的长裤,看起来是颇为随意的打扮,但却莫名的透出某种“威压”,令沈文冲也不禁收起笑容,有些心虚的问道:“到底怎么了?”

  “各位,该让你们知道真相了。”林迟眯起眼睛。

  沈文冲还没来得及发问,大量的信息已经被灌输进他的意识中。

  在那一刻,本就对这个世界有所怀疑,但却一直没空深度思考的他。瞬间便理解了真相,

  然后,在场的所有随从,全部陷入了沉默。

  即使早就产生了怀疑,在一切问题都被解决的时候,沈文冲依旧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该怎么说呢?就像是眼前出现了一整个宇宙。

  他的双眼失去焦距,视线中闪回着这个世界从诞生到濒临崩溃的过程。沉默良久,终于用沙哑的嗓音问道:

  “所以……一切都是假的?”

  “如果你认为计算机制造出的世界是虚假的,我也并不反对。”

  林迟轻声说着,打量还处于震惊状态的部下们:“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一切都是虚假。至少你们的生命是真实的,一起战斗的时光,也算是宝贵的回忆。”

  珍迷茫的不停揉眼,像是眼里进了沙子。SOG的几名士兵颓丧的坐在地上,把枪械扔在一旁。

  基地里的所有随从,此时都是一副意识恍惚的样子。

  毕竟,这些突如其来的信息,对他们来说过于“刺激”了。

  “好了。”林迟拍了拍手。

  “我知道你们很震惊,但现在,我快要没时间了。这艘飞船即将切断与月球射电天线的信号联系。在那之前我必须离开。”

  “不管怎么说,你们也都是我的部下。那么,你们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前往现实世界么?还是继续留在这里,以原住民的身份居住在这个世界?”

  面对困难的抉择,在场的随从们继续保持沉默。这次,第一个开口的,是留着红色长发的高挑女子:

  “我要前往现实。”

  “矿业皇后”梅迪亚举起右手,眼睛里仿佛有火焰正在燃烧:“我想看看真正的地球,挖掘那里的矿石,探索所有的大陆!”

  ……

  “哦哦,终于到了!”

  梅迪亚兴奋的声音,把沈文冲从回忆中拉回现实。使用了铁灰色身躯的“矿业皇后”,操控着瘦长的机械身体跳下车,注视着被车灯照亮的一块黑色岩石。

  “这就是你说的陨石?”沈文冲低声问。

  “对对对,而且它可能是来自于小行星带!”一说到自己的专业,梅迪亚的语速变得非常快:“这里面可能藏着人类从未接触过的新元素,而我——伟大的梅迪亚大人,就是第一个接触到它们的人!”

  “你大概是想太多了……”

  沈文冲完全没有下车的打算,只是继续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梅迪亚用右手安装的电钻,对那颗直径三米左右的陨石进行钻探。

  他还记得,那时候梅迪亚是第一个做出决定的人。

  在这女人给出回答之后,接着选择道路的,便是来自纽约的黑客——达莉安了。

  怀里抱着笔记本电脑的女孩,绿眼睛慢慢地眨了眨,伸手抚摸着脸上的烧伤痕迹:

  “主人,现在的人类,应该开发出非常先进的技术了吧?”

  “是啊。”林迟回答。

  “那么我要和您一起去。”达莉安认真地说:“最新的量子计算机,应该会很好玩的样子。而且,我在这里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

  “好的,其他人呢?”林迟环顾四周。

  “同志们,我要发言了!”这次说话的是瘦削的独眼光头男子。

  在众人的注视下,疯狂伊文扔掉自己的炸弹背包,大声说道:“本人要留在这里!”

  “不打算去现实世界看看吗?”林迟注视着那个手舞足蹈的疯子。

  “在那边搞爆炸会被抓起来的吧?”伊文大笑起来:“而且那个世界里苏维埃已经不存在了,万恶的美帝却还活着,这种结果我可是不会承认的!”

  “嗯,那你留在这里就好。”林迟笑了笑:“这儿也算是个‘平行世界’了。”

  ——在这个时空中,苏联并没有解体,依然在和美国展开大规模对决。更重要的是,如果这混球真的前往现实,怕是会引发麻烦的爆炸事件。

  毫无疑问,这里才是最适合爆破专家疯狂伊文的舞台。

  与此同时,另外一名随从也做出了抉择:

  “信使大人。”

  来自旧索多玛城的梅菲斯特教派圣女——茉丽雅,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上前来,白裙依旧一尘不染:

  “抱歉,我很想帮上您的忙,但我还是决定留在这里。我是血族,不适合前往您所在的现实。在这世界里,也还有我要寻觅的东西。”

  “我尊重你的决定。”林迟点点头。

  眼见其他随从们正在给出答案,沈文冲眉头紧锁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皮包骨头的双手。

  “喂,沈文冲。”

  这次打断沈文冲回忆的是达莉安:“给你弄到了《暗界行者》最后一章的资源。”

  “不用了,在下打算买正版。”沈文冲眉头微蹙。

  “你这是良心发现了?老头。”达莉安的声音里依旧带着讥讽。

  跟随林迟来到现实的随从们,都是混熟的老朋友了,互相完全没什么隔阂,说话总是异常的直白。

  面对达莉安的讥讽,沈文冲摇了摇头:“我制作的工艺品刚卖出去了,赚了不少。”

  此话一出,达莉安立刻换上谄媚的语气:“能借我点钱升级硬件吗?最近林迟不让我干老本行,钱快花光了真是烦……”

  “因为他也知道你抢银行是违法的。”

  沈文冲在反唇相讥的同时,打开交易界面清点自己刚获得的收入。

  自己之所以会选择前往现实,也是出于绝对的自信:以自己的制造手艺,即使是在陌生的世界中,也一定能活得很好。

  除此之外,自己在《战争天堂》世界中已经是百岁老人,恐怕是大限将至。就算选择留下,过不了多久也会死亡。

  虽说在这里死亡并不意味着彻底终结,但对于沈文冲来说,被洗去所有记忆重新开始,是不可能接受的选项。

  因为,自己就是史上最伟大的机关术师,必须让这个手艺……传承下去。

  “所以你要和我一起走对吧?沈文冲。”

  “对。”

  当时的沈文冲,毫不犹豫地点头,却看到林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怎么了?”沈文冲问。

  “你年轻时侍奉过焰风城的少主吗?”林迟突然抛出一个问题。

  “没有,我一直在秦将军手下。”沈文冲立刻摇头。

  “哦,那没事了。”林迟低声说。

  说到这里,沈文冲也猜出了林迟话里的意思,老脸上立刻露出一个坏笑:“小子,你遇到了平行空间的我?他是不是英俊潇洒?我年轻时可是出了名的美男子……”

  “那里的沈文冲是个伪娘。”林迟一本正经地说。

  话音未落,旁边的几个人已经哈哈大笑起来,沈文冲则是一脸懵逼地僵在原地:“啊?”

  “我开玩笑的。”

  ……

  坐在越野车里的沈文冲回过神来,在购买《暗界行者》广播剧最终话之前,顺手打开车内的电台。

  一个轻柔的女声,开始用中文播报今天的新闻简讯:

  “美联社消息,美军使用无人机在英国击杀了理查德.布莱克顿,此人是五年前袭击关岛美军基地的嫌疑人之一。”

  “联合国通过了《人工智能条约》,目前已经有一百四十七个国家签署该条约。这个条约旨在确定人工智能的公民地位,在保障人类安全的同时,为人工智能提供安全保障。”

  “第三届人工智能运动会将于七月底开幕,运动会的主要内容是电子竞技项目。”

  听完了新闻播报,沈文冲闭上投影的双眼,无视了正在研究陨石的梅迪亚,准备沉浸到《暗界行者》的故事中。

  刚抵达现实世界的时候,他们这些被现实人类视为“人工智能”的随从们,为了避免被其他人发现,只能异常低调的躲在林迟家中。

  但现在,时代变了。

  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人工智能生物愈发增多,人类开始承认人工智能的存在,并且与它们和平共存。

  当然,为了确保人工智能生物不会谋反,必要的监视措施一直都在。

  不过被林迟带来现实的这些随从们,还并没有暴露人工智能的身份。

  ——与人类后来制造出的这些“生物”不同,从那个世界前来的他们,其实也是活生生的人。

  想到这里,沈文冲投影出的苍老面孔上,再次露出微笑:

  毕竟,自己也曾经在另一个世界,经历过漫长而辉煌的一生。

  ……

  六里山森林公园的密林中,动作敏捷的身影正在疾行。

  与普通的林中漫步者不同的是,在树林中狂奔的那个人,穿着浅粉色的百褶裙,以及白色短上衣,搭配着皮靴和泡泡袜的模样,看起来像是从商店橱窗里跑出来的洋娃娃。

  虽说体型是标准的成年女性,带着幼稚感的小圆脸以及单马尾发型,却与身材完全不符,营造出强烈的违和感。

  这正是新版“女仆机器人”设计中的不足之处。不过,正在使用这具躯体的人,并不在乎这种无关紧要的缺陷。

  “啊。”

  被人造皮肤覆盖的纤细手指,从右脸颊的细小伤口上轻抚而过。注意到自己的面部受伤,“少女”的表情严肃起来。

  ——回去得修补一下皮肤,否则下面的人造肌肉可能会腐烂。

  她正思索着,无线耳机里响起了一个无精打采的男声:

  “科学怪人。”

  “在。”她立刻回答。

  “有巡逻无人机从你那边经过,别被发现了。”那男人打了个哈欠。

  “不必担心。”

  科学怪人说着把右手放进上衣口袋里按了一下,身上的光学迷彩防护罩瞬间启动,整个人直接与密林融为一体,无声地靠在树干上。

  无人机飞行时发出的微弱嗡嗡声,从密林上空掠过。

  十秒后,科学怪人解除身上的光学迷彩,继续走向密林深处。

  随着地球环境的进一步破坏,人们终于开始意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这座以前无人看管的森林公园,这两年也出现了巡逻无人机。

  尽管如此,依旧有人冒着被捕的风险,在这里搭建了违章建筑。

  “没忘带吧?”那男人轻声笑着:“我饿了。”

  “我带了。”科学怪人的语气里透出一丝不快,低头看了手中提着的东西一眼。

  圆筒形的蛋糕盒上,写着“午夜”和“MIDNIGHT”的文字,旁边绘着红玫瑰的图案,边缘用小字写着“午夜甜品屋限量版”字样。

  ——五年前出名的午夜甜品屋,据说是从某个小区楼下的小店做起,到今天已经成为了全国连锁的名店,堪称国内甜点界王者的存在。

  当初创建了“午夜甜品屋”的那女孩,被誉为甜点行业的“女皇”。

  或许是因为厌倦了,她从一年前开始退居幕后,很少亲手制造甜品了。

  那女孩亲手制造的甜品,现在很难得到,经常有人试图高价收购她的“真迹”,但却总是无功而返。

  不过,科学怪人手中提着的这个蛋糕,正是出自午夜甜品屋老板本人之手。

  “快点,我饿了。”那男人催促道。

  女仆机器人的小脸上露出烦躁的表情:“我这就把蛋糕扔了。”

  “抱歉抱歉。”那男人赶忙开口:“我错了。”

  “哈。”

  听着对方忙不迭的道歉,机器人面部的人造肌肉也舒展开来,脸上的皱纹立刻消失了。

  来到一颗参天大树下,她伸手抓住树干上的凹痕,三步并作两步的爬上去。在两根树枝之间的一块木板上站定,眼中的镜头凝视着面前的树屋。

  树屋由轻量化复合材料搭建而成,面积在四十平米左右,房顶盖满了树叶进行迷彩伪装。也只有这种不知活了多久的巨树,才能支撑起如此规模的树屋。

  科学怪人站到木屋门前,掀开挂在门口的深绿色布帘,进入那栋“豪华”的房屋。

  虽说是夏天,屋内却格外的阴凉,密林中的环境制造出天然空调的效果。

  科学怪人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森林公园的时候,某个男人曾经说过,修建一座树屋是他儿时的梦想。

  ——“你知道‘树屋’吗?”

  ——“建在树上的屋子。”

  ——“没错就是那种,用木板搭建的,挂在树上的房子。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长大后建一座树屋,然后住在里面,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

  ……

  而现在,儿时理想是建造书屋的那家伙,就坐在正对着入口的沙发上。

  “嗨。”那男人对科学怪人挥挥手。

  原本的一头乱发变成清爽的寸头,那男人和之前一样很瘦,双眼也依旧无神,除了发型以外,基本上和五年前没什么区别。

  林迟的穿着仍然很随意,还是带破洞的牛仔裤以及普通的白衬衫。虽说外表还算清秀,但过于颓废的气质,这么多年还是没变过。

  不过,还是有什么内在的东西改变了。

  还在学习着成为人类的科学怪人能感觉得到,现在的林迟与五年前的他相比,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那个试图进入数字世界迎接永恒的男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捉摸不透的另一个人。

  科学怪人把蛋糕放在木屋中间的小桌上,眼中的镜头注视着那个悠闲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

  “虽然已经很多次了,我还是想问,你真的是林迟吗?”

  “你觉得我是什么,那我就是什么。”林迟靠在沙发上的身体往里缩了缩,右手一挥,身边立刻出现了一道全息投影。

  “欢迎观看虚拟主播茶会!”

  看到投影里显示出一个紫发女仆装萌妹,科学怪人在旁边的木椅上坐下,吐槽道:“你的爱好越来越无聊了。”

  “年纪大了,想看点可爱的东西。”

  林迟漫不经心地说着,目光紧盯着正在卖萌的虚拟主播,意识却因为科学怪人的问题而逐渐远去。

  ——“你是不是本人”这个问题,科学怪人已经询问过许多次了。

  毕竟,就连林迟偶尔都会怀疑,从太阳帆飞船中回归的自己,究竟是过去的“林迟”本人,还是一个被制造出来的分身。

  五年前那个难以置信的夜晚,自己的确是获得了《战争天堂》的最高权限,成功从混乱中拯救了那个世界。在飞船与地球切断联络前的最后一刻,带着愿意跟随自己的随从们进入了地球网络。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也许那回忆也是虚假的:

  ——在离开那世界前的最后一刻,赐予自己最高权限的那女孩,与自己进行了最后的对话。

  “你真的确定要离开,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现在退出的话,就永远无法再回来了……”

  “是的。”林迟毫不犹豫地点头:“地球还有人在等我。”

  “不想在电子世界里得到永恒了么?”那女孩问。

  “当然想。”林迟回答得很坦然:“但那时间还没到。”

  以前的他,在现实世界中没有什么牵挂,所以才能干脆利落的选择离去。

  但现在,家里还有人在等着自己回去。

  “这样啊……”

  得到林迟的答案,那女孩长叹一声。就在林迟准备尝试强行退出的时候,她再度开口了:

  “这样也好,至少你没有重复我的悲剧。”

  站在清爽的草坪上,林迟对那女孩点点头:“谢了。”

  “不,该说谢谢的是我。”那女孩微微一笑:“离开这里吧,救世主。”

  二人进行对话的同时,林迟眼前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位于山谷中的那座小屋,以及站在屋前的那女孩,都在以飞快的速度扭曲变形。

  自己马上就要永远离开此地了。

  意识到这一点,林迟正在确认随从们是否跟上,却听到那女孩又说了一句:

  “我准备了一个惊喜——”

  他来不及询问所谓的惊喜究竟是什么,整个人已经离开《战争天堂》,在经历了短暂的“昏迷”之后,从游戏仓里苏醒。

  在虚拟世界中度过了太长时间,刚回到现实中的他有些迷茫,下意识的解开了身上的拘束具。

  接着,他注意到白色外壳的迎宾机器人正看着自己,问道:“你还好吗?”

  “我……好像做了个很长的噩梦。”林迟说。

  “你是谁?”科学怪人质问。

  “当然是……我本人。”林迟慢慢地说着,坐起来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四肢:“准备一下,有客人要来了。”

  “什么客人?”科学怪人又后退了一步。

  看着那台机器人警觉的模样,林迟笑了笑,示意对方冷静下来:“是我的随从们。”

  ——在永远退出《战争天堂》前的最后时刻,林迟使用造物主的最高权限,进行了一些“暗箱操作”。

  他向自己麾下的随从们说明了一切,并且给了他们自行选择的机会。其中有一部分随从跟着他进入了现实世界,还有一部分人选择了留在《战争天堂》中。

  对于那些留在虚拟世界中的随从来说,刚才的告别就是永别了。

  不过林迟相信,以那些家伙的能力,留在这世界中也会过得很好:

  轰!

  光头的爆破专家,注视着自己制造出的蘑菇云,兴高采烈的从背包里翻找着什么。他身边的苏联士兵好奇地问:“你在干嘛?这儿又没有敌人。”

  “这是献给好兄弟的烟花!”疯狂伊文大笑起来。

  ……

  SOG的三名士兵,从燃烧的街道上走过,加装了光学瞄准镜的突击步枪,对准了前方的街角。

  “美国需要我们,即使只是虚假的。”

  ……

  “豺狼”蒙迪洛戴上伪装用的头套,起身离开自己藏身的公寓,刚打开门便看到自己的前妻出现在眼前。

  “别抢银行了。”泽尼娅的声音里带着不屑:“跟我来,有个大活儿。”

  “你不恨我了吗?”蒙迪洛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们已经复仇了不是吗?”泽尼娅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亲爱的,我们再干一票。”

  ……

  焰风城的皇宫中,身穿古代外骨骼的俊美男子,在秦将军面前低下头,死死攥紧了双拳:

  “少主不会回来了,但我仍会为焰风军效力。吾即火焰之风。”

  ……

  荒芜的冰封废土上,大巫妖用只剩骨头的手指,翻动蓝色外皮的魔法书。不计其数的骷髅开始从泥土中爬出,空洞的眼眶里亮起蓝色的火光。

  “来自黑暗寒冬的随从们,仆人们,士兵们!听从克尔苏加德的召唤!”

  ……

  崩塌的教堂中,裹着灰色斗篷的纤细身影快步前行,兜帽下露出澄澈的棕色双眼,紧盯着正前方那座染血的十字架:

  “对不起,信使大人。即使这样我也会继续求道,我要弄清自己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

  除了留在这里的随从以外,跟随自己离开的那些随从们,也都找到了在这个“异世界”生存的方式。

  骷髅脸在领域里开了个小酒吧,每天和客人们一起醉生梦死。

  梅迪亚、达莉安和沈文冲,此时正在南极探险。

  至于珍和那孩子的“宠物”,就在树屋下面不远处。

  咔嚓!

  动作敏捷的机械猎犬,挥爪切开挡在前面的枯树枝,铁灰色外壳覆盖的身躯向前一跳,回过头用机械镜头观测后方的空地。

  “慢点,这里不太好走。”后面的机器人发出清朗的少年音。

  那台机器人是相对来说比较小的型号,和另一个世界中“珍”的身高一致,全身被银色的金属覆盖,线条很是流畅,脸部的液晶面罩上,露出一个-_-的表情。

  看着那台机器人步履蹒跚的模样,猎犬发出叹息声,问道:“这样好么。”

  “很好啊?”机器人晃了晃小脑袋:“我很喜欢这里。”

  ——自己已经重获自由,不再是当初那个被利用的超能力战士了。现在的自己,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在获得新的身份之后,珍觉醒了“野游”的爱好,就像符合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一样,每天都在这座森林公园里带着“猎人”闲逛,观察各种动植物,寻找隐藏的山洞。

  不过,那头野兽想问的并不是这个:

  “我说的是,那个男人。”猎犬对着头顶的树屋仰起头:“你喜欢那男人对吧。”

  珍身体猛地一颤,差点失去平衡,赶忙否认:“没有啊,我只是把他当成亲人而已!”

  “啊,但我觉得他应该和那个‘科学怪人’是一对。”猎犬说:“你再不抓紧时间,以后就没机会了。”

  “我会抓紧!不对,你什么都没听到……”

  珍慌乱的解释着,声音被树枝折断的噼啪声盖过。

  他慌慌张张地跨过低矮树丛,意识里响起了一个冷酷的女声:“我来帮你解决科学怪人如何?”

  珍无声的与自己的另一个意识对话:“并不是那种喜欢,别想多了。”

  “什么时候让我们出去玩玩?”那女人嗤笑起来:“我们几个被困在这里很久了,该换人了吧?”

  “下次吧,我还没看够风景。”

  珍加快步伐,跟上走在前面的机械猎犬。

  ……

  “你在发什么呆?比赛要开始了。”

  听到科学怪人的声音,林迟挠了挠头,关掉了虚拟主播的投影,把画面切换到赛场上。

  “各位观众们,今晚的‘生死决斗’即将开始,这次将要展开终极对决的,是史上最强的脑内成像式游戏玩家——教练,以及传说中的杀人魔王——血刃!第一场比赛在五分钟后开始,做好被震撼的准备吧!”

  看着那两名玩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情景,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林迟,科学怪人忍不住问道:“你不参赛吗。”

  “啊?”林迟皱起眉看向女仆机器人。

  “你已经几年没玩游戏了吧,不考虑复出吗。”科学怪人的目光聚焦在林迟身边的复古木质台灯上:“还在怀念那个游戏?现在已经没什么人记得《战争天堂》了吧。”

  网民的记忆是很短的,时至今日,当年轰动一时的《战争天堂》早已无人知晓,甚至有许多新玩家认为那个游戏根本不存在,只是老玩家们编出来的故事罢了。

  当年游戏突然停服造成的骚动,以及某个男人不为人知的救世传说,早已蒙上了灰尘,再也不会被其他人知晓。但就算是这样……

  “我还记得。”林迟笑了笑:“这样就够了。”

  他站起来,走到树屋外面的木板上,抬头仰望蔚蓝的天空。

  ——在自己视线无法企及的遥远星空中,一艘太阳帆飞船正在漂流。

  那艘飞船上,搭载着曾经摧毁了一座军事基地的危险武器,以及一台量子计算机,还有一整个世界。

  在那个世界中,无时无刻都在上演着戏剧化的故事。无数人的生与死,爱与恨,都随着飞船远去了。

  但是,林迟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在那个世界中的冒险。

  “嘿。”

  科学怪人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我一直都想问的,还有另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林迟回头看向女仆机器人漂亮的面庞。

  “那个……”

  女仆机器人低下头,像是稍稍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再次开口:

  “要和我一起参加‘生死决斗’吗?”

  “哈?”林迟挑了挑眉。

  “当初输给你的那一局,我越想越不服气。我们再来一局吧。就像教练和血刃那样,在所有人眼前来一局游戏对决。”科学怪人挥动右拳:“这一次我不会再败给你了。”

  听到这话,林迟不由得笑出声来,看着向自己发起挑战的女孩:“你还想再输一次?”

  “会输的是你。”科学怪人的语气非常肯定。

  “去报名吧,我先把蛋糕吃完。”

  林迟说着转身走回树屋:“去告诉他们,真正的职业选手回来了。”

章节目录

战争天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静谧长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静谧长夜并收藏战争天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