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吹过田地,带来了一丝露水的清香。士兵们行进在辅路之上,完全没注意到田地之中被风吹拂的作物枝叶。在枝叶之下,不仅仅有未成熟的果实,还有潜伏着的人。

  一群谷口镇的士兵悄悄的埋伏在田地之中,弓着身,等待猎物的到来。

  他们都是山贼或者佣兵出身,跟着西门北风出去打过仗的老油条。军团作战,他们是真不行,但是玩阴的,这群家伙欢喜的很。

  有什么事情比玩阴的更有意思,这群没事都要找出点事来的闲人们一听雷老六说要打伏击,一个个磨刀霍霍吱哇乱叫起来,没有人能拦得住他们。对他们来说,偷袭就是生命中最大的乐趣。

  一名百夫长叼着根稻草,又紧了紧手中的劲弩,嘴里的稻草一翘一翘的,十分的调皮。

  “这群狗日的装备是真好,你瞅瞅,清一色的绿色品质,咱们要是有这装备。”百夫长顿了一阵,想想了,又继续说道,“有了这些装备是不是就得上一线了?那还是不要了,继续做老阴逼挺好的。”

  身边众人嘿嘿的坏笑着,举起了手中的劲弩,瞄准辅路上正在前进的敌军。

  “差不多了,兄弟们,手里的家伙招呼起来。”

  百夫长话音未落,第一个扣动了扳机。

  嗖嗖嗖嗖……

  数百只弩箭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射向辅路之上的黄金骑士团劲旅。

  黄金骑士团的士兵们直接无视,他们可都是穿着重甲或者中甲,一般的弩箭根本对他们起不到多大的伤害,得有多倒霉的人才能被弩箭击伤。

  一名士兵正笑着,忽然间看见自己身前的队友被一直弩箭贯穿了头颅,那支弩箭不是射中了颈部,而是直接穿透了头盔上的护甲,将队友的头颅洞穿,又在另外一侧穿了出去。

  鲜血四溅,喷了他一脸。他简直难以置信,无比震惊的擦掉脸上的鲜血,鲜血浸润了他的眼睛,让他眼前的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一片弩声之后,这条辅路上的两支百人队竟然倒下了四十多号人。

  所有观战之人在这一刻都懵逼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谷口镇设了伏兵?

  有伏兵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那到底是什么武器,普通的弓弩能射穿黄金骑士团的防御?

  又是一波弩箭射出,又有三十多号人应声倒地。这次别说是前军,就连身后的大本营都不淡定了。这射速很快啊,莫非不是弩箭而是弓箭?谷口镇花大价钱雇了数百名神射手专门等着他们?谷口镇宁可把钱给佣兵,都不愿意给他们!!!

  可恶、可悲、可恨!

  “换。”

  百夫长将手中的劲弩递给左边的手下,同时接过右边士兵递过来的劲弩,开始瞄准。

  谷口镇哪请了什么神射手,雷老六这种老油条深知偷袭之道,每名士兵都背了一架腹弩,挑选箭术最好的士兵负责射击,其余人等只要负责把自己背后的腹弩递上去,然后安心的在后面给换下来的腹弩蓄力即可。

  腹弩是一种重型弩,用肚子抵住用手拉一个精细的滑管机制往前推使弦拉上箭。腹弩攻击力虽然强大,但是射速奇慢无比,腹弩发一箭的时间,足够一名弓箭手射出十到二十支箭,所以并不受重用。

  腹弩造价极高,射速又慢,一般不会有人大批量的制造,当然西门家族这种钱多到烧得慌的另类除外。

  “全军防御,检查对方箭矢。”

  一名士兵赶紧半蹲查看队友们身上的箭矢。那是一柄黑色的精炼金属箭,通体都是金属打造,没有一丁点木材。士兵虽然见多识广,但还真没见过这种怪异的箭矢,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别说黄金骑士团的人不认识,就算是谷口镇的人也不认识。这玩意确实不是弓箭,是弩箭,但不是一般的弩箭。

  一般的弩箭射不穿黄金骑士团士兵绿色品质的盔甲,谷口镇士兵们使用的是特质破甲弩箭。一枚弩箭造价就几十个银币,这一波弩箭下去就是一袋金币。这哪里是打仗啊,这分明就是在烧钱。

  第三波弩箭很快袭来,虽然已经做好了防御,但是四条辅路依旧各有三十人左右退出战场。三波弩箭下去,八支百人队均减员过半。

  败局已定。

  黄金骑士团是正规军中的正规军,习惯了正统打法。陈昊以为,防御战的重点是中路的攻坚营。却不曾想,谷口镇的杂碎们压根就没管中路,而是将士兵隐藏在辅路两侧的田地之中,肆无忌惮的对着辅路放冷箭。

  陈昊的本意是中央主攻,两侧辅路上的士兵支援。现在本末倒置,两侧援军被伏击,且伤亡惨重,中路主力部队都是重甲重护盾,根本无法支援。最大的优势现在却成了最大的累赘,导致他们只能看着捉急、干瞪眼。

  辅路上的士兵也是郁闷,他们虽然装备不如攻坚营沉重,但也同样是高护甲、高配重。谁疯了,会让轻甲或者布甲攻城。

  穿戴铠甲的士兵怎么在田间地头穿行,一脚下去直接陷进土里,寸步难行。八百名士兵直接成了活靶子,任人蹂躏,毫无还手之力。

  事情显然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本以为是一触即溃交赎金投降,或者是宁死不从一边倒的屠杀。万万没想到,猎人好不容易追上可猎物,看到的不是皮毛,而且锋利的獠牙。

  战斗从一开始就脱离了陈昊的计划,对方安然无恙,被屠杀的反倒成了自己人。

  救,还是不救,这根本不用考虑。三名指挥官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同样的决定,派出轻装部队救援。

  随着一声令下,由刺客、游侠等轻装部队组成的队伍立刻开赴一线,争取在前军全军覆没之前救出他们。

  这一刻,就能看出正规军和杂牌军的区别,一般的杂牌军乱哄哄的,命令执行的很慢。而正规军则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一支支百人队好像指挥官的手臂一样。指挥官的命令出口,部队就已经杀到。

  轻装部队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从驻军营地杀入田地之中。不到一轮弩箭的时间就已经深入到田地战场的中心位置。

  拥有斗气的近战精锐绞杀手持弓弩的远程部队,不管对方实力有多强。这一批弓弩手都必须用他们的生命为代价,为黄金骑士团的兄弟们陪葬。

  “不要留活口,杀无赦!”

  黄金骑士团多少年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损失了。尤其是第三军团,本就已经有两支百人队被去掉番号,现在又有四支队伍被打残。若不是救援及时的话,他们第三军团就要减员三成以上了。

  陈昊没有阻拦手下们想要报仇的心情,他的愤怒更深,甚至比其他所有人更加怨恨。

  该死的西门有钱,竟然敢戏耍他,他要杀光西门府邸的所有人,让他们为自己的愚蠢付出生命的代价。

章节目录

战争就是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进击的李有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进击的李有钱并收藏战争就是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