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

僻静的小院子里。

蔬菜翠绿,鲜花争芳。

一张木桌,铺着笔墨纸砚。

几行草书龙飞凤舞。

不远处墙头,三只野猫收了野性,乖巧的趴着,旁边一群麻雀古怪的挤在一起,一动也不动。

周凤尘穿着大裤衩和背心,赤着脚,默默的书写,越写越觉得心思清明,脑袋清晰。

这时,眼角瞥了眼远处,写下一张奇丑无比、跟三岁孩子写的一样的字迹,然后放下笔,坐回身后的躺椅上,拿起把破扇子扇着风。

没过多久,打不远处墙角过来两个人,神色有些紧张。

正是阿颜小姐和苏凡。

正好是中午,学校没课,两人一起回家吃饭。

打苏凡进总督府,已经过去了五天,这五天时间里,没有一个人再提及那位姓唐的“奇人”,但苏凡心里跟猫抓的似的,直痒痒。

悄悄找阿颜打听,阿颜也不瞒着他,怎么遇到“唐买买提”,对方怎么厉害略带夸张的说了一遍。

这一说,苏凡更好奇了,磨了几天,阿颜终于答应带他过来拜见奇人。

此时眼看前面就到小院子了,阿颜小声说道:“等会见到他你就明白了,他的那种气质,不是一般人该有的!”

苏凡搓搓手,“脾气怎么样?”

阿颜愣了一下,说实话,这么些天,她从头到尾没和周凤尘说过几句话,真要问性格,她也不清楚,含糊了一下,“也……不算太凶,还好!”

苏凡擦擦汗,直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了!”

说着话,到了院门口,两人往里一看,一下子都怔住了。

只见院子里只有一个人,躺在躺椅上,上身一件黄不叽叽的背心,下身一个大花裤衩,头发有些乱,脚上全是烂泥,躺在那里,半翻着眼,打着呼噜,哈喇子流了一地。

“呃!”苏凡揉揉眼睛再看,然后小声问阿颜,“是、是他吗?”

阿颜一脸失望的点头,“是他!”

她很失望!记得第一次在游轮甲板上见到“唐买买提”时,发现这个人五官很有棱角,气质比较特殊,就是那种很酷、很帅,特招女孩子喜欢的类型。随后在船舱里被救时,那更是酷的没边没际,举手投足,像极了女孩子梦想中的偶像男人。

她甚至晚上做梦,都梦到了唐先生,真是羞死个人。

但是自从请到府里,“唐大奇人”先是不顾形象的一边抠脚一边吃饭,还胡说八道说自己六百岁了!

现在居然……穿着大裤衩,不修边幅,睡觉打呼噜,还流哈喇子!

这是……什么鬼?

形象差距太大了,瞬间好感都没了!还不如这个苏凡好,这几天和自己一起逗弄富二代们,一起玩闹,关键武境那么高,还会医术救人,超厉害!

“果然不是一般人该有的气质!”

苏凡更加失望!本以为是个仙风道骨、或者不动如渊的高人!没想到是这种货色,给人的感觉就不咋滴,太让人失望了!

就在这时,院子里的桌子上一张纸被风吹了起来,直奔两人飞来。

苏凡一把抓过,第一时间想到,也许真高人都是不修边幅的吧,总督师兄这么夸他,必然有一定的道理,他的字迹一定很厉害的吧?

阿颜也这么想。

两人一起颤抖着手打开,然后……懵逼了,上面字迹写的真是……太丑了!跟狗爬的似的!

苏凡大失所望,摇摇头,团成一团扔到一边去了。

阿颜也摇摇头,出声喊道:“买买提先生?买买提先生?”

“啊?”周凤尘猛的坐了起来,一吸哈喇子,双眼布满了眼屎,茫然的四处看看,“怎么了?”

阿颜叹了口气,指着苏凡,“我带朋友来看看您。”

周凤尘“哦”了一声,再次躺下,翻着白眼,“呼”的打起了呼噜,哈喇子接着流。

苏凡冷下脸来,转身就走。

阿颜连忙跟上,“不说说话?”

苏凡摇头,“见面不如闻名!感情这位奇人不识字,还粗鲁成这样,有什么好说的?”

阿颜说道:“我也说不明白。”

苏凡说道:“江湖上沽名钓誉之辈有很多,会用障眼法的人也很多,你们被骗了!”

……

小院子里,周凤尘睁开眼,哈喇子没了,眼屎也没了,晒然一笑,继续写字。

和这些小辈没必要玩高深,不然指不定被怎么纠缠呢。

一页字迹刚写完,有人送饭来了,饭菜很丰盛,看着很有胃口。

周凤尘便一边吃一边想着试炼的事,吃了一半,又想起了那天大雨,那个孩子说的话,比老师的还厉害……

他猛的站了起来,在最新的一张纸上写上一行草书——“有教无类,触类旁通,为我所用,证道虚仙”!

没错!“红尘试炼”法子,他想出来了!

自己入红尘太慢,帮助别人更慢!但是换种方式就不一样了!

比如——收徒!

他决定找一处深山老林子,封闭修为和法力,收一群弟子,教他们五花八门的东西,让他们入世生活。

衣钵弟子也是自己一部分生命的延续!利用弟子们入世生活,再反馈给自己。

不用法力,不用露面,一切徒弟们代劳!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不过,总督府的事,答应人家了,得办。

他掐起手印,微闭双眼,默默算计,好一会后,睁开眼睛,“三天后!仇人出!妥了!”

……

一晃三天过去。

天空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而下。

总督府迎来一年一度的财政统计,忙忙碌碌到晚上七八点,公职人员才下班离开。

总督大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后院大厅,黄老几人日常等待。

几人喝了点茶,聊了几句,结果越聊,总督大人越是觉得心慌,端着茶杯手直抖。

黄老看着不对,问道:“怎么了?”

总督大人摇摇头,问道:“阿颜和苏凡呢?”

黄老说道:“阿颜小姐在玩电脑!苏凡在房间里修行。”

总督大人点点头,刚要喝茶,忽然又站了起来,“不对!你们还记得铁三阳说的话吗?”

“十年后,电闪雷鸣之日!我来取你全家性命?”黄老脸色凝重。

“铁三阳”就是总督大人的仇人!当年这个海边大省内乱,由当时的铁将军铁三阳镇压,但是首相发现这个铁将军营私舞弊,包藏祸心!于是派总督古滔天前来顶替!

总督大人带着属下和铁将军展开激烈的交锋,后来铁将军全军覆没,败亡逃走时,就留下这么一句话!

“没错!”

总督大人心神不宁,“今年刚好是第十个年头,来人!给我召集总督府五千护卫!严防四周!”

“是!”外面有人应了一声,匆匆离开。

没过多久,外面人声鼎沸,乱糟糟一片,是总督护卫警察们聚集的声音。

总督大人安心不少,笑了笑,看向大厅里的黄老十多人,“还是小心点为好……”

话没说完,外面忽然响起了剧烈的qiāng声。

章节目录

至强高手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陈多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多疑并收藏至强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