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向南站在门口,一双眼睛也有些猩红。

一扇门,阻隔了屋内和屋外的两种悲伤。

叶子瑜痛苦的蹲在地上,双臂环着腿,脸埋在膝盖里放声大哭着

门外,林向南刚毅的脸上,透着沉沉的苦痛。

一个月,之于十几年的感情算什么?

不过是一个月,他就对一个叫做叶子瑜的女孩儿,因为每天的朋友圈,而渐渐遗落了心。

是太过孤寂,看着三个哥哥有了妻子和孩子,他寂寞了,想要给自己制造一份姻缘

骗鬼呢?!

这样的话,不过是他找了一个理由,一个想要和叶子瑜接触的理由。

从在学校边儿的路上,看到她撞了他的车,留下那古灵精怪的留言再到她和叶佩瑶之间争执时的匆匆一瞥,他其实就已经开始注意她了。

月色的碰到,明明心里在骂着席泓文的女人,却装出一副唯唯诺诺,知道审时度势的样子时,他出手是为了叶玄,可难道,没有一点儿私心吗?

一个给席泓文看的吻,他非要那么深入吗?

不过是,碰上那刻,他有点儿迷恋她嘴里的气息,就好似棉花糖,软软的、甜甜的。

忘记了吻的味道,又吻了她

给自己说,是因为席泓文跟着呵呵,骗谁呢?!

不过是他自己内心有个叫嚣的声音,想要去尝。

学校里的“互动”,见她和唐洛岩之间的纠缠,他生气,却想要逗她开心,想要安慰她

他每每都给自己找借口,却每一个借口,他都清楚的知道,是借口!

爷爷说,他天生就应该是为国而生,为人民卖命!

是,天生!

谁让他生长在林家,又是这辈里,爷爷认为最能接他使命的人?

当初,因为小他不去接这个使命。

可如今,使命在身,他不得不去舍弃小鱼儿

这果然是命!

不管是小还是小鱼儿是他人生里的劫数,他控制不住自己沉沦和被吸引,却只能心狠。

信仰,国家,人民家国在心,可国家,在身!

林向南回头看了眼紧闭的门,自嘲划过眼底,硬生生的收回视线,离开了公寓。

外面的夜风纵然是快要踏入夏初也还有些微凉,林向南揉了揉发胀的额头,拿出手机,翻了一圈儿,给方希然拨了电话,“出来,喝酒!”

“没空!”方希然花痴的看着正在品几种红酒的靳少司,“这么晚了,你孤单寂寞冷,我还要陪我男人呢!”

“不要脸,你男人个鬼”林向南这会儿见不得人秀恩爱,虽然,方希然这会儿是自己一个人幻想着秀,“靳少司这个点儿了还没有让你滚,真奇迹。”

外交部峰会用酒,他给靳少司拿下了,靳少司这次是过来签合同,顺带给几个餐宴配酒。

其实,签完合同后不需要他亲自配酒。

可这次是何氏酒庄第一次接这样重要的大型用酒,靳少司不想出错,给何氏酒庄抹灰就当,送给何以宁的礼物。

毕竟,当初何氏酒庄没有倒的时候,在国内的名气很大。

靳少司有他自己的执着,不仅仅是对红酒,更是对何以宁所以,这也是方希然的悲哀。

一边沉迷,一边儿自怜。

“他在品酒。”方希然咧嘴笑着说道,“我在看。”

林向南冷哼一声,“需要我给你送点儿药过去,直接将人放倒,让你上吗?”

“能说的文雅点儿吗?”方希然一脸嫌弃的压低声音,见靳少司正好一个视线淡漠的划过来,急忙说道,“好了,我忙的很,你自己抱酒独饮醉去吧你!”

不给林向南说话的机会,方希然直接挂了电话。

“妈的,以后悲春伤秋了,也别来找劳资陪你喝酒!”林向南气愤的骂了句,漫步走向公寓旁的小花园。

林向南突然想起过年回洛城,和方希然的一次谈话。

他问她:如果有一天,你的爱人和国家人民利益让你选择,你会如何选择?

她回答他:国家人民利益优先,我随时准备牺牲!

这,就是军人!

军人有血有肉有情,可军人是为国家和人民而存在的!

叶子瑜哭了一阵子后,抬起埋在臂弯里的脸,红着眼睛看着门的方向。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是知道,林向南走了,而且没有回来!

眼泪,又一次的涌出了眼眶。

那种涩痛,抓心挠肝的让她不知所措。

那个苏小真的就对他那么重要吗?

人死了,被欧阳檬一提醒,他就能放弃他和她之间的感情吗?

林向南,凭什么你要来撩我就撩我,撩完我你就不要我了?

叶子瑜吸了吸鼻子,猛然擦了把眼泪,想要站起来。

可是,因为蹲的太久,又一直在哭,猛然起身,顿时两眼一黑,整个脑袋晕眩的仿佛眼前的世界都在旋转着。

“唔”的一声,叶子瑜只觉得脚下浮软,一个踉跄,人碰撞到了墙上后,又跌坐到了地上。

屁股上传来闷痛的感觉,她整个哭得有些狼狈的小脸笼罩了一层痛楚下的自嘲。

缓冲了会儿,叶子瑜也没有再起来,索性就这样坐在地上,靠着墙,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

又过了一会儿后,她到底还是没有忍住,拿了手机出来,给林向南拨电话。

可惜,和预想的一般,不接!

叶子瑜又打开微信,开始给林向南留言

“林向南,我是不会和你分手的!”这是愤怒的,坚定的声音。

“向南,你不能撩完我就跑,你这样是不对的!”这是软软的声音。

“我一个人在你屋子里,你让我嗅着你的气息,然后你离开,你不觉得很残忍吗?”这是有点儿哽咽讨宠的声音。

“林向南,我知道让你将小小忘记不可能,可是,你不能因为忘记不了小就强迫我忘记你这对我不公平!”这是透着伤心的声音。

叶子瑜的眼睛又红了,她咬了咬唇,又说道:“两个人在一起,不能单方面的,两个人分手,也不能是单方面的我不同意分手,不同意!”

林向南坐在小花园里的长椅上,一条条的听着叶子瑜的微信语音留言,眸子深处,那浓郁的悲伤已然化不开。

小鱼儿分手,不是因为小小!

章节目录

别爱我的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月下魂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魂销并收藏别爱我的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