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一碗沧海水,掬一把辛酸泪。

三百年流离失所之苦,何人能知,何人明了?

嘭嘭嘭,嘭嘭嘭。

荒凉的岛屿上,一身兽皮的壮汉正在狠狠的踩着一个人形的东西。

那是他的武器,却总会遭遇无情的蹂躏。

“起来打啊!继续啊!没力气了吧,没灵力了吧!老子就是命大,老子就是天命之人!”

咔嚓嚓,轰隆隆。

电闪雷鸣,配合着壮汉的呐喊,显得气势恢宏,如果没有大雨连绵,姜大川这番怒吼还算威武。

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淋了一脸,姜大川啐了一口,骂了句贼老天,又踹了手里的人形傀儡两脚。

“从鱼腹城追杀我到海底,从东海到西海,从南海到北海,追杀了老子三百年,终于被累死了吧!这就是傀儡的弊端,耗费完灵力,再强的傀儡都是纸老虎!”

三百年逃亡经验中,姜大川终于总结出这番至理,他得意的四处观望。

“这座岛还挺大,居然还有高山,就住这了,怎么真武界全都是岛,陆地在哪呢?”

拖着耗尽了所有力量的申屠铁心,姜大川踏上了这座看着眼熟,又十分陌生的岛屿,踏上了新的征程。

真武界有没有陆地他不在乎,大不了填海造地,他在乎的是自己的运气,是不是应该变好了。

“倒霉了三百年,应该转运了吧?这次一定能转运!这岛上怎么好像来过呢……不对,不是琳琅岛,这里没有倒空山,这里的山是落在地上的,居然有蘑菇!火红火红的,看起来味道应该不错,还有灵力波动!是天材地宝不假了,老子先尝尝……”

吃了多年海兽的姜大川,看到陆地上的蘑菇就好像看到山珍海味一样,一口吞下。

噗的一声。

火光过后,姜大川的眼眉胡须连着头发都被烧成了焦糊,瞪着直勾勾的眼睛,张嘴喷出一股黑烟。

“要倒霉……”

预料中的转运不知还有多么遥远,倒霉的姜大川继续着他的霉运之旅,徐言则在天涯海角完成了再一次的进阶。

突破了当前的境界,徐言并未迎来天劫。

虽然能力比之前的渡劫要强横十倍不止,按理说应该是散仙之境,但是徐言觉得自己所突破的绝非大境界,而是小境界。

他现在的境界应该被称之为渡劫中期。

至于真武界的那么多散仙强者,原来只是渡劫修为却偏偏自认为自己是散仙。

其实绝非那些强者自以为是,而是天劫的出现,蒙蔽了他们的心神。

境界的突破,加之天劫的来临,在天劫的洗礼中淬炼成更加强大的本体,换成谁都要认为自己已经成为散仙。

然而一旦没有了天劫临头,徐言就能清清楚楚的感知到自己的境界依旧停留在渡劫,而非散仙之境。

“果然是假的,真武界的修士被欺骗了万年,恐怕只有师父一人真正达到了仙的境界,其他散仙,都是渡劫而已。”

小岛上,徐言的感慨若是被天下修士听闻,修仙界非得引起震动不可。

突破了境界,徐言得知了丑鬼高人所言的真假。

梦境的来临,徐言将验证这次境界突破的真相。

被人人传颂的散仙,到底是散仙境,还是渡劫中期。

盘坐在一尘不染的沙滩上,徐言陷入了梦境世界,梦境里,他再一次看到了言通天。

他看到了言通天在施展全力与天劫抗衡,直至口喷鲜血,才终于渡过了劫难,成就了散仙之名。

他看到了言通天与林惜月携手同游天下,一对神仙眷侣,却在多年后出现了变故,林惜月变得越发冷漠。

七十五颗烟雨珠留不住林惜月的心神,终于,与言通天一样成为散仙的幻月宫宫主,再次回归了宗门,从此渺无音讯。

通天仙主,再一次成了孤家寡人。

默默的体会着言通天的悲伤,徐言的心神也随之荡漾。

离别的苦楚,咫尺天涯。

本该有情的人,却要天地相隔。

“八十一颗烟雨珠,八十一颗烟雨珠……”

高大的身影在天穹下发出了愤怒的吼声:“惜月,你等我!我言通天有生之年,必将集齐烟雨珠,不为做那补天人,不为长生不死,只为换回你的心!”

最后的飞天之行,成为了言通天的死期。

陨落天穹的强者,终究战死在九重天上。

呼……

沉沉的呼出一口气,盘坐沙滩的徐言缓缓睁开眼。

轩辕雪就在身旁,静静的等待着。

“他们都被骗了,没人达到真正的散仙之境,我在梦境中看到言通天渡劫,看到他成就散仙,看到他战死九天,可我的境界,却是渡劫。”

徐言的自语,带着一丝无奈。

他的境界与梦境中的言通天所对应,半点不差,如今他成为渡劫中期,那么梦境世界的散仙言通天,就也该是渡劫中期。

果然如猜测那般,是天劫的存在扰乱了人间强者的视线,从而将渡劫中期误以为散仙之境。

“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在我身边,什么境界我都不要。”轩辕雪的眼中满是深情。

揽住对方,徐言欣慰的笑了,可是他的心神里,始终回荡着言通天的那句呐喊。

“他说,在他有生之年,必将集齐烟雨珠,不为做那补天人,不为长生不死,只为换回他娘子的心……”

望着落日,徐言的呢喃带着一丝悲意。

“我们集齐了烟雨珠,你若想要去,我不拦你,我就在这等,在天涯海角,等你到海枯石烂。”

依偎在身边的女子,低语着情人之间的誓言,这份誓言的重量,比山还沉。

她知道他的心意。

她知道他的遗憾。

她更知道他一旦下定决心,就不会回头。

混元**浮现而出,落在轩辕雪的手心,徐言笑着说道:“这么多年的夫妻,从没送过你好东西,这件灵宝就当做礼物,送给我最爱的娘子。”

“这是先天灵宝!”轩辕雪一惊。

“我有更强的混天灵宝。”徐言笑着说道,起身望向身后。

小岛上坐落着院落屋舍,后院种着很多蘑菇,许多冰丝蟹在忙忙碌碌,火孩儿顽皮的身影时而出没在岛上的古林间,与一群金色的怪虫嬉戏,每一次都会惹得噬灵虫发出嗡嗡的振翅声,却冲不出被布下了强横禁制的竹林。

“若我百年不归,就让小青多种些蘑菇,开始喂养噬灵虫。”

徐言最后的叮嘱,并没有深情,更像是一种严肃的命令,轩辕雪用力的点了点头,最后目送着她的夫君飞天而去。

她知道他这一去,生死不明。

她相信她的夫君能战胜一切。

“小黑,守好天涯海角!”

徐言的喝声中,栖息在岛屿后山的黑龙发出了震天龙啸。

“大钳,看好这处家园!”

再次的喝声传进了海域,距离天涯海角不远处的深海中,由无数巨蟹组成的蟹国里,享受着国主待遇的海大钳急忙蹦了起来,以恢复好的双手拍着心口发誓,只要他海大钳在,天涯海角就存在。

一袭道袍,两袖清风的徐言再一次抵达了北洲冥山地带。

这里已经成为了禁地,九彩的光幕终年不散,化神进入都没命出来。

幻月之法形成的禁制依旧,徐言大步迈入了其中,登上了蜃兽的头顶,一步步走进奇异的幻月宫。

他不得不来。

因为他也是言通天,林惜月的本体真身,就在这座冰冷的宫殿里。

他不得不来。

古宣的冷语,与老道士的呢喃,若是无法解开,会成为他的心魔。

所以他来了。

孤身一人,只有小木头为伴。

他从未怕过。

恶念本源并无畏惧之感,神木阳灵更超脱于万物之上。

随着徐言的到来,凝固了数百年的蜃兽,雕像般的巨眼转动了一下,腿一蹬,居然跃入虚空,消失了踪迹。

冥山区域的九彩光幕就此消失,大地上荒芜一片。

行走在幻月宫里,徐言犹如进入了一处幻境之地,周围的空间在不断的开裂又愈合,头顶的天空模糊得好像不断旋转的云层。

没有惊慌,也没有诧异,徐言缓步行走在无人的幻月宫。

走过一座座小桥,穿过一座座大殿,绕过竹林,走过长廊,终于看到了一座修建在悬崖上的石台。

那是望月台,梦境中的景致与现实所重合。

石台上空无一人。

徐言一个人在望月**站了许久,才转身离去。

幻月宫的深处,显得寒冷而压抑。

最深处的大殿里,空荡荡没有半个人影,模糊的天空变得越发清晰了起来。

周围出现了流光,每隔一个时辰就会变幻一种颜色。

眯起的眼眸,迸溅着危险的目光,徐言的身边多出了小木头的身影。

那流光并非迎接他的仪式,而是预示着他已经抵达了天穹。

每一次颜色的变幻,便是破入了一层天,一旦第九次的颜色变幻之后,徐言将随着蜃兽一起出现在最为凶险的第九重天!

ps:明天完本,同时新书上传,拜托大家明天把推荐票给新书,多谢了。

章节目录

一言通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黑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弦并收藏一言通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