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乐嫣直接就表示了自己的态度,其他人基本上也都是一样。+∧,.※.→o

只有黄风鼠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又没说,只是不停的吃着口袋里的开心果。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那行吧,我再去想想。”

此时我仍旧没有打定主意,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非我不可,虽然有冥界当中,能够掌握纯阳之火的修行人肯定是没有,但这个世间能够驾驭纯阳之火的绝对不止我一个人,现任的黑白无常他们找不到,不代表地府也找不到。

因此照这么说来,三位阴帅只是想挣扎一下,所以才想到了我。

如果失败了,三位阴帅只会走上他们本来就该踏上的结局,但我会很惨,基本上是没了生存下来的希望。

想到这里,我心里打定了主意,便准备回去将我的决定告诉郭长乐。

但就在这个时候,黄风鼠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房间当中。

平常的时候,黄风鼠虽然也经常来我这里,但不会像现在这样心事重重。

金毛松鼠脸上写满了纠结,我很少看到他这副表情。

一想到刚才我和他们说的事情,当时黄风鼠就吞吞吐吐的不肯直言,难道他想要到幽冥界一行?

这么长时间过去,我们已经很熟悉了,因此我就直接说道:“你来找我,是想和我说刚才的那件事?”

黄风鼠点点头说道:“没错,有些事情我没和你说。”

黄风鼠的表情相当凝重,而后说道:“其实我的记忆已经恢复了一些,我其实不想隐瞒什么,但有人不让我说。∝,.◆.o+”

黄风鼠说的无疑是金花娘娘,现在也就只有将黄风鼠救下来,并且打落了大部分修为的金花娘娘能够管得住他。

事实上黄风鼠说的这些情况,我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但我一般都不会深究,最多也只是随便问一句而已。

现在黄风鼠愿意说,我也就愿意听。

黄风鼠现在要说的事情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他其实也在囚魔之地当中待过。

囚魔之地当中不止是上古时在地府里折腾不休的那些妖魔,还有一些后来的强大妖怪或者魔物被打进了囚魔之地当中。

做为一个擅长搞事情的妖怪,黄风鼠也得此殊荣。

被打入幽冥界,并且扔进囚魔之地之后,黄风鼠的日子过得很不如意,甚至比听经的折磨更甚。

但做为一个经常搞事情,却始终能活下来的妖怪,黄风鼠最后竟然找到了办法从囚魔之地当中逃了出去。

也就是说,囚魔之地其实没有几位阴帅在信中说的那么安全。

在那之后,黄风鼠就一直想着回去找那些找不到方法逃出去,却拿自己出气的妖魔们报仇。

事实上,黄风鼠对于那段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只能回忆起一个大概来,但却充满了怒意。

因此,黄风鼠其实都不记得他想去报仇的对象。

“那你想怎么办?”我看着他问道:“其实再下去一趟也不是不行。”

之前我就已经去过地府,再走一趟其实也算不上什么。

然而黄风鼠却摇了摇头说道:“不,不能去,在我的模糊记忆当中,除了想要报仇之外,更多的是恐惧,我对那里的存在感觉到了无比的恐惧。”

“甚至于我在回忆自己的记忆的时候,都能感觉到那种恐惧。”

黄风鼠的语气十分严肃,与平常截然不同。

很显然,他说的都是实话,囚魔之地当中,存在着令他无比恐惧的存在,就是不知道和金花娘娘相比,到底哪个更令黄风鼠畏惧。

很快,黄风鼠就给出了答案,显然是囚魔之地当中的存在更令其恐惧。

本来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拒绝白无常的求助,更有乐嫣他们帮我下定了决心,但黄风鼠这么一说,反而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但在好奇心和性命之间,显然是命更重要。

因此我最终的决定并不会有所改变,当郭长乐再次看到我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了我的答案。

最为白无常的心腹,这位鬼将还是试图劝说我,但最终也没能说服我改变主意,只得独自离开。

郭长乐走后,我的心绪不宁起来,好在转过天来,吕真人就带着一件法宝赶了回来。

那是一件上面点缀着金色花朵的霞披,即便无人催动,也有光芒从霞披上绽放。

这件法宝就是吕真人从金花娘娘那里得来的,虽然现在看着小,但催动之后,却能将整座山峰覆盖。

吕真人没有直接去封印地,却先回到了事务所,原因在于昨天我就将幽冥界发生的异变和他说了,正因如此,吕真人才先赶回了异事处。

吕真人的观点和乐嫣等人完全一致,在他回来之后不久,一直都没有消息的卫茹冰竟然也回来了,杨月仙也跟在她的身边。

她们两个的出现,暂时让我将囚魔之地的事情放在一边,出去把她们接了进来。

这段时间没见面,卫茹冰和杨月仙的修为都提高了一些,看起来她们这些天并没有放鬆,反而更加刻苦的修行。

和为如不聊过之后我才知道,她们回去之后,在处理完了红云仙的事情后,就被师门的长辈们扔进了专门用来培养弟子的洞天福地世界当中,修行到昨天才出来。

相比于我们这些日子的忙碌,她们两个过得显然不错。

而在这阶段发生的事情当中,要数封印着狼妖的封印地异变,以及封印囚魂巨兽的封印地异变,和白无常的求助最为重要,正因如此,当她们回来之后,吕真人和我就把发生过的大事告诉了她们。

鑒于吕真人和卫茹冰都回来了,我自然没必要继续在异事处待下去,和他们重聚并且说了会儿话之后,将这几天的事情交接了一下,而后便回到了事务所。

几天没回来,事务所没有任何的变化,玉瑕将事务所打理的很好,网店的存货也够。

就是有一封快件,是给我的,玉瑕之前想把它给我送过来,但每次想拿出来送到异事处,就会莫名其妙的忘记自己想做什么,最后自然没送。11

章节目录

仙途重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黄道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道格并收藏仙途重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