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上午,祥泰公寓!

  收拾妥当,换好外出衣服的林杰,来到客厅,就看到安可馨、安可梦、林淼,还有关木华、任怡然都在等着自己。

  安可馨迎上前一步,给林杰整理了一下衣领,道:“我要和淼淼去设计室谈一下顶层公寓的设计和装修问题,你和可梦今天可别玩的太疯。”

  韩氏集团在安家公司原总部小白楼建设的摩天大楼,将在这个春节前后交付。

  作为业主之一的林杰,已经拿到了那套顶层公寓的图纸,预先进行装修的设计工作。

  林杰嗯了一声,提醒道:“我们已经决定常住别墅,那顶层公寓的装修,就别弄的太奢华了,简单一点就行。”

  安可馨笑眯眯的说:“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控制一下预算,不会乱花你的钱的!”

  林杰抱住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叮嘱道:“别太劳累了,今天和设计师谈完事情,你和淼淼也去放松一下,看个电影什么的。”

  他又看向林淼,吩咐道:“淼淼,照顾好你嫂子!”

  林淼翻了一个白眼,哼道:“嫂子比我大,应该是嫂子照顾我才是!”

  安可梦上前拉住林杰的手,嘟囔道:“你们两个别肉麻了,该出门了!”

  她又轻哼道:“说起那顶层公寓,我就生气,当时不是说另外一套公寓是给我的吧?现在有了儿子,这话是提都不提了。”

  安可馨上前挽住安可梦的胳膊,劝说道:“可梦,别太贪心啊。”

  “公司的股份,爸爸可是都转让给了你,现在爸爸只是在替你代管。”

  “灿灿怎么说也是爸爸的儿子,我们的弟弟,爸爸给他留一些家产也是应该的。”

  安可梦嘴巴撅的高高的,倒是没在言语。

  几人来到地下停车场,安可馨乘坐林淼那一辆奥迪Q8算先离去,安可梦拉着林杰来到了她那辆保时捷前,坚持道:“杰哥哥,今天你坐我的车,我来开车!”

  “好,今天都随你的意!”

  无奈的林杰应了一声,给关木华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开车在后面跟着,然后紧了紧身上的厚羽绒服,把自己塞进了保时捷。

  坐惯了凯迪拉克总统一号那不受拘束的宽大空间,现憋屈在跑车的小空间内,林杰还真有些不适应。

  看着安可梦熟练的启动车子,驶出了停车位,林杰询问道:“想好我们去哪里了没?逛街购物?游乐城?看电影?还是其他?”

  林淼一踩刹车,停住了车子,脸色苦苦的说:“杰哥哥,我还真没想好今天要做什么呢!”

  “我就是觉得这段时间一直憋闷的很,心情也一直压抑,就想和你一起放松一下心情。”

  “杰哥哥,你对今天的活动,有什么建议没?”

  林杰想了一会儿,有了一个主意,说:“心情憋闷,看看无垠的大海就会心情舒畅了,然后再吃一顿美美的小海鲜,心情自然就会更美了!”

  “可梦,我们去朱家港吧?”

  安可梦小鼻子一皱,哼道:“杰哥哥,我看是你自己馋了,想吃小海鲜了吧?”

  林杰就是嘿嘿一笑,刚想开口解释,就听安可梦接着道:“别说,你这么一提,我还真想吃小海鲜了。”

  “吼吼……我们就去朱家港!”

  待车子驶出了地下停车场,驶上主路后,安可梦又撅起了嘴,抱怨道:“杰哥哥,你虽说今天是以我为主,可到了最后,我还是要照顾你的喜好,要去朱家港看海吃海鲜。”

  林杰活动了一下身体,轻笑道:“这可不能怪我,谁让你自己没有安排,让我出建议呢!”

  “可梦,我可告诉你,今天为了陪你,我可是牺牲很大呢,本想着和你姐姐去做一个孕检呢!”

  “啊,姐姐真的有了?”安可梦很是惊讶!

  林杰摇摇头,说:“还不确定,我只是看出你姐姐有点怀孕的征兆,想去医院做个确认!”

  安可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疑惑的问:“杰哥哥,你不是绝世大名医吗?姐姐有都没有怀孕,你自己都检查不出来?”

  林杰横了她一眼,道:“你姐姐即便真的是有了,也最多就七八天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我虽是很厉害的医生,但也没有火眼金睛,怎么可能确诊。”

  安可梦哦了一声,嘻嘻笑道:“姐姐如果真的怀了宝宝,淼淼肯定会高兴的蹦起来,在她的规划里,你和姐姐最少要生三个孩子呢。”

  “这个话题,等可馨确认了怀孕之后再说!”

  林杰转而询问:“可梦,你是不是学习压力很大啊?”

  “是啊,是啊!”

  安可梦重重的点点头,哀叹道:“在高中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虽然不是最好,但是我自认还是非常聪明的,之所以成绩不是最好,只是因为自己学习不够刻苦的缘故。”

  “但是,进入大学这一个学期快过去了。”

  “我认为自己很努力很努力的,可以说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但成绩就是比不上人家。”

  “杰哥哥,我是不是真的不如他们聪明,天赋不如他们高啊?”

  林杰笑了笑,说:“人的聪明才智确实是有差别的,但只要不是智商特别低的那种,这种差别还没有大到,通过勤奋和坚持也不可弥补的程度。”

  “学医是一个马拉松过程,只要你持续不懈的勤奋,一定能取得你想要的成绩。”

  “再说了……”

  林杰给她鼓劲道:“可梦,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

  “作为我的小姨子,可馨的妹妹,你向哪位教授或知名医生请教问题,他们都会认真的给你解答的。”

  安可梦嘻嘻一笑,得瑟的说:“这倒也是,谁敢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杰哥哥你面子,那他就别想在医学界混了……”

  两人说说笑笑的,在十一点左右,来到了海边。

  时隔一年多,林杰再一次看到了朱家港,也看到了矗立在朱家港东北高处的诊所。

  相比之前,林杰发现,朱家港诊所那四层主楼建筑的左边,又多一幢三层建筑。

  他忽然有了兴致,开口道:“可梦,我们先去诊所那逛一逛,故地重游一番!”

  安可梦应了一声,驶上了通往诊所的那条柏油路。

  停车之后,林杰下了车,就感觉湿冷的,带着海腥味的小风就往脖子里钻。

  他立了一下领子,看了一下眼前熟悉的建筑,拾步而上。

  大厅的格局和摆饰与记忆中的并无多大差别,林杰就看到正有两个老人在挂水,还见到了一个熟人,四十多岁的乡村医生朱和平。

  虽是旧识重逢,但是一两年没见,再加上身份地位的改变,还有与罗家关系的恶化,林杰明显感觉到朱和平对自己的疏离。

  随意的交谈了几句,林杰就很识趣的告辞了。

  出了诊所大厅,林杰似有所感,朝左边望去,就看到一个男子从靠近海岸边的那一侧爬了上来,手中还提着一个小箱子。

  注意到此人手中的箱子,林杰就是目光一凝。

  这小箱子和专业的器官保存箱非常的类似。

  在注意到此人的相貌,林杰又是一怔!

  这不是悦容整形医院的院长,那个靳乐晨呢?

  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对方也看到了林杰,就是脸色一变,欲盖弥彰的用手一遮脸,一转身就跑进了那幢三层小楼。

  “杰哥哥,你认识那人?”安可梦好奇的问。

  林杰沉吟了一下,说:“只是看着有些脸熟,应该是认错人了。”

  他伸手一指前方没有多少变化的朱家港,笑道:“走,我们去吃海鲜!张家海鲜应该都准备好了……”

  进了朱家港,车辆还未停稳,听到声音的张叔张婶,就急忙迎了出来。

  等林杰下了车,张叔就一个劲的自责,说:“早知道林专家你要过来,早上我就多留一些好的海货了。”

  “先前我去了其他几家店寻摸了一番,也没找到几盘能真正摆上桌的。”

  林杰笑道:“今天我们是临时起意过来的,张叔张婶不必费力张罗,随便的整治一桌就可以的,我们不挑的。”

  “那怎么行,林专家您来了,就不能慢待!没有您,就没有我们家大丫的现在,也没有我们家的现在!”

  把林杰等人让进院子,张婶又道:“我家大丫已经早早交代了,让我们在元旦前好好的准备一批海货,好给林专家您送去。”

  “让张叔张婶多费心了,不用准备太多,和去年差不多的一两千斤就可以!”

  林杰客气了一句,就准备跟着张叔去二楼。

  这时,他就听到了门推开的声音,随之就是一声轻喊:“林杰!”

  林杰停住脚步,转头望去,就看到楼梯旁的房间里走出了两人。

  当前一人一头俏皮的短发,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牛仔裤,厚底短靴,显得身材婷婷玉立,戴着的黑框眼镜,也让她多了几分知性之美。

  落后她半步的,是周珂!

  林杰转身走上前,轻声道:“李婷,你这是回国了!你的眼睛?”

  “学校圣诞节放假,就回来了!”

  李婷摘下眼镜,指着自己的左眼,道:“恢复的非常不错,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疤痕,只是视力降到了四点八!”

  她又戴上了眼镜,说:“如果不是你出手,我这只眼睛就保不住了。我还知道,你还差一点遭遇了飞机事故意外。”

  “林杰,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这时,安可梦上前挽住林杰的胳膊,宣示主权道:“杰哥哥可是我姐姐的。只要你不是以身相许,其他的感谢,都可以。”

  李婷看着安可梦,就是一笑,说:“你放心,我不会跟你姐姐抢的,林杰也不是谁想抢,就能抢走的。”

  安可梦轻哼一声,把林杰的胳膊抱的跟紧了。

  林杰弹了一下安可梦的脑门,看着李婷笑道:“我们是老同学,是朋友,谈感谢就太见外了。那次的航班,只是一个谁都想不到的意外,也证明了我是一个洪福齐天之人。”

  他又随口询问:“你毕业之后,是想在国外发展,还是回国呢?”

  李婷轻声回道:“出去之后,才发现国外也并不是那么美好,我打算还是回国发展。如今安林一系发展迅猛,如果我去安林应聘工作,你欢迎不?”

  “欢迎!欢迎,求之不得!”林杰是一脸的诚意。

  “杰哥哥,我肚子饿了!”安可梦拽了拽林杰的胳膊,插言道!

  李婷扫了安可梦一眼,会意的道:“林杰,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也是馋这里的小海鲜了,就特意和表姐过来大吃一顿。”

  “哎,告诉你一事,那个家伙上个星期在美国判了,判了七十个月的监禁……”

  林杰、安可梦、关木华、任怡然四人扫荡了至少有三四十斤的小海鲜,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张家海鲜店。

  安可梦依然坚持自己开车。

  离开了朱家港,驶上了回滨海的公路,安可梦打了一个嗝,道:“哥哥,回到滨海,我们再去看一场电影。”

  “到了晚上,我们一起陪着姐姐去医院做检查,好不好?”

  林杰笑着应道:“好!我们一起去医院!”

  这是,他通过后视镜就看到一辆大卡车,超过跟在后面的总统一号,快速的超了过来。

  林杰也没在意,公路上这种工程大卡车是经常见到的。

  他想到了一事,问:“可梦,关于宝宝的名字……”

  忽然之间,林杰耳边就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与此同时,巨大的冲击力把他从坐椅上弹了起来,又被安全带给绷了回来。

  林杰就看到,眼前的景物在快速的旋转!

  这是撞车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林杰,本能的把手伸向身边的安可梦,想把她拽进自己的怀中……

  …………………………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林杰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呼唤。

  “阿杰,醒一醒!”

  “阿杰,快点醒来……”

  林杰好想睁开眼睛,但是实在太累了,眼皮上好像是缀了千金的重物,怎么都睁不开,手脚也是一点动弹不了。

  他想喊人帮自己把眼皮给扒开,但是却找不到自己的嘴了!

  我的嘴呢?我的嘴哪去了呢?

  着急之间,林杰猛的一下,就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

  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灰蒙蒙,还无边无际。

  就在林杰疑惑之间,眼前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的全身笼罩在一层柔和的濛濛光芒中。

  林杰看向她的面容,就觉得心脏蓦然一紧,仿佛停止了跳动。

  这是一张已经达到想象极致的完美面容,任何语言的赞美,似乎都很多余,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了这张无以形容的容颜。

  同时,从这副达到极致的美丽容颜上,林杰自然而然的升腾起一股源自记忆深处的熟悉感和亲切感。

  “你是谁?”林杰傻傻的询问。

  眼前美人来到的近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粉唇轻起,道:“你说我是谁?”

  听到这异常熟悉的声音,林杰就有一种极其不协调的感觉,禁不住指着对方道:“你是兰若姐?怎么可能?你这个样子?”

  “我就是沈兰若!”

  对方给了林杰一个诱惑的眼神,然后扭了扭身体,摆出了一个美妙的身姿,秋波流转道:“阿杰,我美吗?”

  “我这可是结合你脑海中对美人的极致想象,幻化出来的!”

  林杰傻傻的看着沈兰若,说:“兰若姐,你美的不可方物,你美的……”

  突然间,林杰意识到一点,猝然一惊,道:“兰若姐,我这是死了?和你一样,也变成了魂魄一样的存在?”

  “不,你还没死,不过距离死亡,也只差一线了!”

  眼前的沈兰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面容缓慢的变化,变成了林杰印象中的那个沈兰若本该有的样子。

  “阿杰,你已经昏迷了大约有一千万次心脏跳动的时间了。”

  “我察觉到,你的大脑意识是越来越微弱,就在不停的呼唤你。”

  沈兰若双手合十道:“谢天谢地,你总算是听从了我的呼唤。”

  她又疑惑的道:“只是,我也不明白,我们怎么会以这种形式见面。”

  “这是你的梦境吗?”

  沈兰若没纠结这个问题,又语气肃然的道:“阿杰,你现在应该是属于深度植物人状态,你想醒过来,只能靠你自己来奋斗了。”

  “你再不醒来的话,或许就会真正的进入脑死亡状态,不复存在了。”

  林杰有些恍然,问:“兰若姐,你现在知道我的具体情况,还有外面的事情吗?”

  沈兰若摇摇头,说:“不知道!”

  “我对外的感知,都来自你。你昏迷之后,我就断绝了对外的一切信息来源,唯有通过心跳来计算时间。”

  “阿杰,一定要努力!”

  “如果你消失了,估计我也会随之消失的……”

  安林医院的超豪华病房,房间内飘扬着轻柔的音乐,这是用萨克斯吹奏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安可馨坐在病床前,拿起林杰的手,轻轻抚在自己的脸上,轻声道:“阿杰,你知道吗?”

  “每当我听到这首曲子,我总是想到婚礼的那一刻,穿着一身新郎装的你,为我演奏《月亮代表我的心》……”

  “嫂子……”

  听到这声音,安可馨才发现林淼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就听她继续道:“嫂子,你该去吃晚饭了,这里我来守着哥哥就好!”

  安可馨嗯了一声,缓缓的站了起来,把林杰的手移到自己的小腹,道:“阿杰,你感受到了没?小家伙今天又长大了一些。”

  “你要快点醒来哦,一定要看着自己的孩子出生。”

  “哥哥一定会醒来的,一定会的。”

  林淼语气重重的说了一句,随便一瞄脑电波监视器,就是一惊,喊道:“嫂子,嫂子,你看,你看……”

  安可馨顺着林淼的目光看过去,忍不住热泪盈眶,那显示器上几乎如一条直线的脑电波,如今终于有了明显的波动起伏……

  十几分钟后,病房里已经聚满了人。

  安伟泽、安可馨、林淼、翟思莹、张笑笑、姚荷囡、叶宏青、玥玥、凌梦娇、田项禹、方含蕊、萧刚豪、颜北辰、宋立诚、卢晓瑜、韦弘扬、马洪敏、曾阳、赵芳、高彦红、霍广恒、郭鹏、贺忆敏、周益三、周子琰、薛琳琳、简嘉、宋泽兴、欧阳至臻、祁兴芬、陈石、姜皓、雷军、程星光……

  这几十人全都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变的轻微,唯恐自己弄出一丁点的动静,打扰了正在给林杰做检查的西斯尔达医生。

  半个多小时之后,做完检查的西斯尔达,转身来到被众人簇拥的安可馨、林淼等人近前。

  他沉吟了片刻,组织了有些言辞,说:“就像我之前判断的那样,林专家的脑电波活动程度在缓慢的降低,彻底的失去全部意识,也就是这几天了。”

  “现在的这个脑电波异动,只是在林专家的部分脑区域的异常造成的。”

  “可惜的是,这个异动没有引起其他区域的连锁反应……”

  “所以,这看上去就像是,那部分大脑区域在彻底失去活性之前的……最后释放……”

  听到这,安可馨就陡然意识到了一个词语“回光返照”。

  她的身体禁不住一软,被身边的安伟泽给牢牢的扶住了。

  安可馨眼含热泪道:“不,不,阿杰他会醒过来的,他还要看着我们的孩子出生呢。”

  “哥哥,不会有事的,哥哥永远不会有事的。”

  林淼用力一抹脸上的泪水,冲着病床的林杰喊道:“哥哥,你快醒来!不要装死。”

  “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我是真的害怕,你别吓唬我!”

  玥玥也开始哭着喊:“舅舅,舅舅,快点醒来!”

  张笑笑也忍不住了,哽咽的道:“阿杰,你不许死,给我醒过来!”

  “叔叔,不要死,不要死!”姚荷囡泣不成声道!

  “老师,你快醒来,我保证以后一听你的话,不惹你生气。”马洪敏哇的一下,就哭出了声。

  “老师,你要努力!”

  “林专家,一定不要放弃!”

  …………

  林杰觉得耳边有些吵,很想制止他们,但是他一点力气都没了,昏昏沉沉的就想睡一觉。

  “阿杰,阿杰,你还没唤醒自己大脑,还不能睡。你这一睡,你就彻底醒不过来了。”

  听到沈兰若这个提醒,林杰就是一个激灵。

  但是,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疲惫,那种虚浮无力感,让他很是着急。

  “兰若姐,我已经很努力了,就是没有效果,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我觉的自己真的快要消失了。”

  沈兰若也着急的鼓励道:“阿杰,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的事业和病人,你可不能消失……你要努力,要努力唤醒自己……”

  “阿杰,你想一想你之前唤醒植物人的综合刺激法……”

  “刺激?阿杰,我想起来,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大刺激……”

  就在林杰想对方的刺激是什么时,一股从直达灵魂深处,超越人类承受极限的疼痛,陡然炸开,林杰嗷的一嗓子就喊出了声……

  不知道又过去了多长时间,林杰又有了意识,感觉眼皮依然沉重的要命。

  但是这种沉重,却是那么的清晰,仿佛触手可及……

  林杰用力的动了动眼皮,就看到了一丝光线。

  再努力一些,他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张感觉熟悉的脸……

  “哥哥醒了,哥哥真的醒了……”

  听到这如在云端飘渺不清的声音,林杰再一次陷入了黑暗……

  林杰又一次有了意识。

  这一次,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力气大了许多,不太费力的就睁开了眼皮。

  一张脸由模糊渐渐的变得清晰,林杰挤出了一些笑容,张了张嘴,发出了自己听着都十分怪异的声音。

  “可馨……”

  他就看到眼前这张脸,张嘴应了一声,随之就看到大颗大颗的泪水滚落。

  林杰想伸手去擦她脸上的泪水,但是手太沉了,举了好几举,都没有举起来。

  安可馨注意到了,急忙抓住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噙着眼泪笑道:“阿杰,你只是身体有些弱,等过一些时间,你就能恢复成原来一样了。”

  林杰嗯了一声,努力的开口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安可馨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轻笑着道:“靳乐晨已经全交代了。”

  “罗万通在国外与海盗,恐怖势力做勾结,其实一直做着掳掠人口,人体器官的摘取和非法交易工作,靳乐晨是他在国内的合作者之一。”

  “那个朱家港诊所被罗万通建成了一个做非法器官移植手术的地下医院。”

  “那一天,你看到了靳乐晨。”

  “罗万通派去诊所的打手,怕你上报,就……”

  安可馨再一次擦了擦脸上的泪,继续道:“如今,罗万通已经逃去了国外,他不仅被全球通缉,在国内国外的产业也都受到了查封……”

  林杰嗯了一声,想起了一事,问:“可梦呢,她怎么样?”

  安可馨就是脸色一变,又紧接着换上了笑容,说:“她没事,她没事!”

  “不过,她还在养伤,等你再恢复了一些,就能看到了她了。”

  “哎,阿杰,我再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你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奖了。”

  “虽然这才是三月份,但这已经是官宣的消息了。”

  “这可是真的哦,真的不骗你。”

  “这可是诺奖评选委员会特意为你改变的规则哦。因为诺奖规定,去世之人不能评奖。他们这是担心你……”

  安可馨说了半句,又接着说:“就在二月份的诺奖评选委员会会议上,公布候选人的同时,他们又直接公布了,阿杰你就是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奖获奖人。”

  “对于诺奖评选委员会这一次的规则变动,全世界都表示了支持。”

  “他们都纷纷表示这是你应得的荣誉,还表示要为你祈福祈祷,希望你能快一点醒来。”

  好不容易等安可馨说完,林杰也积攒了一些力气,再次问道:“可梦究竟怎么了?她是不是……”

  “你给我说实话。”

  安可馨的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说:“可梦……可梦……她没死!真的,她只是和之前的你一样,也一直昏迷不醒……”

  在林杰的坚持下,安可梦被推了进来,和林杰的病床并在了一起。

  看着宛若睡美人一般,脸色苍白不少的安可梦,林杰的心就痛痛的。

  简单看过安可梦的大脑检查资料,林杰又急忙吩咐道:“让我和可梦躺在一起,身体靠在一起,额头贴着额头……”

  这个吩咐,让在场的安可馨、林淼、张笑笑、安伟泽、祁兴芬、霍广恒、张大丫等人是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林杰眼睛一瞪,不断的说:“就按我说的办!”

  “就按我说的办……”

  见众人的目光都望向自己,安可馨怔了怔,说:“就按照阿杰说的办吧,阿杰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在几人的努力之下,林杰和安可梦额头碰额头,面对面的贴在了一起。

  做到这一步之后,林杰不再理会身边的其他人,默默的道:“兰若姐,可梦的脑电波活动程度太低了,再不把她唤醒的话,很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现在,唯有可以唤醒她的一个办法,就是像你唤醒我一样,先唤醒她的自主意识。”

  “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移到她身上唤醒她。”

  “但是,我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试一试了。”

  脑海中就传来一声长叹,“可梦这个小丫头,我也是很喜欢,我会努力一试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杰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直到再一次支撑不住,陷入沉睡中……

  再一次苏醒,林杰发现就自己躺在了病床上,急忙挣扎着看向四周。

  他看到了一脸憔悴的林淼,没有看到安可梦。

  “可梦?可梦呢?”

  “哥哥,别着急,别着急!”

  脸上满是激动神色的林淼,按住了林杰,急忙道:“可梦她醒了,她真的醒了。”

  “真的醒了?”

  林淼用力的点点头,轻笑道:“哥哥,可梦不但醒了,还出现了一个奇迹!”

  “什么奇迹?”

  林淼用力握住林杰的手,说:“梦梦醒来,得知自己昏迷了有三个月,立时就哭的一个稀里哗啦,然后就不停的骂你责怪你!”

  “她说,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至少有十年的一个梦。”

  “梦梦哭诉说,在梦里,你教她医术,特别特别的严格,不懂就骂,不会就打,她过的非常凄惨,可以说是恨死你了。”

  “哥哥,你说怪不?”

  “祁医生,裴医生,卓医生等各个科室的医生,分别与梦梦进行了交流,发现梦梦对各个医学领域的掌握,非常的厉害,是真的很厉害。”

  “他们都说,梦梦就是另外一个你。”

  林淼满脸后怕的说:“哥哥,你知道吗?你这次可是又睡了十天才醒来。”

  “我都担心……”

  林杰没在听林淼的话,只是不停的默问:“兰若姐……兰若姐……”

  迟迟的没有回应,林杰的心也慢慢的沉了下去。

  兰若姐这是消失了吗?

  想到这一点,林杰就感觉心中好痛,好痛,一股难掩的浓郁悲伤在身上蔓延开来。

  “臭小子,你还有点良心,不枉我费心费力的装作你,教导那个臭丫头。”

  “不过,说起来,那个臭丫头比起你来,真是笨啊。”

  “为了教会她,快把我给气死了,也快把我给累死了……”

  半个月之后,西装革履的林杰,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的景色,目之所及,全是拔地而起的在建高楼,一片繁忙的景象……

  “阿杰!”

  “哥哥!”

  林杰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握住,来到自己身边的这个两个女子的手,轻笑道:“可梦身体恢复之后,我就可以把很多工作,都交给她来处理了。”

  “那样的话,我就有更多的时间陪着你们……”

  他又看向安可馨的小腹,说:“还有陪着这未出生的小家伙。”

  “陪着你们一起逛遍全世界……”

  林淼就是一撇嘴,责怪的说:“哥哥,你自觉一点好不好?”

  “就你这灾厄体质,就算是在滨海,都遭遇了那么吓死人的事情,谁还敢放你出去啊?”

  林杰就是一笑,说:“月有圆缺,天气也有阴晴风雨,人生也是如此啊,有幸运,也有突然而至的意外。”

  “你们不应只看到我遇到的意外,也应该看到和我相伴随的幸运啊。”

  “比如,在我人生最后的关头,幸运的得到了这颗心脏。”

  “这一次大难未死,可梦却得到了我的知识传授,一跃成为了世界名医……”

  安可馨轻哼道:“阿杰,你就是说出花来,我们以后也绝对不会随意放你出去瞎逛的。”

  “哎,告诉你一件事。”

  “敲诈勒索大舅的那个乔鸿祯,被从国外引渡回来了。”

  “据乔鸿祯初步交代,那个局是他,罗万通,还有胡家等几家一起做的。”

  “他还说,这一次他在国外因为非法行医被罚了一大笔钱,就动了想大敲一笔的念头,自主的策划了敲诈勒索一事。”

  这时,简嘉进来,汇报道:“林专家,安总,记者们都到齐了!”

  安可馨嗯了一声,来到林杰身后,推着轮椅说:“阿杰,你这次受伤,可以说是牵动了全世界的神经。”

  “如今,你恢复在即,通过记者招待会和全世界的人报个平安吧……”

  出了办公室,林杰就看到晒黑了不少的秦刚,风尘仆仆而来。

  秦刚打量着林杰一番,轻声道:“林杰,我从国外回来了。”

  “以后,不会再有罗万通这个人了……”

  在记者招待会现场,林杰看着眼前不时亮起的闪光灯,思绪繁多,缓缓开口道:“在十九岁之前,我只是一个数着日子等死的少年,改变我命运的是那一例手术。”

  “那例手术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新生……”

  …………………………全言完……………………

  这一次,是真的完结了。

  写下这“全言完”这三个字,作者君既感觉身心一松,也有难言的不舍。

  345万字,585天的持续更新,作者君一直在努力的创作,在努力的写林杰的故事。

  但是,再长的旅程,也终有抵达目的地的时候。

  在此,衷心感谢起点网站,感谢编辑,更加感谢言友们的一路陪伴和支持。

  作为一名写手,回报大家的唯有写出好的故事。

  作者君的下一本新言,还在构思中。

  休息一些时间,最迟在五月份,新言应该就会与大家见面的。

  敬请期待!

  恳请继续支持!!

  

章节目录

妙手心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陈家三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家三郎并收藏妙手心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