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璇说:“他已经在酒店了。”

  朔铭皱眉,这啥意思,紫萱来自荐枕席,而且邢璇拉皮条?怎么想都不太可能,这两个女人应该互相看不对付才对啊。

  朔铭问:“他有什么事?”

  邢璇撇撇嘴:“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感觉出邢璇的醋意,朔铭淡然一笑,女人善妒,果然不错。

  可以看得出,紫萱是刻意打扮过的,杏面桃腮,颜如渥丹,仿佛回到当初那个小女生,喝醉了酒在朔铭怀里求抱抱的样子。

  朔铭说:“怎么没带孩子?”

  “我出门的时候他睡了。”紫萱看着朔铭,忽然笑了:“恭喜啊,现在已经是邢家的女婿了。”

  对朔铭来说,的确可以说恭喜,但紫萱的恭喜多少还是有些言不由衷的。朔铭这样一个草根,能成为邢家的女婿,也算是攀龙附凤了。

  朔铭摆摆手:“谢谢,要不是你,这一趟来京城没那么容易。”

  “我还是说正事吧。”紫萱说:“今天我来有两件事。”

  “跟你我有关吗?”朔铭问。朔铭并不清楚内心中到底期盼什么答案。朔铭很想有关系,希望听紫萱说一句这辈子离不开朔铭。但也知道这不可能,非但不可能还会与朔铭越来越远。也想听紫萱说没关系,这样朔铭与紫萱的关系就一直是很微妙的那种,或许有一天,两人还能重修旧好涛声依旧。

  “严格来说没关系。”紫萱说:“第一就是正式通知你准备竞标援建项目。根据你自己的资质,根据能力来投标。二营长把一切关系都打通了,只要你能做到的,他都能帮得上忙,而且就算以后他不帮忙你也不用担心。”

  朔铭点点头,这一点朔铭已经知道了,关于工程的事朔铭在来京城之前已经安排尚佳轩准备。这一次时间很仓促,不仅要准备各种材料,还要准备各种人才。齐省建工集团的人是不能用了,肯定要大换血。那些人,认不清现实的大有人在,所以最终只能让他们失业。

  紫萱接着说:“第二是二营长的话。他希望你能帮点忙。”

  朔铭皱眉,回问:“难道这就是他帮我要工程的原因?如果我拒绝,是不是就没有援建项目了?”

  紫萱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朔铭坐到紫萱身旁,摇摇头说:“其实给不给我项目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我不想干了,不缺钱花了,累了。”

  朔铭真是累了不想干了,不是身体累,是心累。走得越远,爬的越高就越发现,这个世界存在着太明确的阶级划分,你想跨越阶级并不容易,尤其是朔铭这种从一个草根一跃进了庙堂。高段位的竞争不是朔铭能承受的,也不是朔铭能理解的。有太多见不得人的腌臜,那些手段更是令人发指。

  紫萱说:“红家族要大洗牌,以后会不会有红家族都说不定。”

  “这跟我没关系。”朔铭不想知道这些。

  “有关系。”紫萱说:“跟每个人都有关系,就看你愿不愿意参与进来,如果你愿意,还能赚一大笔钱,有可能与邢家平起平坐。”

  朔铭摇头,嘴上却说:“那你说说吧。”

  紫萱说:“当时我们国力空虚,需要一部分人带领经济,这时候涌现出红家族。但是现在,社会的肮脏已经彻底浸染了这个组织,甚至在某些行业形成了绝对控制。这不是好的,这是有害的。二营长就是要毁掉这一切,让所有人进入这个市场变得公平。”

  “公平?”朔铭嗤笑:“还有公平吗?什么时候有过公平?你到大街上随便抓一个老百姓,你问问他公平吗?公平在哪?如果你有,请卖我两斤。”

  紫萱并不想反驳朔铭的话,在大部分人看来的确没有公平,就像阶级永远存在一样。紫萱说:“公平是相对的,这是一个模糊的平衡。人总的来说都是短视动物,对比自己强的人要求公平,但对比自己弱的人占据制高点的时候又拒绝公平。”

  朔铭听的有些烦了,说:“太虚头巴脑了,我只是一个包工头,我的思维也只是一个草根,跟我说这些是不是有些多了。我也不作报告,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紫萱说:“行,那我说的简单点。你以为童卫国给你那些钱是他自己的吗?”

  “嗯?”朔铭疑惑。

  紫萱解释说:“刚才我也说了,不如别人的就大谈公平,对童卫国来说红家族没有公平,应该打破。”

  “所以他站在二营长一边?”朔铭懂了,也就是说童卫国的钱其实是二营长给的,而这一切甚至成为朔铭的对立面都是二营长设计好的。目的就是让这一切的行为隐藏下来,不知不觉的解散红家族,也让红家族内部产生矛盾,互相攻伐。

  朔铭不想参与,太他么危险了。朔铭问:“邢家呢?”

  “邢家很聪明,早就看透了这一切,他将会越发的壮大,不过以后也就没有了红家族成员之间的互相帮衬扶持甚至排外。”紫萱说:“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我怀疑邢家投在你名下的钱也是二营长的意思。”

  “这些老狐狸。”朔铭感叹一句:“红家族分崩离析了。”

  在历史的长河中,只要是影响进步的,影响规则制定者利益的全都会被消灭。

  朔铭问:“也就是说,今天你来找我其实是二营长的意思,让我站在他那一边继续成为一颗棋子。”

  紫萱点点头,朔铭却说:“我拒绝,棋子总会在危急时刻被舍弃,我还没到这个层次,炮灰还差不多。”

  紫萱已经明白朔铭的意思,笑着说:“你已经决定了?”

  朔铭揉揉鼻子,拿出烟点上一支,深深吸上一口:“我想听听你的意思。你能给我什么建议呢?”

  “我不建议你继续蹚浑水。”紫萱耸耸肩:“多少钱才是多?”

  朔铭微笑,这才是紫萱。来找朔铭谈不过是二营长的意思,紫萱无论如何都要来,如果是别人来很有可能威逼利诱。如果是那样,朔铭很有可能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一条错误的路。

  “那你接下来想怎么做?”紫萱问。

  朔铭说:“我不想管理公司,陪在父母身边多尽尽孝道。无聊了就与邢璇到处去玩。”

  “你现在已经步入老年社会了?”紫萱轻笑。

  “很久以前我就说过,很多人都有一个想法。一间小房,一根鱼竿,一亩薄田。有地方住,有娱乐项目,还有闲暇坐着喜欢的事,银行里有存款没有后顾之忧。有什么生活能比这个更潇洒。”朔铭眼神迷离,很是向往这种生活,这个想法已经想过太多次了,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找个地方学习钓鱼。

  朔铭说:“我听人讲过,虽恣意的生活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这句话不对,最舒服的感觉不是想干嘛就干嘛为所欲为。而是不想干什么就能不干什么。这才是逍遥。”

  “或许你说的对。”紫萱站起身,双眼看着朔铭有点不舍。这一次两人分别,有可能非常长的时间都不会见面。或许一两年,或许好多年。或许……或许是霈嫣长大,可以把一切说出来的时候,是朔铭可以堂堂正正的作为一个父亲的身份出现在霈嫣面前的时候。

  朔铭说:“你也不要太拼命,我会为霈嫣准备一点股份,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邢璇什么时候在乎过钱,紫家政商通吃,在这个非常时期非但不会受到损失,反而会借势壮大。邢璇也绝不是养不起孩子的人。以前朔铭总觉得紫萱不想工作,无所事事的做一个有钱花的大小姐。后来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紫萱是特殊部门的人,而且担当了特殊的职务。

  “我要走了。”紫萱深深看了眼朔铭,今天出门刻意打扮一下,就是给朔铭一个最好的自己。缓慢踱步到房门,紫萱回过头:“我给霈嫣改了姓,霈嫣跟着我姓,没意见吧?”

  紫萱竟然会征求朔铭的意见,朔铭很感动。点点头:“这样最好。紫霈嫣,很好听的名字。”

  紫萱走了,朔铭甚至没说一句再见。这两个字很重,非常沉重朔铭说不出口。

  紫萱带给朔铭太多,不仅有了一个女儿,还有朔铭的今天。

  朔铭无数次的想过,如果当初不预见紫萱,现在的朔铭恐怕依旧是一个灰头土脸头戴安全帽到处陪吃陪喝给人当孙子的小包工头吧。

  命运就是这样喜欢嘲弄人,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朔铭以后不想想这些,只会想怎么过的舒服惬意。

  抽完手里的烟,朔铭也起身离开,自己的未来,那个未婚妻还在外面等着。

  “跟你聊什么了?”邢璇有些紧张的问。

  朔铭说:“没什么,他说了很多,我只说了一个意思,我不想参与这些尔虞我诈你争我夺的圈子。”

  邢璇点点头,靠近朔铭的怀里,把头放在朔铭的肩头,眼睛看着逐渐昏暗京城点亮明灯复又变得通明。

  朔铭揉着邢璇的脑袋:“一个月,最多一个月,我处理好私事咱们就走。看世界!”

  邢璇使劲抱着朔铭,从这一刻起,这个男人永远属于自己,直到永远。

  

章节目录

极品包工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心跳畅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跳畅想并收藏极品包工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