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三天就是订婚的日子,但胡之然始终大门不出,要不是上午去了趟超市卖了点东西,监控他的人还以为跑了或者死你呢。

  胡之然自然不着急,着急的是那些监控的人,这都什么时候了,胡之然怎么还不拿着东西上路。

  一辆车上,监控的人呵欠连天,跟老大请示干脆冲进去抢得了,反正到头也是要抢的。被训斥一顿,不情愿的嘴里还骂骂咧咧。

  胡之然喝着饮料,透过窗缝看着楼下的几辆车,忍不住坏笑。

  在胡之然去明阳的时候,当时还不确定自己车上是不是有人装了定位。

  在老黄家里聊了那么半天,会光头开车的司机发现有个人钻到胡之然车底。胡之然知道,机会来了,这些人终于找到机会动手了。

  所以向光头要了铁锹等物,随即又与李芷晴商量如何收网。

  胡之然是明着的,李芷晴却一直躲在暗处。甚至有时候没办法保证胡之然的安全。

  还剩下一天,胡之然终于动身了,出门的时候拎了一只白色的箱子,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把箱子放到车上,胡之然又上楼一趟,在下车也没人轻举妄动。

  胡之然知道,对方这是准备周全了。

  车子启动,缓缓汇入车流。胡之然立即给李芷晴打电话:“准备好了?”

  “一切就绪。”李芷晴简练的回了一句:“你开始走了?”

  胡之然嗯了一声,内心格外的平静。接着问:“他们打算在什么地方动手?”

  “安排的还挺周全。”李芷晴说:“刚出宁江就给你准备了一道菜,然后是省城周边即将下高速有一段在修路。”

  “你觉得他们会在什么地方动手?”胡之然问。

  “我觉得都会动手,势必成功。”李芷晴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们所有人联合起来了,打算共享成功。”

  “这是好消息?一百只抢对着我不太好吧。”胡之然故作难受的表情。

  李芷晴道:“一次解决不好吗?”

  胡之然笑:“是好事,就怕他们不上钩。哎,对了,那件东西找人取了吗?是什么?说来听听。”

  “是一份海图。”李芷晴也没避讳,毕竟东西是从胡之然这得到的。

  “海图?”胡之然皱眉,与自己预想的完全不一样,难道海图能成为国宝?

  “当年有些东西要运往海外,这份海图就指明了藏东西的地方。”李芷晴说:“我第一时间找人研究了,这份海图上的东西还在,只是有些意外的是不在海里,而在陆地上。”

  “具体怎么回事就不要说给我听了。挖出来又没我的份。”胡之然说:“你说说这东西怎么到我爸手里的就行了。”

  “这件东西是藏在一件重宝里面,被胡叔叔发现。”李芷晴说:“后来马掌柜想要却没得到。”

  “不对。”胡之然说:“那这与玉猪龙有什么关系?”

  李芷晴说:“关系就在玉猪龙也有宝藏,不过早被胡叔叔取走而已,他们认为找到玉猪龙上标识的东西,就能拿到这份海图。”

  “太扯淡。”胡之然白了一句。看了眼后视镜,自从上了高速后面竟然没跟踪的车。

  放缓车速,胡之然说:“跟踪我的人没了。”

  “这说明你已经进入监控区域。”李芷晴说:“我的人刚传来消息,已经发现你了。”

  “那就好。”胡之然把电话挂了,四下张望,好容易在天上发现小型无人机。

  果真是科技时代,什么技术都用上了。

  或许是凑巧,又或许是胡之然眼睛比较毒,天上竟然不止一个无人机。

  走了没多远,前面车就比较多,车速变得更慢。胡之然发现,更远一点有两辆大货车正在并排前行,后面的车全都堵住了,车速肯定上不去。

  知道眼看就到应该出事的地方,胡之然看了眼后视镜,后面的车也不少,不知是哪一辆车会对自己出手,又不知是那一联车是跟来保护自己的。

  前面处于高速车道上的大货车终于超车成功,胡之然眯起眼睛,随时注意四周车辆的动向。

  突然,前面两辆车发生碰撞,还好车速不快,只是一起普通的肇事。

  但路却被堵住了,胡之然知道,该来的要来了。

  胡之然停下车,伸手把箱子抱在胸前,好像很宝贝的样子。

  随即,后面也发生碰撞,把胡之然的车堵在当中。

  前面的事故没人下车,而后面的两辆车却下车之后开始争吵。一边争吵一边向前走,走过胡之然车旁的时候还往车里打量一番。确定胡之然怀里抱着箱子,这才骂骂咧咧的敲敲车窗。

  胡之然白他一眼,坐着不动。

  这个人脾气很臭的样子,使劲敲车窗,并且对胡之然的人格进行侮辱。

  知道对方是演的,胡之然继续坐着不动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开门下车与之对着骂起来。

  后面的车埋怨胡之然车开的太慢而导致肇事事故,而胡之然根本没有变道。

  不让胡之然走,并且还动手动脚的。

  胡之然理论不行就与这个人撕扯起来。

  周围的人一拥而上,看似是劝架,实则把打架的两人围了起来。

  而这时,告诉交警到了,鸣笛之后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动作。胡之然看了眼自己的车,车门被打开,里面的箱子却还在,看来对方没拿走。

  交警似乎早有准备,出了胡之然之外的人全都带走,而胡之然则继续上路。

  电话来了,胡之然说:“怎么不等他们拿走东西?”

  “关键人物没出现,难道不等等马掌柜?”

  “马掌柜会亲自出面?”胡之然问:“再说了,马掌柜不是个代号吗?”

  “他会出现的,估计在前面等你。”李芷晴说完,随即说了个服务区的地址。

  胡之然加快车速,完全不管限速规则,如果这单是李芷晴都安排不了,胡之然肯定会嘲笑瞧不起他。

  进了一处服务区,胡之然刚要提着箱子下车,电话突然响了,一看是李芷晴的。接起来问:“什么情况?”

  “别换车了,你继续走,这里有蹲点的人,我们已经准备控制。”李芷晴说。

  胡之然还是提着箱子下车,李芷晴质问:“你干什么,知道这样多危险吗?”

  胡之然笑:“老子总不能在车上尿吧?”

  打量一下周边的环境,胡之然无奈的摇头,看来出场人物的水平越来越高了。

  方便之后,胡之然继续上路,很快旁边就出现一辆车,胡之然一扭头咧嘴笑。

  一个跟自己长相有几分相似,身材很像的人开着同样的跑车,这个人给胡之然做了个手势,转而快速向前驶去。

  胡之然立即追了上去,在一个小服务区,周围也没什么人,胡之然与他换了车,手里的箱子扔过去。

  说了句再见,胡之然接到的却是另一辆车的钥匙,一辆黑色的普通轿车。

  心下了然,带上墨镜,慢吞吞的上了高速。

  这辆车的车况真让胡之然难受,油门踩到底后面就像拉稀一样冒黑烟。

  一路再没遇到什么状况,或许是换了车的原因,没人关注胡之然。

  刚下高速,刘念微给胡之然打电话,说了一个酒店的地址。

  到了酒店,先见了邓云秋。邓云秋笑,把一脸不高兴的小丫头拉到身前。

  这个小丫头心里有执念,非要做胡之然的童养媳,对刘念微也没个好脸色。

  简短的交流一番,胡之然与刘念微去了另一个房间。

  胡之然说:“说说情况。”

  刘念微拿出电脑,很快就播放了一段视频,刘念微的跑车把高速的防护栏都撞弯了,车也完全报废,场面非常狼藉,几辆车受损严重。

  “开车的人呢?”胡之然问。

  “没什么大事,打对外宣称是重伤,医院抢救。”

  胡之然摸着下巴:“搞得这么大,那些人还会出现吗?”

  “我觉得会。”刘念微说:“已经闹大了,谁都觉得他们应该不敢出手,而且……李芷晴秘密抓了一个人,然这个人拿着箱子跑了之后才抓的。”

  “嗯。”胡之然说:“也就是说马掌柜在满世界找这个人。”

  刘念微抱住胡之然说:“亲爱的,这件事不管处理的怎么样,我们再不要参与这些争端了。”

  胡之然点头答应:“我把别墅买回来了,以后我会跟我妈住进去,那里对我们来说才更有家的味道。”

  “你们家?”刘念微有些不悦:“你什么意思?以后我是什么身份?”

  胡之然笑,挂了一下刘念微的鼻头:“你现在还没跟我结婚呢,结了婚不是你的家?”

  刘念微想说自己的事,把未来的规划说一下:“我打算把家里的生意交出去。以后我们夫唱妇随怎么样?”

  “我没意见。”胡之然可不是那种贪恋别人财产的人。刘念微毕竟还有个弟弟,那份产业永远姓刘。

  刘念微小心的看着胡之然的表情:“我发现你从中非回来真的变了,冷静的很多。”

  “也聪明了很多,我知道什么该做,应该做什么了。”胡之然敲敲自己的脑袋。

  拉过一个小箱子,刘念微又把胡之然拉过去:“这是为你准备订婚宴的衣服,试一下?”

  

章节目录

巅峰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心跳畅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跳畅想并收藏巅峰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