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开两枪,镇住了咖啡店的其他人,老鬼这才扭头对被自己劫持的白色运动服美女说道:“对不起啊,美女,委屈你了。我不想伤害你,希望你能好好跟我合作。只要你乖乖的不乱动,我保证不伤害你!”

  “但是——”

  老鬼拖长了声音。

  “你要是敢乱动,不配合,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子的枪可不是吃素的!”

  美女一声不吭,让老鬼心中略觉奇怪的是,不但这个被他劫持的美女没有丝毫害怕发抖的意思,另一边,同样被依科持枪指着脑袋的蓝色运动服美女,也没有半点畏惧之意。

  这情况,不大对劲啊!

  不过,此时此刻,老鬼确实没时间来深究这中间的原因了。

  “不许动!”

  “警察!”

  紧接着,追捕的警察也赶到了,王为,程雪,代勇一马当先,冲进了咖啡店,高举手枪,指向老鬼和依科。

  但见了咖啡店里这个情形,所有警察都不由得愣了一下,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警察!”

  老鬼冷笑一声。

  “都给老子看清楚了,老子手里有人质!”

  “别乱来啊,要不然,老子就杀了她们!”

  老鬼恶狠狠地叫道,心里头却“咯噔”了一下,因为他忽然发现,对面那些个警察的神情很古怪。

  对,就是古怪!

  该死的,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感觉上,自己做错的这件事件还非常非常要紧,好像自己犯了多大错误似的……

  然后,老鬼就看到最先冲进来的那个中年警察笑了,甚至于,他居然还放下了枪,望向老鬼的眼神,满是戏谑之意。

  特么的,搞什么?

  老子都还没开始提条件呢,你就放下枪?

  几个意思?

  但是下一刻,老鬼就明白了。

  “哎,你们给老子听着,马上给我……”

  老鬼这句话只说了一半,后边咽了回去。因为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只脚——严格来说,他是看到了一只运动皮靴的鞋尖——这鞋尖来势极快,还没等老鬼明白过来,运动鞋尖就已经和他的鼻子来了个亲密接触。

  好吧,是那个被他挟持的美女。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忽然抬起右脚,一脚过肩,凭空给他玩了个一字马,坚硬的运动鞋尖,正正砸在他的鼻梁骨上。

  “咔嚓——”

  老鬼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鼻梁骨骨折的声音。

  一阵钻心的剧痛,骤然袭来,老鬼惨叫一声,向后便倒。

  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老鬼晕过去之前,看到了依科的下场。

  依科的下场,一点都不比他好到哪里去,整个人忽然飞了起来,直接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弧,重重砸在了咖啡店坚硬无比的地板上。

  “轰”地一声巨响。

  在场的所有人,感觉到心肝都被震得在颤抖。

  老鬼如果学过武术的话,就能看得出来,这是非常标准的过肩摔。

  俗称“大背包”!

  乃是擒拿格斗术中最常用也最实用的一招。

  将这一招练到出神入化的顶尖好手,可以完全不必借势,直接“过肩摔”,在敌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摔得七荤八素了。

  毫无疑问,依科劫持的那位中年美女,就是这样久经训练的顶级高手。

  特么的,老子到底招惹了两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这是老鬼晕过去之前,心里头冒出来的唯一念头!

  老鬼一倒地,王为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前,重重一脚踢在他的太阳穴上,老鬼吭都不吭一声,毫无反应。

  这也是王二哥的标准动作,制服对手之后,第一时间加上一脚。省得犯罪分子还有再战之力。

  纵算先前白色运动服美女那一脚没将老鬼砸晕过去,那加上王总队这一脚,那也足够了。

  王为从警那么多年,生死搏杀更不知经历过多少回,就没见过谁太阳穴上被他踢过一脚之后,短时间内还能站起来的。

  程雪的动作,和他如出一辙,一个箭步上去,重重给依科太阳穴上也来了一脚。

  依科闷哼一声,顿时翻着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蓝色运动服美女刚才那个过肩摔,还没有将依科彻底摔晕,再加上这一脚,依科至少也得晕上十几分钟吧。

  程支队可是王总队的得意门徒,王总队的招式,程雪不说学了个十足十,至少也学了七八成。

  早有缉毒警察冲上来,给老鬼和依科上了手铐。

  这俩都晕着呢,毫无抗拒之力,就被反铐了双手,趴在那里,如同两头死猪一般,没有了半点声息。

  直到这时候,咖啡店里才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和鼓掌声。

  手机响个不停。

  毫无疑问,最先回过神来的那帮顾客,包括店里的服务员,都在争先恐后拍照拍视频呢!

  这么刺激的现场直播,怎能错过?

  多好的朋友圈,小视频素材啊?

  简直千载难逢!

  这样的机会要是错过了,不得后悔死?

  对这一切,王总队恍若未见,忙不迭地直起腰来,给白衣美女鼓掌,一脸“讨好”的笑容。

  “老婆,好身手!”

  “白局长神勇不减当年!”

  好吧,如你所知,这位冷若冰霜,一招制敌的美女,正是王总队家里“至高无上”的领导——白娇娇同志!

  王总队布置抓毒贩,最终还得靠自己老婆亲自出手,才干净利落地制服了嫌疑人,这时候不大拍马屁,更待何时?

  白娇娇却毫不领情,冷冷瞪着他,哼了一声,淡淡说道:“王总队,你现在不应该在医院躺着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个事情,你难道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

  “呃,这个,那啥,当然了,我肯定……”

  王总队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名堂来。

  大伙都忍不住好笑。

  别看王总队神勇无敌,光个人一等功就立了四个,不要说在天南省公安系统威风凛凛,纵算去了部里开会,都有座次的,唯独在自家老婆面前,却愣是直不起腰来。

  是省厅著名的“妻管严”。

  说起来,也不怪王总队这么怕老婆,实在他家这位领导,很多人都怕。

  云都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督察长!

  整个云都市公安局一两千干警,甚至包括局长谷帅在内,谁见到白娇娇心里头不发怵?

  原本白娇娇是在省厅刑警总队那边担任副总队长的,后来上级领导考虑到他们夫妻两人,一个在禁毒总队抓全盘,一个在刑警总队负责业务,工作都太忙了点,还经常要出差,家里基本没人照顾。加上王为的胃病越来越严重,最终领导便调整了白娇娇的职务,将她调往云都市局工作,相对来说,工作要稳定一些,也可以照顾一下家庭。

  应该说,省厅领导和云都市领导,着实堪称是知人善任。

  由白娇娇出任市局副局长兼督察长,绝对的无比称职。

  只不过这样一来,不免苦了云都市局的其他干警和工作人员——局长谷帅本就是著名的黑面神,再加上这么一个比谷局还酷的督察长,还让不让人活了?

  程雪忍着笑,过来给白娇娇敬礼:“白局,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还和越教授在一起……”

  说着,就瞥了那边的蓝衣美女一眼。

  程雪到底不愧是王总队的老部下,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给老领导解围。

  “是啊是啊,小越,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你怎么跑这来了?”

  王总队立马见风使舵,马上就转过去和蓝衣美女打招呼。

  “你说你说,今儿这要是出点什么事,我怎么给谷帅交代?他要是找我赔老婆,我去哪找一个教授赔给他?”

  越山青顿时哭笑不得。

  这家伙,都已经是禁毒总队总队长了,说话怎么还是这个德行?

  满嘴跑火车。

  代勇忍不住笑道:“老总,不但谷局那里你要交代,恐怕警校那边,你也得给个交代,要不然,陈校长怕是要跟你急眼……”

  咖啡店里立马响起一片笑声。

  代勇随即过去,给越山青敬礼,恭恭敬敬地说道:“越老师,您好!”

  代勇和越山青算得是非常熟悉了,以前在云都市局工作的时候,没少去谷局长家里蹭饭,别看越山青以前是武警总队特战大队大队长,后来退出现役,转任天南省警察学校教授,出了名的巾帼英雄,却烧得一手好菜。

  代勇不但是谷帅一手培养出来的禁毒精英,在警校进修的时候,也正儿八经是越山青的学生。

  平时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找借口去局长家蹭饭。

  老师的手艺,真不是盖的。

  越山青举手还礼,微笑着问道:“小代,你们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持枪歹徒跑到爱家广场来了?”

  代勇搔了搔头,解释道:“是这样的,越老师,我们在这里抓几个毒品贩子,没想到这几个家伙负隅顽抗,差点就惊吓到白局和您了……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太具体的案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然不好细说。

  “对了,越老师,您今天怎么和白局在这里喝咖啡啊?”

  越山青笑了笑,反问道:“怎么,我就不能和白局来这里喝咖啡了?你别忘了,今天可是星期六。”

  王总和谷局是好朋友,白局和越老师是闺蜜,这一点,倒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两家的关系非常之好。

  代勇嘿嘿一笑,一挥手,几名禁毒警察拥上前来,将悠悠醒转的老鬼和依科从地板上提溜起来。

  老鬼恶狠狠地盯着白娇娇。

  瞧这两位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显然还没弄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特么的,不是老子持枪挟持人质吗?

  怎么突然之间,就晕倒在地了?

  这戏法,到底怎么变的?

  代勇禁不住伸手敲了他一个暴栗,笑道:“看什么看,不服气啊?”

  “我说你们两个混蛋,运气也太差了吧?你们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惹白局长和越老师?”

  “特么的不是自讨苦吃吗?”

  谁说不是呢?

  这哥俩,点子还真背!

  不过看那边王总队一脸的忐忑不安,估摸着今儿自讨苦吃的,可能不止这两位!

  当着大伙的面,白局给王总留点面子,没再说什么,等回到家里,不定怎么收拾他呢!

  王总队,好自为之!

  

章节目录

刑警荣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信天上掉馅饼并收藏刑警荣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