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爷,其实你留住我是什么意思呢?我似乎没有得罪你!”林农图无奈道,前这个不停喝酒的老头。

  “哼,从来没有人能顺利逃出我的酒壶,你是第一个,你觉得我想怎么样?”老头笑道,让林农图浑身不舒服。

  “要杀要剐悉随尊便,但是我死不瞑目,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而且现在正是修真界危机之际,你杀我有何用,你迟早也会不保的!”林农图大义凛然道,不怕老头的威胁。

  老头农图,仔细打量道:“很好,我其实并不打算为难你。走吧,我们一起去后的决战!”

  “哎呦,别……”林农图才不想去那里,那死得最快的地方,傻瓜才去啊!

  不等林农图反对,老头已经带着林农图的黑气的中心位置不远的地方。

  此时,林农图手中的铁皮手套正在不停地吸收着其中的黑气。

  本来妖八已经期待许久,结果发现自己身边的黑气也来越少。

  其中的原因,则是因为一个小小的修真者。

  “这个是?”老头也是奇怪,林农图居然有一双可以吸收黑气的铁皮手套。

  “额,这是我偶然得来的,似乎这个手套可以吸收那些黑气!”林农图缓缓道,并没有隐瞒太多。

  老头的眼神里尽是疑惑,不过随即释然。

  这个铁皮手套能吸收黑气的话,那么妖八的阴谋就……

  “哈哈哈……”尚格大笑道,似乎很开心。

  中心位置的剑什正在和妖八激战,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压力似乎减少许多。

  很快地,尚格也可以轻松地飞过去。

  “轰轰!”妖八和剑什其实实力并没有相差特别远,但是长此以往,恐怕死掉的是剑什。

  “剑兄,我们联手吧!”尚格本来并没有打算出手,但是他来,剑什也不过是在苦苦地挣扎。

  恐怕时间一过,剑什就会直接身陨。

  他现在,是以生命为代价而战斗!

  这样高尚的人,他尚格有什么理由还在一旁旁观。

  “你……”剑什知道,尚格并不喜欢战斗。

  尚格给了眼神剑什,让他放心。

  于是,两人开始联手对付妖八!

  一时间,场上的情况开始急速的变化之中。

  剑什和尚格都是合体期巅峰,不过尚格的修真更厉害一些,隐隐有着突破之势。

  妖八是无限接近于魔帝,不过是无限接近而已,还是有一些差距。

  孙远不不鬼后球由月由闹最

  最重要的是,这是妖八的仪式进行之际,他现在需要的是黑气。

  可是因为林农图的铁皮手套,妖八的黑气供应越来越少。

  孙仇科不情后恨战闹术后技

  仅仅是剑什,妖八只消一会儿功夫就可以接近他。

  不过突然加入的尚格,却是一个以水酒代剑的奇怪修真者,速度飞快,威力无比厉害,完全不安套路出牌。

  “噗!”终于,妖八还是被两人联手打得喷出鲜血。

  “妖大神!”十二魔将见妖八有危险,便是有些分心,可是打斗依旧在继续,不能马虎半分。

  “我没事,你们要给我灭掉他们!”妖八岂是轻易被打败之辈,只不过一时失势而已。

  十二魔将听到这话,纷纷祭出绝招,打算来个了解。

  “魔域之光!”“天魔降临,灭!”

  很快地,双方爆发着激烈的冲突,十二魔将也折杀大半。

  自然,修真者那边也损失不少。

  “御剑,破!”一个修真者以生命为代价,突破分神期的极限,剩下的魔将也是强弩之末,纷纷被折杀。

  十二魔将,身死!

  “你们,你们都要死!”妖八忽然发疯起来,本来不长的头发开始疯长起来。

  结不远科鬼艘球战闹酷毫方

  “走!”尚格明白,此时的妖八即使他和剑什联手,也无法打败。

  “想走,没门!”妖八已经怒气冲天,哪里还会留手。

  “啊!!”剑什走得慢一些,被妖八一掌化成灰飞。

  尚格哑然,居然这么厉害,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不远处的林农图,也是惊讶着,这个修魔者未免有些太过霸道了吧!

  就在林农图惊讶之际,忽然一个快速的身影朝着他飞来。

  “去死吧!!”林农图连忙躲开,同时云剑伺候。

  “咳咳……”赵云聪此时面目全非,只是为了杀死林农图。

  只是到他死的一刻,还是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何必呢!”林农图其实对于赵云聪还是挺可惜的,只不过他是修魔者,该杀。

  仇恨啊,让人变得如此疯狂和不安。

  到头来,还是一阵惘然。

  林农图感叹过后,忽然身体的沧海遗珠忽然在他的胸口发亮起来。

  本来黑漆漆的羊城,因为沧海遗珠变得有些光亮起来。

  “那是……”尚格以为他们修真界乃至世界就要完蛋的时候,林农图身上的光芒,让他有些意外。

  “你要拯救这个世界吗?”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林农图的脑海里响起。

  “谁?”林农图不是第一次知道可以脑海里谈话这回事,自然没有那么惊讶。

  “我就是沧海遗珠,也是你的仆人!”那声音缓缓道,似乎有些无奈。

  “额,可是你为什么会发光?什么拯救世界,你别开玩笑了好吗?”林农图无语道,

  不过是修魔者而已,肯定有办法可以消灭他们的吧?

  艘地远地鬼后察所闹阳恨仇

  “少年,你还是太天真了。只要让妖八完成仪式,即使是真仙降临,也难以挽回!”那声音警告道,

  “这是真的吗,那个老头也没办法?”林农图问道,

  “他算是你们世界里最厉害的修真者,可是修魔者明显占着优势。你没合体期的剑什,不过一招被灭吗?”那声音说道,一点谎话也没说。

  “一招……”林农图喃喃道,知道事情还真是不妙。

  “如果有渡劫期的高手,应该可以和那个妖八抗衡。只不过,现在情况危急,你如果不愿意,我也没办法。我只是建议,并不是强制你需要这样做!”那声音遗憾道,

  林农图思索着羊城里的大家,还有华国,还有世界。

  世界如果真的因此被修魔者控制,那可不是林农图愿意的。

  到时候的世界,肯定是一片炼狱吧!

  “年轻人,你身体怎么回事?”尚格飞来问道,

  “是沧海遗珠,我想你帮我一个忙!”林农图下定决心道,

  “好!”尚格知道,林农图一定有什么依仗。

  拿出熟悉的手机,林农图利用沧海遗珠给自己打亮光,说着最后的话。

  敌不远仇酷艘恨由阳情战孤

  或许,他能留给她们的,也只有这些。

  说完以后,林农图把手机交给尚格,让他送到别墅里。

  以尚格的修为,去送个手机不是难事。

  “你真的决定了吗?”尚格有些不舍道,

  “恩,不得不而为之,我知道她们会赞成我的想法的!”林农图舒了一口气说道,不停地浮现着以前的场景。

  “那好,我再助你一臂之力!”尚格知道,妖八现在难以接近。

  如果有他的帮忙,林农图便可以接近妖八!

  “谢谢!”短短的两字,弄得尚格极为无奈。

  按道理应该是他去的,可是却是……

  “但愿你还能活下来!”尚格说道,一掌往着林农图打过去。

  再加上林农图的本身的速度,他现在以极快的速度往着妖八飞过去。

  妖八也注意到林农图的存在,有些不屑地准备接招。

  艘仇仇不独后察战闹结岗

  随着林农图的越来越近,妖八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可是似乎已经太晚,沧海遗珠的光芒忽然变得非常耀眼,照亮着整个羊城,似乎预示着这个城市的复苏。

  结科仇不鬼孙察由孤孤陌

  “原来如此!”妖八淡淡道,在光芒越来越盛的时候,渐渐地消失着。

  而本来林农图就和沧海遗珠是一体,遗珠消失,林农图自然也是跟着一起消失。

  “再见了,大家!”林农图依依不舍地方,消失在一片光芒之中。

  尚格飞速地赶到黑气中心位置,却是没有任何人影。

  片废墟的羊城,尚格喃喃道:“一切,都结束了吗?”

  Tags:

  

章节目录

仙家有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丁子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子洺并收藏仙家有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