酣战之后,两人稍作休息又缠绵在了一起,须臾便又开始了颠鸾倒凤,直杀的天昏地暗,足足干了半个小时,方晚秋又一次达到了,在韦小宇准备喷射的时候,她猛地翻身下来,捏住了他的,将两颗硕大的春丸捏的疼痛起来,急切地对韦小宇说:“别射别射,小孩子射多了不好。”

  韦小宇感觉丹田星云都要了,但在方书记的抓捏下,他龇牙咧嘴地控制住了,大口地喘着粗气:“好了好了,阿姨我控制住了,别捏了,会爆掉的。”

  “小宇,不是阿姨故意夸奖你,你在这方面真的太厉害了,阿姨都害怕被你俘虏了。”方晚秋松了手,不敢继续把玩少年的。

  韦小宇见方晚秋手上湿漉漉的,都是阿姨里流淌出来的,低头看自己的下面,不但湿淋淋,和也一片泥泞,连忙跳下床,在书桌上拿过抽纸来,准备分开阿姨的双腿要替她擦拭:“阿姨,你分开一些,我帮你清理,打扫一下战场……”

  “真是个天生的色坯……”见韦小宇跪在自己跟前,一幅虔诚又邪恶的样子,方晚秋倒露出了一些羞涩,一边用纸巾擦拭着手上的,一边半推半就地劈开了双腿,见他盯着自己的双目如炬的样子,阵阵羞耻让她脸红不已。

  此刻的方书记,赤身裸体,完全没有一片遮羞布,她抛弃了高贵端庄,将她作为女人的美好的一面展示无遗。

  胴体白皙丰腴,面红嫣然,酥胸起伏,姿态慵懒而撩人。

  雪白的大腿之间,点缀着一片漆黑的沼泽,浓密的被充沛的蜜汁粘连在一起,看起来那么的靡。

  毛草丛中,两片粉嫩的唇瓣向两边翕张着,微微红肿,似乎再也不堪鞑伐了。

  唇叶下面,那个仙人洞微微露出小手指那么粗细的一道孔,连忙媚肉粉红娇嫩,看的韦小宇大吞口水。

  最是那仙人洞下面的一多浅褐色小菊花,也被蜜汁淌满了,此刻还随着她主人的羞涩而一收一缩的,煞是可爱。

  这可是高贵无双的西京市市委书记的啊,世间有多少人能够一睹芳容呢,更不要说像自己一样可以用大去她,了。她全部的秘密都尽在他眼底,他感觉自己有了崇高的地位一般沾沾自喜。

  见韦小宇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最羞人的大吞口水,方晚秋也做不成女王了,似乎要缓缓并上双腿,将春光遮起来:“有什么好看的,那么丑陋,阿姨被你看的难为情了,你还不快点清理你的战场啊?”

  是啊,这就是自己刚才战斗过的地方呢。韦小宇亲吻着女书记的膝盖,重新分开双腿,仔细地打扫着战场,当他揩拭到那可爱的小菊花时,忍不住用手指在上面扫了扫,立刻惹的高贵女书记呵呵轻笑,作势要用脚踢开他。

  拉过被单,两人依偎在一起。方晚秋的俏脸上仍是绯红,眼神仍是激情的,那性感又高贵的样子使韦小宇真想立刻再来一次。

  两人暂时无语,听到对方的呼吸慢慢平静,在这种平静之中,两颗心贴在一起。

  方晚秋靠在他的胸上,突然问道:“小宇,你什么时候跟徐逸秋好上的?”

  韦小宇本能地一惊,盯着方晚秋的眼睛,否认肯定是没用的:“阿姨,你是怎么知道的?”

  “瞧你紧张的模样,做贼心虚了吧?”方晚秋拉着韦小宇的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摩挲,“说吧,怎么开始的,是两厢情愿呢还是谁勾引了谁,但阿姨更愿意相信是你这个小色鬼主动……”

  “嘿嘿,阿姨回忆一下我们之间是怎么冲破界线的就知道了啦,这叫互相吸引,情投意合……哎呀,别掐啊阿姨,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一派胡言,栽赃陷害,事情不败露还好,一旦东窗事发,阿姨都不敢去想那种可怕的后果了。”

  韦小宇听出方阿姨满心的顾虑,不禁搂的她跟紧了,亲吻着她的头发:“阿姨别担心,吉人自有天相……”

  “不说这些,你也不懂,告诉阿姨,跟你秋姐做和跟阿姨做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

  “这……”

  “呵,是不是感觉出卖了你的秋姐不忍心啊?”

  韦小宇点头。

  “也许,你下次跟她做的时候也可以出卖我啊。”

  韦小宇愣愣地注视着高贵熟妇。

  “哎,既然阿姨能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你以为她就猜不到我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么?上个周末我们太疯狂了……”

  韦小宇眼冒星星:“阿姨,既然秋姐这次也在京城,不如我们三个……”

  “不行。”方晚秋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但她侧仰着脸看着韦小宇,略略思索了一下,安慰韦小宇道,“至少现在不行,以后看看情况好吧?你这个天赋异禀的家伙,阿姨加上你萌儿姐都满足不了你,也许真有必要再找个‘出气筒’替我们分担一些……”

  似乎感觉这样的话从一个高贵的正部级女高官嘴里说出来太过放荡不羁,方晚秋的小手在被单子抓住韦小宇一直挺立着的大狠狠滴用力捏,似乎在说:阿姨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都是你这条大害的。

  “那我就耐心期待吧,对了,”韦小宇假装不动声色,一幅完全不知道疼痛的样子,“阿姨,你知道我的最高理想是什么吗?”

  方晚秋见韦小宇完全不在乎她的抓捏,便改捏为撸了,小手上下起少年的来,那越来越坚硬火热的手感,撩拨的她气息又开始不匀了:“实现四个现代化?”

  韦小宇笑了起来,方阿姨位高权重,没想到也童心未泯,伸手去捏她的瑶鼻,却被方晚秋躲开了。

  方晚秋坐起来,用被单遮着酥胸,故作威严地说:“韦小宇,你要注意你的言行举止,我可是至高无上的……”

  “女王。”韦小宇借口道。

  “咯咯咯……”方晚秋又倒进了韦小宇的怀中,重新摸到他的大撸动把玩起来,“别以为我猜不到你所谓的狗屁理想,是不是梦想有一天,将阿姨和你妈妈弄到一张床上供你乐?或者你所有的红颜知己都围成一圈,让你变着花样欺负?你这个死小子,阿姨可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我们都不想干出千古奇谈的丑闻来。”

  韦小宇隔着被单抓握着女书记的酥胸,轻揉慢搓,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方晚秋既希望这厮能弄出别出心裁的花样来,又担心自己接受不了,便懒得问他这个了,继续她先前的问题:“说嘛,告诉阿姨,你秋姐看起来那么端庄知性的模样,跟你做的时候主动不,疯狂不?”

  韦小宇狡猾地回答:“秋姐当然更火辣了,你不知道她疯狂起来的样子,我想想就……”

  “臭小子,我才不信呢,你故意气我的是不是?”方晚秋说着,已经翻身骑跨在了韦小宇身上,将被单掀开,扶着他高耸的,又坐了上去。

  因为并不是太润滑,她轻套慢抽,一连蹲了八次才彻底将那硕大的吞进,喉咙里发出一声舒缓满足的叹息:“啊……真满……你长这么大的东西放在裤裆里,就不嫌累赘么臭小子?”

  “当然累赘了啊,很辛苦的,”韦小宇双手捉住女书记胸前的两只轻弹跳跃的玉兔说道,“可想到他能带给包括阿姨秋姐你们销魂的乐趣和满足,我就是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啊……”

  “服了你了……”方晚秋开始抬起丰臀,她要感受那硕大的在里滑动的快感,“说的好像你这条东西是专门为我们生长的一样,那你……还想要我们怎么感谢你咯……”

  韦小宇看着女书记越来越红润的脸蛋,眼眸里荡漾着丝丝的,一幅欲罢不能的媚态,他抬起,用大去追逐熟妇的仙人洞:“只要阿姨你们快乐,幸福,满足,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啊!”

  “扑哧……”方晚秋瘫软到韦小宇身上,一对白奶压着他的胸膛,声音充满了诱惑,“来吧,让阿姨快乐,满足,阿姨不想动了……”

  “早说嘛。”韦小宇兜着熟妇的浑圆就要翻身。

  但方晚秋阻止他了:“不要,阿姨喜欢在上面当女……王,就想压住你这个小色狼,不要你翻身……”

  韦小宇感觉女书记呢喃情语是如此撩人,身上这具软绵绵的胴体是如此轻盈,他抚摸着光滑的玉背,抓捏着那浑圆弹性的瓣,奋力地颠动起来,将女书记娇小丰腴的娇躯抛起抛落,用她的多汁自己的大,用自己的粗硬大她的。

  一时间,小小的卧房里再次娇喘声声,有节律的撞击声更是令人心猿意马,春色一片大好!

  天茫茫亮的时候,方晚秋才拖着疲惫的身子上了二楼跟女儿一起睡,而韦小宇一点不认床,收拾好了后便呼呼大睡……

  中午,岷江饭店,小姑中影集团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韦忆柳招待了她的侄子。

  这是一个包厢,就韦忆柳和韦小宇两个人……

  群美图:(大体按文中提到先后顺序)

  陈飞扬:主角母亲(非血亲),38岁,西京直辖市市长,高挑,丰满,性格如其名,作风强硬。

  苏寒媚:家教老师,22岁,中北师大大四女生,低调的富二代,貌似天真纯洁,其实内心如火,具有强烈的嫉妒心,争强好胜,争风吃醋的好手。

  陈飞彤:主角小姨,28岁,西京市警备司令部副大队长,身材火辣,胸大无脑,极其护短。

  徐逸秋:西京市市委副秘书长,30岁,少妇,邻居,丰盈,具有女官员的端庄,高雅。

  陈若烟:陈飞扬护卫,25岁,身材丰辣,冷艳冰山。

  方晚秋:西京市市委书记,43岁的正部级女高官,拿得起,放得下,果断沉稳。

  王芳:女律师,徐逸秋同学闺蜜,30岁,离异少妇,风韵,高雅,知性。

  许莹莹:女律师,王芳曾经的小姑子,24岁,含怨好胜的御姐,作风泼辣。

  朱倩倩:中北师大大四女生,22岁,婉约的面容,火辣的作风,御姐,轻重不忌。

  滕舒:主角堂嫂,27岁,西京市政法委办公厅主任。

  滕潇:主角表嫂,滕舒双胞胎妹妹,27岁,西京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

  随着剧情的推进,群美图会越来越丰满。暂时未列出的,以后增补,先保持神秘。

  杨晓菲:一中女教师,班主任,30岁,貌似严厉,实则闷饥渴的少妇,娇娘,偏喜被强迫。

  赵玉琪:现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之女,西京市一中教导主任,原西京市市长儿媳,顾先成之妻,35岁,一中女神,冷艳绝伦。

  顾嫣然:赵玉琪之女,13岁,极品萝 莉,主角爱侣养成计划的对象之一。

  邹桂芝:飞途实业掌舵人,著名美女企业家,主角同学涂贯之母,44岁,端庄又火辣的熟妇,喜欢掌控人的女强人。

  刘萌儿:方晚秋之独生女,22岁,毕业于京城艺术学院,专攻油画,画魂的绝佳演绎者,泼辣大方,思想开放。

  龙忆香:主角外公之养女之一,39岁,仙姑级美人,超凡身手,身具神秘功法,因别样秘密而宠爱主角。

  楚芸香:主角外公养女之一,45岁,三弹熟妇。

  朱青青:27岁,朱倩倩的姐姐,寡妇,姐妹双姝都是肉弹级尤物,豪放火辣。

  虞欣桐:46岁,国宝级美人,总参特别任务指挥者,神秘功法拥有者,失忆仙姑,冰山美人陈若烟之母,也是主角之生母。

  韦忆柳:47岁,猪脚大姑姑,中影集团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

  韦丝雨:13岁,猪脚堂妹,欢喜冤家,和顾嫣然一见积仇。

  王玉静:45岁,苏寒媚的母亲,母女都是电眸销魂的美人。

  王晓霞:38岁,西京市东源小商品批发市场的的承包商,同学王冲之母,前西京市长顾伟刚情妇。

  梁仲英:47岁,西京市委副书记,冷艳,外冷内热。

章节目录

春色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冠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冠希并收藏春色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