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张宇瑭,现场的气氛尴尬了一阵,刘勋夫妇叹了口气之后,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对叶辰道:“小叶,今天的事情很抱歉,不过,既然我刘勋开口了,那自然也是会算数的,这件事,你别往心里去,张宇瑭那边,我们刘家会处理的。至于其他的事情,你有时间的时候办理就好。”

刘勋不愧是老奸巨猾之辈,简单的几句话,既打消了叶辰心里的不快,也提醒了下叶辰,钱的事情,有空赶紧转过来。虽然他相信叶辰应该不会骗自己,但也还是稍稍提醒了下,而且滴水不漏,并不会让人听着感觉到什么不舒服。

“好,刘伯父放心,明天我就会让,嗯,明天就和纵横集团那边的人打声招呼,资金方面会尽快落实。至于公司这边,还希望刘伯父以后能够交给孙倩打理。”叶辰点点头,对刘勋的处理,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他也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意思很明显,告诉刘勋,以后这公司,就彻底没他刘家一丁点的股份了,那些刘家的饭桶,也该撤走了。

“叶辰,你。”刘英似乎很不满意,刚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刘勋一摆手打住。

“小英,别说了,回家去。小叶说的是,这件事自然我也会跟家里人打个招呼,公司还是交给小倩他们来搭理比较合适。”刘勋说完,带着刘英等人,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刘家的人全部离开之后,办公室内的气氛,明显好了许多。那程天华的脸色,也还转过来,叹了口气道:“唉,这件事终于是解决了。叶辰,幸亏今天有你,不然的话,恐怕小倩还不知道得被这帮人逼成什么样子呢。刘家人真是过分,自己的亲儿媳妇都这么折腾,怪不得数十年如一日只能窝在邯城市这个小地方。到现在连靠近邯城市的台行市市场都没完全占领住,眼光是个问题。”

叶辰笑了笑:“呵呵,程大哥说的没错。不过,今天不光是我的功劳,程大哥功劳也不小。不然的话,就算我能解决,估计也会很麻烦。至少不可能这点钱就完全解决掉。”

程天华点点头,这点上他也不推诿,的确是有他一份功劳。如果不是程天华过来,叶辰自然是不会自己说出自己与纵横集团的关系,而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外讲。程天华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今后邯城市的上流阶层,应该会很快就传开他与纵横集团的关系,到时候,虽然一些人会对自己提高警惕,却也让许多小鱼小虾们,不会再敢给自己添乱了。

一旁的孙倩听完两个人的对话,脸色微微发红,看着叶辰的眼神里,充满了歉意。

“叶辰,对不起,让你帮我这么大一个忙。那个,刘诗诗小姐那边,恐怕要你付出许多了。”孙倩满心内疚,虽然知道了叶辰与刘诗诗的关系,也明白叶辰只要张嘴,刘诗诗不会不答应,但恐怕,今后在刘诗诗的心里,对叶辰也不会再向以前那样感激万分了。

当然,如果要是让她知道叶辰与刘诗诗真正的关系之后,恐怕孙倩会对叶辰的歉意更大。

“呵呵,没事,嫂子,这件事是我应该做的。当初力影大哥因为我出了那档子事情,现在我自然应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诗诗那边,没关系的。”叶辰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只不过,他说话的时候,没有发现,孙倩轻轻低下了头,手中挽着一缕秀发,脸色微微有些难堪。

“叶兄弟,等下下班后,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程某人就占个大辈,自称一声老哥,今天晚上请你吃顿饭,有些事情也想与老弟你聊聊。”

程天华见二人说完,适时地插了一句。叶辰点点头,他也有些事情想问程天华,比如说关于司马家的事情。

“好的,程大哥说话严重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请教程大哥,希望程大哥不要见怪才好。”

两个大男人之间的谈话,就是这么简单,三两句约定好之后,各自回归自己的岗位去了。

留下孙倩一个人在办公室中,轻轻坐到椅子上,叹了口气:“唉,原来,你的心中,我只是嫂子而已。你所做的这些事,都只是对力影的歉意么?孙倩啊孙倩,你瞎想什么呢,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胡思乱想着的孙倩,一下午也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也没什么心思去处理公务,杵着胳膊,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就这么过了一下午。

下班之后,叶辰在公司门口特意等着程天华,很快,程天华就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见到叶辰在门口等他,赶紧快步走了过来:“哈哈,不好意思,叶老弟,让你等我还得。今天老哥大出血一次,好好请也老弟你吃一顿。”

叶辰轻轻一笑:“好,今天我可就一定得吃个饱,不把成老哥你的钱包吃瘪了绝对不罢休。”

两个人并肩走到程天华的车子前,驱车赶奔一家酒店。

燕赵大酒店,这是邯城市最上档次的,据说也是邯城市唯一一家真正能够达到五星级标准的酒店,两个人找了个包间,坐在里面,慢慢等待着饭菜的到来。

说是说,两个人并没点多少菜,六个菜一个汤,并不算奢侈,倒是酒点了两瓶茅台,一人开了一瓶就这么对瓶先干了三分之一。

“叶老弟,其实好几天前,老哥就听说你的名字了。那一次小倩在酒吧回来之后,跟我说过你的事情。我当时也很感慨,什么时候,咱们邯城市,又出来一位青年才俊,敢跟邯城三少对着干?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叶老弟原来是这么厉害,今天咱哥俩能凑在一起吃饭,也算是缘分,老哥真佩服你。”

叶辰哈哈大笑:“哈哈,程大哥说笑了,这算什么,只不过是国家培养的好罢了。对了,程大哥,还没问你呢,你和司马家的司马风大哥,是什么关系?”

“嘿嘿,就知道你小子肯定得问疯子。要说关系么,我们俩还真的关系很深。说句粗话,我们俩可算是撒尿和泥的关系了。”

说完话,程天华自己又喝了口酒之后,继续说了起来:“当年我们俩是在一个大院里长起来的,后来长大后,又是一起上的学,一直到大学,我们俩都是同班,同桌,同一个宿舍。所以,我们俩跟亲兄弟没什么区别。这也是为什么,我跟疯子说了你的名字之后,他就立刻告诉我你的身份的原因了。”

程天华说完,叶辰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程天华会对自己如此了解,原来还有这层关系。除去司马风的身份在哪里摆着,司马风和上官家的关系匪浅,尤其是南宫云这老家伙,跟司马风的父亲,更是生死兄弟,当初一起在华夏与安南打仗的时候,两个人就是一个连队,一起上的战场。

所以,司马风没有将自己全部的底都打探出来,也算是南宫云给自己面子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聊,一边吃饭。

很快,饭菜吃的差不多了,两个人一共喝了三瓶多,到最后,叶辰看程天华实在是喝不动了,这才劝导起来:“程大哥,别喝了,差不多了。再喝下去,恐怕我们俩就都得在这个酒店里过夜了。”

程天华听完一摆手:“诶,过夜就过夜。嘿嘿,老弟,你恐怕还不知道,这家酒店,是可以过夜的,而且还有那个,你懂得。老弟要是愿意,等下我们去帝王厅,老哥请客,保管让兄弟你过过瘾。都说当兵过三年,母猪赛貂蝉,老弟你这当兵可十几年了,不如今天跟老哥一起去过过瘾?保证都是纯洁的良家,想找雏也有,要什么极品都能找到。这里不像燕京管理那么严格。”

听着程天华的话,叶辰知道,这家伙是真的醉了,要不然肯定不会说这番话的。这要是传出去,燕京程家的人,跑到邯城市干这种事情,恐怕光是家族里面的人都要用唾沫喷死他。

“呵呵,程大哥说笑了。我还小呢,再说了,当兵是为国为民,哪有心思去想那些事情。好了,程大哥,你要是真走不动了,就去休息去吧,我打算出去走走。”

程天华点头:“嗯,好吧,老弟你不愿意去,那我就自己去了。嘿嘿,错过了今天,可别想让我请客了,这里的消费,一晚上我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要不是今天和老弟你第一次认识,说什么老哥我也不会破费的。”

说着酒话,程天华在叫过来的一个服务生的搀扶下,去了帝王厅。而叶辰则是走出了燕京酒店,在门口慢慢往前溜达着。

没有目的的溜达,正走着呢,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歌声:“我是一个不回家的人...。”

叶辰微微一愣,这个声音十分耳熟,抬头一看,面前不远处,歪歪斜斜的走着一个女子,那女子的身影,十分的熟悉。

章节目录

风流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缘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封并收藏风流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