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各路

或许,一切都已经在冥冥中注定,遇上谁又爱上谁,离开谁又错过谁,都有定数,说不清谁对谁错,更无法断言,谁是谁非。

安以若与席硕良之间,究竟是谁变了,或许是她,亦或许是他,也或许都变了,只是他们没能及时发现彼此的异样,也或许他们都极力地想要修补那条无形的裂痕,只是终究失败了。昔日相爱至深的两人终究没能逃得掉别离,结局惨烈得令人唏嘘。

那个下着雨的午后,清晰得像是心间的烙印,安以若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睡到凌晨的时候,她被一阵噼啪的声音惊醒,她一时怔忡,皱着眉紧闭着眼晴,有种不知今昔何昔的错觉,直到完全清醒,分辩出是雨点拍打玻璃的声音,她才缓缓睁开眼晴,赤着脚下地,推开窗户,探头望向漆黑的天幕,眼中弥漫着哀痛欲绝的黯然,任冰凉的潮湿浸染着脸庞。

心已经冷到了极点,又怎么会在乎这一点点凉意,思及此,她愈发向窗外探了探头。

雨势渐大,玻璃上留下雨滴划下的道道泪痕。安以若被难以名状的累累心伤牢牢禁箍,脸上坚强的面具一点点龟裂,阡陌纵横地粉碎脱落,原本清亮的眼眸散发出海水般的深沉。爱情远走,爱人转身成陌路,一切,已无力挽回,垂下眼眸,她心倦至极。

房门被轻轻推开,她知道是妈妈进来了,转身投入母亲温暖的怀里,她闭着眼晴喃喃了一声:“妈妈……”她想证明,还有一个人在她身边,永远都将不离不弃。

安妈妈轻轻抱住她,就像抱着一个受伤的孩子,“傻孩子,妈妈就知道你会被雷声惊醒。”

往母亲怀里蹭了蹭,她轻唤:“妈妈……”

“以若,没有谁的一生是平平顺顺的,跌倒了总要爬起来。”安妈妈轻拍着她的背,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安以若瘦了许多,她心疼地放柔了语气:“妈妈知道这件事对你的打击很大,如果真的放不下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没有什么比女儿的终身幸福重要,安妈妈不愿看到她消沉至此,所谓的颜面,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来不及了。”抱紧母亲的腰,安以若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有些哽咽,她低低地说:“硕良要离开了,我的爱留不住他。我也要离开了,因为,我回不去了。”不是不明白,只明白了就不会心痛吗?吸了吸鼻子,咽回眼中的泪意,她说:“今天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两年前的重演,我们都累了。”婚礼过后这些天她不禁想,或许两年前她就该放手,至少伤害不会如此深,伤了自己,更伤了他,相信这两年他所承受的煎熬远胜于她。

“那么,就对自己宽容一些。”安妈妈搂着她坐下,拢了拢她细碎的发,声音依旧清浅温柔,“妈妈知道你伤心,可你还年轻,不能就这样被打倒。人活一辈子,有些事儿是必经的,有我们该享的福,当然也有我们该受的苦,受伤的时候总以为再也站不起来,过去之后回头看看,也挺了过来。”

安以若望着母亲苍白的肤色,这些天她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鼻子一酸,差点哭了,深吸了口气,她说:“可能老天看我过去的二十六年太平顺了,所以现在要考验我到底有多坚强。”她不能用爱温暖他的心,他也承担不了她此生的幸福,与席硕良之间,交错过后依然还是要分开,除了面对,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将头轻靠在母亲肩膀上,她说:“我会很努力很努力让自己幸福。”泪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缓缓滑出了眼角。她在安慰母亲的同时,也在鼓励自己,除了爱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亲人,还有朋友在为她担心,在爱着她,她不能轻言放弃,她没有资格,因为,人不能自私地只为自己而活。

这一夜安以若在母亲怀里沉沉睡去,就像小时侯撒娇耍赖非要和父母同睡,她歪着脑袋,搂着妈妈的腰,终于睡了一个月来最为安稳的一觉。朦胧中似乎还做了一个甜美的梦,梦里父亲将她扛上肩头,逗她说:“小以若,你又重了,要变成小胖妹喽……”她咯咯笑着嚷嚷:“爸爸骗人,小以若明明没有偷吃蛋糕,怎么会胖?”父亲手上略微用力将她颠高了些,然后笑了,笑声爽朗。睡梦中的安以若浅浅呓语了声“爸爸”嘴角微微扬起,逸出满足的笑意。

清晨,她被电话吵醒,伸手一摸,妈妈已不在身边,好半天才想起来昨晚睡前她说一大早就去陪爸爸,让她处理完自己的事晚点再去医院。最懂的她的人还是母亲,知道她想独自度过这一天,安以若心中不禁涌起感激和感动。

懒懒地倚靠在床头,脸上毫无任何光彩,像是被吸干了生气,只余满满地疲惫,眼晴茫然望向窗外,雨依然在下,淅淅沥沥……

电话弃而不舍地响,她不得不下地接起,那端传来米鱼焦急的声音:“搞什么鬼,手机关机,家里电话也不接,我还以为你挂了呢。”皱着眉将话筒拿得远了些,等她住口,安以若才说:“死可不容易,我没那份勇气。”活着固然有痛苦,可谁都不该轻言赴死。

“算你还有点骨气。”米鱼叹气,忽然想到什么,低骂道:“你是不是有病?心情不好也不能拿身体不当回事啊,你就不担心牧岩以为你自杀?”流血的手腕,呆滞的神情,真的很难相信她不是自杀,如果不是了解安以若的个性,连米鱼都会误会她因受不了刺激而轻生。

想起那天牧岩赶到医院时深沉的目光,安以若默然。以为她自杀?或许,也没什么不好。

“我多嘴了。”半天没听见她的声音,米鱼懊恼,这个时候不该提起任何一个男人,无论是席硕良,还是牧岩,都是安以若不愿触及的敏感话题,想了想,她犹豫着问:“那个,我是想说要不要我送你过去,我有车。”越是想不着痕迹,越是此地无银,话一出口,电话那端的她就狠狠鄙视了自己。

“不用。”安以若果断拒绝,下意识转过脸,“我一个人可以。”今天,她不想见任何人,包括亲密到无话可谈的米鱼。

“我只送你过去,不……”米鱼是真的担心她会受不了,想陪着她。

“真的不用。”了然她的担忧,安以若安慰:“米鱼,最难堪的都捱过来了,我可以。”她答应母亲会努力使自己幸福,那么,就从今天开始吧,结束本来就意味着开始,她想自己站起来。

下楼的时候,席硕良的车子停在路边,她努力睁了睁眼晴,迟疑过后还是朝他走去。看见她过来,他熄了烟为她打开车门,她默然无语地上车,一路上,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无论是语言,亦或是眼神。

他目不斜视的开着车,她安静地坐在后座,目光不经意触及他的侧脸,然后,又缓缓移开。

原本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他却开了将近四十分钟。同样的路,同样的人,已是不同的心境。当车停下的时候,席硕良的手紧握着方向盘,半晌说不出话,似是在挣扎。安以若望着他僵直的背影,微微湿了眼眶,然后,她伸出手轻轻推开了车门。

工作人员抬眼望着沉默的两人,皱着眉问:“都考虑好了吗?”

席硕良不语,安以若艰难地点头。

“那签字吧。”似是对这种结了婚又闪电离婚的现象见怪不怪,工作人员拿出两本绿色的本子。

目光锁定在那抹绿色上,安以若的心蓦地收紧,再次翻绞着疼起来。不久前他们才满是憧憬地从这里领走了结婚证,时隔不到一个月,他们再次来到这里,却是来离婚的。

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刻意地别过脸,抬头的席硕良依然看见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泪光,他急切地想弥补什么,抓住她的手,他说:“以若,我们……”略微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心里组织语句,却终究没了下文。

后悔了吗,或许是的。当意识到这次是真的要失去她了,他忽然有些接受不了。他想他一定是疯了,否则怎么会在婚礼当天落荒而逃。然而,他又如何开口挽留?他挣扎,他犹豫,他痛苦……他已寻不到出口。

舍不得放弃最后一线生机,得来的依然是同样的答案,心疼到无以复加,安以若转过头望着他的眼晴,一字一字艰难地说:“我们说好的。”他们说好,今天来办理离婚手续。一切的爱,都在他说出那句“到此为止”时被粉碎了,她忘不了当她独自回到酒店面对满座宾朋时的痛苦绝望,她更忘不了爸爸当场被气得犯了心脏病,至今还没有出院。她不怪他,她相信他爱她,他努力过,只是最终没能战胜自己。然而,她其实很难真正原谅他,他们之间,已经不能回头了,即便再痛,她也要走下去。

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他挫败地挎下了肩膀,颓然松开手,眼底散发着迷幻而哀伤的光芒,良久之后,凌乱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为六年的感情划上了句号。

笔从手中滑落到地上,“啪”地一声脆响,似是谁的心弦断裂的声音,那么清晰,那么清晰。

从相遇、表白、热恋、冷淡、结婚、他们经历过太多太多的情绪,最终,还是眼睁睁看着爱从指缝中流走了,而且再也无法回头。幸福,距他们或许仅仅只是一步之遥。最紧要的关头,他,退缩了,于是,有了今天这样的落幕。

窗外依然下着雨,走出民政局的时候,安以若甚至没有撑一把伞就离开了,他没能看见她在转身的瞬间,已是泪如雨下,或许在最后一刻,她都在等他开口挽留,然而,他却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站在雨雾里,席硕良静静地看着她缓慢而又无比坚定地走出他的视线,当她的身影渐渐淡去,他声音破碎地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仰头闭上眼晴,任雨滴肆意拍打着脸颊,已然分不清脸上的是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曾经以为他们会共度人世沧桑,可谁能预料到竟是这样的结局,原来,以为的以为都可能是错的,从此以后,他们,天涯各路。

章节目录

爱她就说出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沐清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清雨并收藏爱她就说出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