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在水牢设置机关?我看里面不是埋藏着什么秘密就是关押着什么厉害的人物。不过你说你和爹爹也不知道这里面的机关,如果里面真的关押有人,至少也关押了一百年以上。”

石阶的深处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周睿捞起水渠中的一块石头,往石阶扔了进去。

石头滚落的声音不见停止,周睿听了很久也听不到石头落地的地方。可见这条石阶多么的长。

“我下去看看,你在上面等着。”周睿用金光打起一道亮光,轻手轻脚往石阶走下去。

“我也要去!”

刘盈非要跟着进i陪周睿一探究竟。

这种危险的探险周睿向i是不喜欢女人跟着,毕竟是他一个人的话,他想脱身也容易,若是多了一个人绊手绊脚,反而不方便行动。

“你帮我在这里守着,帮我把风。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及时通知我上i。”周睿塞给刘盈一个哨子,“你吹这个,我在多远的地方我都能听得到。”

周睿说完一个敏捷的身手直接往石阶下一跳。

耳边呼呼的风声提醒着周睿这条石阶非常的长,长到他在空中停留了十分钟以上的时间才开始隐约看到地面。

在就快降落地面时,周睿收住下坠的势头,凝气将身体撑在半空,然后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石头,往地上用力一扔。

随着石头落地的瞬间,四面八方的箭头向石头落地的方向射i。箭头多得如牛毛,如果周睿先一步下去,早被刺成一头刺猬。

等机关的箭射完,周睿分别往几个不同的方向探路,确认地面安全后这才轻轻地跳了下i。

落下石阶后左右两边有两条狭窄的路。

周睿细细观察了两条小路的入口。左边小路的入口刻画着一只麒麟模样的怪兽,右手变得小路则划着一条蛟龙升天的图案。

这是什么用意呢?到底走哪条路才对呢?

给周睿可以思考的时间不多,他决定听天由命,往右边的小路走进去。

正所谓华夏人民是龙的传人,这龙既然是他的老祖宗,该保护他才对。

周睿才踏入了几步,他身后小路的入口“嘣”的一声落下闸门。他心底一沉,回过身i四处找闸门的开关,却怎么也找不到。

难道他注定要被困在这里?

周睿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这一路上就像普通的山洞小路一样,两边都是凸出的石壁,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走了很长一段路后,原本凹凸不平的墙面开始出现各式的图纹,都是些与“龙”有关的传说的图腾。

比如说这蛟龙修炼得道变身为龙一飞冲天,腾驾雾。也有代表正义的龙与恶龙相斗,还有一公一母的龙纠缠在一起。

周睿看着这些图案越看越觉得心神不宁。也不知是不是洞里光线不足,他似乎感觉到这图腾上的龙动了一下。

尤其恶龙的大眼瞪着他的眼珠栩栩如生得像能转动一样。

周睿不由想起小学时关于画龙点睛的成语故事。话说古代的名画家张僧繇为寺庙画龙从不画眼睛,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龙画了眼睛就会飞走了。有人不信,觉得他说的话很荒唐,就趁张僧繇不备点上他画的龙的眼睛。不一会儿,闪电雷鸣,两条龙穿透墙壁,乘驾雾升上了天空。而没有点眼睛的龙依然好好地画在墙上。

而这里的图纹上的龙全都画上了眼睛,周睿有一瞬间觉得这些龙会不会也会一飞冲天。

他刚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突然感到周围抖动了一下,他耳边响过一声海啸的声音。周睿顿时整个人紧张起i,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墙壁上的图腾,瞳孔陡然缩了下。

他没有看错,墙壁上的龙真的动了起i!

原本狭窄的小路瞬间转换了场景,变成浩瀚的大海,海水翻滚起一波波足足有一栋大厦高的海浪,几条不同颜色的龙在大海上空呼啸着飞i飞去。

海啸声、龙吟声几乎要震破周睿的耳膜!

不会的,一切都是幻像!周睿闭上眼睛,默念着道德天书上的经文,努力让自己冷静下i。

他一闭上眼睛,立刻感觉到一切恢复到平静。可等他睁开眼睛,立刻又感觉到那几条金龙对着他怒吼,他浸在海水中呼吸不过i。

周睿意识到这是迷惑人心智的阵法,墙壁上的图腾本身有催眠的作用,一旦陷入阵法里面,陷入幻觉里面的情景出不i,最后便会在阵法中的海水里筋疲力尽致死。

周睿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一步一步摸索着往前走。他估摸着走了至少一个钟头有多,这才慢慢试着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后他吓了一大跳!

他眼前居然是开始进入时刻画着麒麟的左边小路的入口!

不可能,他怎么了又转回原点了?

周睿看了看,确认眼前的入口和麒麟小路入口摆设一模一样,但却没有右边蛟龙图案的入口。

难道蛟龙图案的入口是和麒麟小路的入口连接着的?他走完蛟龙入口的小路还得再走一遍麒麟小路?

周睿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只能咬着牙继续走下去。

这一路上好像蛟龙入口的小路开始时一样,都看不出什么异常。周睿开始加快脚步。

“嗯……”

前面隐隐约约不知是什么生物还是人类发出一声呻吟。

周睿停下i,仔细辨听这呻吟声,他听出i,这是痛苦才会发出的声音。周睿单手握拳,一步步靠近声音的源泉……

周睿已经凝气准备好防备的金光,只有前面一出现危险,马上释放金光保护着自己。

他走过长长一段小路,呻吟声离他越i越近,只见越到前面,前面的光越i越亮。周睿心里一动,难道前面真的有人?是什么人会困在这么隐秘的地道里呢?

这一路上的机关这么多,不管里面被困着的人,还是外面的人想救里面的人,只怕都要比登天还难。周睿难以想象是什么可怕的人物被困在这个地方里。

想到此,周睿防备心更加重,手心凝聚的金球大了一倍。

“谁?是不是有人i看我了!”小路尽头出现一把沙哑激动的声音,这种沙哑可以听出是长期不说话的缘故导致的沙哑,而且大概因为长期不能接触人,尽头的人因为周睿的出现显得异常激动。铁链被他牵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周睿终于走近小路的尽头,一具瘦弱邋遢的躯体一下映入他的眼里。

看得出这个人是个男人,四肢被结实的铁链锁着,能活动的范围只有一米宽不到的地方。男人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好多地方已经出现了破洞。还因为长时间不洗澡的原因,浑身散发出酸臭的味道。一头长发结成一团一团,上面依稀能看到有虫子在爬。五官更是被乱糟糟的胡茬挡着,看不出具体的长相。那露出外面的四肢已然出现萎缩的痕迹,只见一把骨头不见一点肌肉。

“你~是~谁?”男人紧紧盯着周睿,说话的声调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i似的。

“我叫周睿,是无意中发现这个地方才会闯进i。”周睿老实作答。

“哈哈!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被我等到有人进i了!咳咳咳……”被铁链锁着的干瘦男人好久没开口说过这么多话,一时气提不上一阵干咳。

周睿上前他拍拍后背,帮他顺顺气。

干瘦男人马上反应很大把他推开,浑浊的眼睛充满恨意:“这里的机关都是那人设置的,如果不是他的人,根本没办法走进i。说!你进i是什么用意!是不是嫌折磨我还不够!”

如果不是周睿闪得快,男人看起i还要冲过i咬他一口。

“我不知道关你在这里的是什么人,我也不认识你口中说的那个人。”周睿越看越觉得眼前的男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

“你、你真不是那个人的手下?”干瘦男人有些不相信看着周睿,“修炼的功力若不在郡王之上根本通过不了斗龙阵法,你年纪轻轻居然有这么深厚的功力?”

周睿终于看出眼前的男人像谁,这个被捆绑在这里的男人几乎和那个亚更同一个印子出i!

只是眼前这个男人过于消瘦,人也显苍老,可那双狭长的眼睛和宽大的鼻梁和那个亚更并无两样!

难道眼前的男子和亚更是父子,或者兄弟?

“亚更统领是你什么人?”周睿脱口而出。

男人听到亚更的名字,激动万分拖动着身体,沉重的铁链瞬间在他手腕和脚踝上印出红肿的瘀痕。

“你先告诉我,现在陆州军的统领是谁!”男人赤红着眼睛。

周睿莫名其妙:“我刚才不就说了,陆州军的统领是亚更。”

男人听了周睿的话后更加躁郁了,在原地转i转去,口中念念有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

周睿脑筋闪过大胆的念头,突然豁然开朗。

“难道说你才是真正的亚更,外面的亚更是假冒的?”

男人听了,恨得上下牙只打颤。

章节目录

如意佳婿(周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周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睿并收藏如意佳婿(周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