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米亚咬着牙,艰难的摇摇头。

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米亚可以说是自己没有准备好。

可是如今第二次,她对于这种病毒,依旧是无可奈何。

言笙身体一软,要不是厉枭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她此时已经如同一滩软泥倒在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厉枭……怎么会这样?天意……”言笙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疼的变形了,她张着嘴唇,在喃喃说着什么,眼眶红的仿佛要滴下血来了一样,可是她的眼中却半点泪水都没有。

“会有办法的……放心,会有办法的……”厉枭头一次这么没有主意了,他能做的,竟然也只有将言笙紧紧抱在怀中而已。

这是厉枭跟言笙认识以来,最没有底的一次。

厉枭在中东的时候恢复了记忆。

他在最初失去记忆的地方找到了记忆。

他以为自己跟言笙经历了那么多,终于能够幸福的厮守在一起了。

他也终于能够全心全意的去宠自己的女儿和儿子了。

可是到头来,老天却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为什么要夺走天意的命?天意从生下来,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啊。

为什么要夺走……

就在言笙痛苦的说不出来话的时候。

那个躺在床上,瘦骨嶙嶙的天意却缓缓睁开了眼睛,然后对她轻轻一笑:“妈妈……”

“天意……”言笙几乎是扑过去的,一把抓住天意的手,泪水应声落下,“天意,妈妈在这……你怎么样?身体痛不痛?难不难受?”

“妈妈……我不难受……”天意抬手,动作迟缓的将言笙脸上的泪水擦掉,“我的身体,也一点都不痛……”

可是他心疼啊……

好不容易能够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了。

可是又要经历这样的事情,他的心里怎么能不痛?

“天意,你会没事的。我们会救你!”厉枭握住天意的手,像一个父亲那样,保证一边的对他说。

厉枭知道天意是在美国的时候被叶嘉灵注射的病毒。

可是那时候,如果他恢复记忆了,那么他就不会对天意那么粗心大意了吧。

天意也就不会被绑架了,不会被注射病毒,如果他此时没有躺在病床上,那么他们一家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想着想着,厉枭的眼睛竟然也湿润了起来。

“外公……外婆,舅舅……”天意眼眶泛红,正要对厉枭说什么的时候,却看见叶明泽,许贞以及苏尚轩推门进来。

天意的脸上绽放出一抹微笑来。

真好呢。

能够在死前看到这么多亲人。

“天意……”许贞一句话都没说的出口,便哽咽着,埋在叶明泽怀里哭了。

苏尚轩没有说什么,可是他的表情却是那样的哀伤。

苏尚轩不善于表达什么。

可是他的心里是真的喜爱这个外甥的。

“妈妈……南部海滩漂亮吗?”天意的小手在言笙满是泪痕的脸上擦着,可是他擦不干净,因为言笙的泪水一直都没有停过。

“漂亮……”言笙失控的大哭,连话都说不完整。

“你喜欢就好了……”天意扬了扬嘴角,“那里虽然漂亮,可是我却没机会看到您的笑脸了……”

“有机会的……”言笙连忙在自己脸上胡乱的擦着,然后强迫自己对着天意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来,她努力的咧着嘴角,露出一抹标准的微笑,“你看,好看吗?你以前不是说,最喜欢看到我笑了吗……”

“恩……好看啊。”天意笑着笑着,眼眶里蓄满的泪水突然涌了出来,“爸爸,你以后要照顾好妈妈……”

说着说着,天意突然低声咳嗽了两声。

随着他的咳嗽,有些夹杂着猩红的血沫从他的嘴角滑了下来。

“米亚!米亚!”言笙瞳孔猛然一缩,大声尖叫着米亚的名字。

“让我看看!”米亚急忙回过神来,连眼泪都没来的及擦便跑过来检查着天意的身体。

天意的脉搏越来越微弱了,连心跳都已经快要听不见了。

可是现在距离天意病发也不过才一天的时间。

怎么会这么快?

上一次叶扬天虽然也没挺过来多长的时间,不过却没有天意的时间这么短啊。

难道是因为天意人小,抵抗力差吗?

米亚越检查心越凉。

“怎么样了?”见米亚很久都不说话,许贞忍不住问了一句。

房中所有人都仿佛屏住了呼吸一样。

十分安静。

而天意的眼睛,也开始一搭一搭的,好像随时都要合上了一样。

言笙握着天意的手顿时加大了力气:“天意!你不要睡过去,你看看我啊,天意!”

或许是言笙的哭喊起了作用吧。

天意竟然真的睁了睁眼睛,然后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将视线落在了言笙的身上。

“妈妈……”

天意的语气很虚弱,这一次的开口,比起刚才,已经减弱了很多,就好像马上要去了一样。

“你说,妈妈在听着呢!”言笙意识到天意是有话要说。

她将耳朵凑近了天意的嘴边,然后隐隐约约听见他说:“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名字都叫小曦好不好?”

曦。

晨曦的曦。

言笙的名字最后一个字。

晨曦代表着积极向上,充满勃勃生机。

谐音希。

代表希望。

天意希望她或他,能够永远,都心存希望。

这个世上,不会没了谁不行的。

就像是言笙。

她没了任何人都能活下去。

所以啊……他也想告诉她,就算没了天意,没了他,她也能好好的,生活下去。

以后的以后,就让这个没出生的,一母同胞亲人,代替他守在大家的身边吧。

天意笑着,而后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是真的闭上了。

“天意!”

“天意!”

房间里,顿时响起几道夹杂着悲伤,痛苦的声音。

因为言笙挺着大肚子的原因。

所以慕安晓特意将自己跟凌川的婚礼延期到了明年。

明年夏天,才正式举行婚礼,不过她已经跟凌川领了结婚证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必担心凌川会再去哪里了。

因为不管凌川去了哪,最后都会回到她的身边。

这一切本该是十分圆满的结局了。

如果天意没有离开的话,那么真的就算是个顶好的结局了。

天意下葬的时候慕安晓去了。

直到天意离开过后好几天,慕安晓才恍然回过神来。

以前那个总是冷酷着一张稚嫩脸庞的小屁孩,亲切的叫她安晓阿姨的小屁孩,还有那个在电话里安慰她,一定会得到幸福的小屁孩,真的已经离开了。

以前慕安晓带着他们去看病的时候,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还历历在目。

慕安晓的心里钝痛的难受。

她不知道言笙是怎么挨过那段艰难的时光的。

天意不是她亲生的孩子,她已经难受成那样了。

换成叶家的人,该是有多么痛苦啊。

很长一段时间里慕安晓都不敢去叶家。

因为害怕看到言笙的表情。

害怕在她脸上,再一次看到那时候,厉枭失踪时看到的表情。

慕安晓自诩性格开朗活泼。

可是她自己才明白,她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刻意逃避了那些让她痛苦的事情。

而眼前,天意的事是不会那么轻易过去的。

慕安晓再一次见到言笙,是在言笙生了孩子以后的时候。

那时候,距离天意离开,已经过去了快半年的时间了。

她跟凌川在病房外面碰到了正要出门的厉枭。

凌川走上前去,跟厉枭说着什么。

厉枭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的身上不再有以前的冷漠,现在他多了一抹温柔,甚至是温暖。

慕安晓只是看了两眼以后,便推门进了病房。

言笙躺在床上,手里捧着书,听到开门声,她的目光从书里抬起来,跟慕安晓的视线撞到一起的时候,她轻轻笑了笑:“你来了。”

言笙就是脸色苍白了一点,稍微瘦了一点,其他的看着都还好。

“身体怎么样?”慕安晓走过去,将椅子拉过来坐下,“我听我妈说,女人生孩子就相当于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鬼门关……”言笙握着书的手垂了下来,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了,“要是真踏进去了,还就好了,那样我就能见到天意了……”

天意这个名字,从言笙的口中轻轻吐出来。

却让慕安晓浑身一怔,然后沉默了一会儿。

“听说是个女孩,取名字了吗?”慕安晓还没去婴儿病房看,不过听许贞说了。

“小曦。”言笙眨了眨眼睛,说。

“这名字真好听。”慕安晓笑道。 =半^浮##生-/;www.{ban^fu][sheng].cc

“是啊……”

这里是坐落在太平洋中心的小岛上,没有经纬度,甚至从卫星上查不到具体地位。

岛上唯一一栋大楼顶层房间。

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中,在五步一岗的走廊缓缓抬脚走着,一会儿,他在走廊顶端的房间门前停了下来,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了。

在那房门正对着的玻璃窗前,站着一个身影,背脊挺直,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漠的气场。

“大人,该走了。”男人对着那道身影,缓缓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

(全文完)

章节目录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云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川并收藏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