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牛出手教训了几个小混子,夜总会经理钟源带着保安过来,见到赵可馨,顿时吃了一惊,原来他认得这是青雀市富豪赵庭钧的千金。

赵庭钧的名声在青雀市很大,钟源不敢得罪,连忙的一个劲道歉,还给赵可馨的包厢消费全免,才客客气气的把他们送出夜总会。

在夜总会门口,赵可馨和李青牛一一和朋友告辞,两人正准备开车回去,在向泊车小弟要钥匙的时候,那小弟还递给了李青牛一张便条:“有人叫我帮忙把这纸条给你的!”

李青牛皱着眉头接过纸条,这是一张柔软干净的素笺,上面用毛笔字写着一行清秀的小字:“李青牛,我知道你身上的秘密,今晚12点,紫枫阁静候你的到来。”

短短的一行字,却让李青牛看得猛然一惊,自己身上的秘密,岂不是基因兽化的秘密,留言之人怎么知道的?对方又是什么人?

赵可馨见李青牛面色不对,问道:“怎么了,这纸写的是什么?”

李青牛摇摇头:“没什么,一个奇怪的朋友,留言说想见见我。”

赵可馨笑了:“你这朋友确实奇怪,都什么年代了,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给你不就好了,还留素笺。”

李青牛笑笑:“我先送你回去,明天得见我爸妈呢!”自己家也是在丽海市,自己不是大禹,不可能过家门而不入,当然,顺便把赵可馨带回家给爸妈看一下,不然两老经常打电话来唠叨要给他安排相亲。

一向倨傲的赵可馨顿时有点忸怩了,有点惶恐不安的说:“青牛,你说你爸妈会不会不喜欢我呀?”

李青牛:“放心好了,我爸爸是个高中教书匠,书呆子,为人忠厚老实。”

赵可馨笑意嫣然:“你爸爸忠厚老实,咋你性格就变成一个大大咧咧的小霸王了?”

李青牛也笑了:“嘿,我性格随我妈,我妈年轻的时候,是部队女兵,性格直爽火爆,我小时候不听话,都是被她打的!”

李青牛一边开车,一边说些小时候的糗死,赵可馨听得哈哈直笑,不多时,就回到了赵家的别墅。

赵可馨下了车,跟李青牛说:“你还要去见你朋友,这车你就先开着,明早来接我。”

李青牛看看红色的法拉利跑车,笑道:“我一向觉得这种红色跑车很骚包,没想自己也骚包一下。”

赵可馨啐了他一声:“哼,你这家伙是明骚暗贱。”

李青牛听得傻眼,赵可馨捂嘴一笑:“哈哈,不说了,拜拜。”

李青牛连忙喊住她:“啊,就这样走了?”

赵可馨不解,茫然的问:“怎么,你还有事儿?”

李青牛邪笑:“那啥,人家情侣分别,都是吻别的。”

虽然和李青牛亲热多次了,但赵可馨还是羞涩,面色红彤彤的,望着他那嬉皮笑脸的惫懒样,咬了下嘴唇,忸怩的细声说:“那你闭上眼睛。”

“啊!”李青牛又傻眼了,不是女生闭上眼睛的吗,怎么有种被逆推的感觉啊?

赵可馨眼角含春的嗔声说:“你闭不闭呀?”

李青牛听话乖乖的闭眼,直觉香气袭来,左边脸颊一湿润,张眼,赵可馨已经面红耳赤的说:“可以了吧?”

蜻蜓点水一般,李青牛可怜兮兮的说:“好像猪八戒吞人参果,什么滋味都没尝到,就没了。”

赵可馨娇笑:“你才是猪八戒。”

李青牛厚脸皮的一把搂住她,邪恶的笑着说:“对我就是猪八戒,现在就尝尝你这美味的人参果。”说着嘴唇朝着她的樱桃小嘴吻下去。

赵可馨嘤咛的一声软在他怀里,脸颊红烫,吐气如兰,小嘴微微张开,稚嫩的抵御这蛮牛的强吻。

两人在大门外亲嘴,赵庭钧一身睡袍,在二楼阳台上远远的看得分明,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和男子亲热,心中很不舒服,自己的宝贝大白菜,始终都被猪拱了。

陈碧清从后面抱住丈夫的腰,笑说:“怎么,可馨这男朋友,你不喜欢?”

赵庭钧摇摇头:“说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只是觉得可馨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偏偏就选择了李青牛这小子。”

陈碧清笑说:“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当年你岳父柳权懿也不同意韵芝嫁给你,如果他知道你今天会有这样的成就,想必也要后悔。”

提起亡妻,赵庭钧面色黯然,叹了口气:“唉,我就可馨一个宝贝女儿,随她喜欢吧!”

李青牛和赵可馨吻别,目送她进了别墅,才开着骚包的红色法拉利离开,一边开车,一边从口袋里摸出那张素笺,看了两眼,冷哼一声,心道:不管你是谁,如果你不识趣,我会让你直接从这世上消失。

紫枫阁,是r国人在青雀市一间高级茶楼,装修很日风,李青牛进入紫枫阁大厅的时候,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侍应生迎了上来,很礼貌的说:“先生,对不起,很晚了,茶楼已经开始打烊了。”

李青牛淡淡的说:“有人约了我来这里!”

女侍应生愕然:“谁?”

李青牛:“不知道,应该是你们茶楼的人。”

女侍应生躬身道:“请稍等,我去问下经理。”

李青牛等了一会,那女侍应生戴着一个梳着大背头,留着八字胡子,一脸笑容的矮胖子过来了。

矮胖子自我介绍:“你好,你是李先生吧,我叫端木一郎,是这里的店长。”

李青牛上下打量了两眼这个笑意可掬的r国人,冷冷的问:“就是你约我来这里的?”

端木一郎笑着摇头:“不是,您是我们大小姐的客人,她正在景风雅间等你,请随我来!”

李青牛跟随了上去,边走边问:“你们的大小姐是谁?”

端木一郎只是说:“等下你就知道了。”

李青牛一声冷哼,过了一会,两人来到一间雅间门前,端木一郎敲了敲门,很是恭敬的说:“大小姐,李先生来了。”

里面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请进!”

李青牛推门而入,里面一张矮茶几,里面一个穿着白色和服的美女正在用红泥小火炉煮水,看样子是准备煮茶,这r国美女赫然是藤原家的大小姐,藤原九菊。

藤原九菊见到李青牛,淡淡一笑:“现在已经是12点半了,我以为李先生不来了,等客不至,意甚怅怅。”

李青牛站着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个r国女子:“你是谁,想怎么样?”

藤原九菊挥手让端木一郎出去,然后指指茶几对面的蒲团,说道:“李先生请坐。”

李青牛学着汉朝古人的样子,在蒲团上跪坐下来,再次问道:“你是谁?”

藤原九菊一边煮水,一边淡淡的说:“我是藤原九菊。”

李青牛眼睛一眯,明白了,原来是r国藤原家族的大小姐,说起来藤原启志就是死在自己手下的,她这是来找自己报仇?

李青牛冷笑:“原来是藤原启志的姐姐,你这次目的是想向我寻仇?”

藤原九菊微微的摇了下头:“我父亲有死个妻子,十几子女,我和启志是同父异母,之间的感情没那么深厚。”

李青牛:“我对你们姐弟的感情不感兴趣,说说你这次的目的?”

此时红泥小炉的水已经完全沸腾,茶经上煮水有三沸之说:如鱼目微有声为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

现在藤原九菊的水已经腾波鼓浪,水已经煮老了,不过她用木勺子在炉子里加入一勺冷水,瞬间控制住水温,然后熟练的上盏。

才几个眨眼,桌面上就多了两杯樱花茶,茶叶是八重樱的花瓣,被热水冲开,漂上水面,慢慢打开,在杯子里慢慢的绽放,美丽之极。

藤原九菊将一杯樱花茶送到李青牛前面,笑道:“在我们r国,樱花是我们的国花,而樱花茶一直都是会友的首选。”

李青牛冷笑:“我们不是朋友。”

藤原九菊:“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李青牛端起樱花茶抿了一口,就放了下去:“这是你们r国人喜欢的樱花茶,在我看来,却索然无谓,我们道不同,不会成为朋友的。”开什么玩笑,你们家是r国的间谍家族,我是蓝盾局的特工,成为朋友,真可笑。

李青牛继续道:“还有,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别以为知道一点小事,就可以威胁到我,如果你激怒了我,你们藤原家族肯定会后悔的。”说完就准备起身离开。

藤原九菊出声:“你身上的基因兽化很完美,如果和我们藤原家族合作,找到激活兽化基因的法子,到时候......”

她没说完,李青牛就冷冷的说:“没兴趣!”说完推门离开。

等李青牛走了,端木一郎和伍治权两人进来,端木一郎说:“大小姐,看来这人会配合的,他是蓝盾局的特工,肯定不会为我们利诱的,得用其他手段了。”

藤原九菊点点头,对他们说:“等下把杯子拿起实验室,上面有他的唾液,让他们研究一下。”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白玉求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玉求瑕并收藏都市最强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