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2回到森林的第一个月,白行小银一日生活记录早上八点:两人熟睡中——自从从冰雪堡回来之后,白行就特别嗜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在大战中他基本上没有睡过觉而完全靠冥想恢复体力和精神力的原因。总之,现在的白行非常的爱睡觉,也非常的能睡觉,每天早睡晚起,睡得不亦乐乎。让人不由得感慨——神阶就是好啊,普通人类除非有毛病,或者其他特殊原因,否则就是想每天睡那么久都做不到吧。至于小银,基本上白行睡觉的时候他也会躺在那里,睡不着没关系,做冥想好了。重点不是睡觉,是和白黏在一起。上午十点:白行依旧幸福的沉睡中,小银睁开碧绿的眼睛。狼族特有的冰冷色泽的眼睛在看到躺在自己怀里的白行的一瞬间变得温暖起来。接下来就是小小的亲密时间,因为对于小银的气息和碰触太过熟悉和安心,所以这小小的亲密总不会将白行惊醒。至于亲密的内容,则视小银的情况而定:如果是人形,就摸摸亲亲;如果是狼形,就用舌头舔舔。当然都是轻轻的,不会吵醒白行。好吧,不是小银动作太轻,而是白行睡得死沉死沉的,小银的动作根本吵不醒他……小银对此不是没有怨念的——如果吵醒的话说不定能做一些更深入的事情……中午十二点:白行的眼皮轻轻的掀动着,然后那双细长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一双黑亮而透着温和光芒的眼睛对上了那双碧绿而带着淡淡野性的眼睛。小银即使早就醒了也不会独自离开,而是会静静的盯着白行的睡脸,等他一起醒来。两人的唇相触一下,很快就分开了——接触久了容易出事,而自从回来之后白行的心情就轻松而淡然了,没什么滚床单的心情。交换了一个温馨的轻吻之后,小银在白行的脸上烙下一连串的轻吻,再在他脖子上重重的啃两口,留下自己的痕迹,才肯放白行起身去洗漱。当然,洗漱的时候也是两人一起的。说是洗漱,其实是洗脸刷牙外加洗澡。因为这个地方是不会有别人来的,所以白行总是很大大咧咧的直接脱了衣服就洗。旁边明明还有很大的空地,小银偏偏非得和白行挤在一起洗,两个人磨磨蹭蹭,连摸带亲的,好半天才洗漱完毕。总算没磨枪擦火,万幸万幸。或者说,小银起火了,白行没事。小银难得体贴了一次,不打算勉强没这方面意思的白行,忍了!下午一点:神清气爽的白行懒洋洋的躺在树下乘凉,这棵巨大无比的树同样有着巨大无比的树冠,下面是冬暖夏凉,舒服的不得了。弄上一个大大的吊床,晃晃悠悠的,白行打了个哈欠,他好像又想睡了。小银在旁边看的有点担心——人类睡这么多真的没问题吗?想了想,小银还是放弃思考这个对他而言有些难度的问题,反正白有问题他一定会察觉的,所以应该没关系。想到这里,看着白行酣睡的脸——狭长的眸子闭着,一双细而长的眉微微的挑起,带出一种英气的感觉,唇角勾起一个很小的弧度,即使在睡梦中,也似乎在温和的微笑着一样……受不住诱惑的低下头,小银轻轻的舔吻着那双泛着淡淡粉色的唇,软软的,有一种让他眷恋的味道。看着白行睡得这么幸福的样子,小银突然不想放纵自己的**,于是决定趁着自己的**还没有完全起来的时候放开白的唇,恢复成狼形躺在他身边。感觉到白行下意识的往自己身上靠,小银满意的不得了。闭上眼睛——呃,没睡觉——他又不是白行!冥想去了——对于小银而言,修炼更像是一种本能。下午两点:白行再一次从睡梦中醒过来,好像是睡太多了,脑子反而有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于是招了一个冰冰的水球,洗了一把脸。从吊床上跳下来,小银慵懒的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在白行的制止中并没有跟着跳下来。白行开始准备吃的了——他们现在是神阶,对于食物的需求降低了很多。不过,因为嘴馋每天还是要美美的吃上一顿的。白行再次感慨神阶的好处——生活这么不规律也不会伤害到身体。回来之后,白行喜欢上了那些复杂而需要很长时间准备和制作的菜式。今天他要做的是兰芝烤肉——一道准备时间需要很久,烤制也要很久的菜。光把肉切好和准备好各种调料就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可齐轩喜欢这种麻烦。他一点都不着急的拿出做兰芝烤肉所需要的特殊的肉类——淡水鲨的背脊肉。淡水鲨很像鲨鱼,但是个头要小很多,而且只在迷雾森林的一条淡水河里有。它们的肉类细腻嫩滑,没有任何鱼腥味,吃起来鲜美无比,配上迷雾森林特有的兰芝和其他调料一起烤制之后,是一道鲜美无比的美味。将淡水鲨的肉切成一厘米厚,成年男人巴掌大小的厚片之后,白行开始准备腌制烤肉的酱汁。完全手工制作的酱汁,所有的东西都是从最原始的原料开始。生姜切成末,葱切碎,酱树的树皮碾成末,干辣椒也碾成末……林林总总,加起来起码有数十种的调料最后被调在一起,倒入迷雾森林特有的一种泛着浓香的树的叶子榨出来的汁液,搅匀。酱汁才算完成,再把切好的肉浸入酱汁里。准备工作才算基本完成!下午两点:基本材料准备好之后,白行开始准备兰芝。真正的兰芝是一种长得很像灵芝的树木,长成后大概有三米到四米高,通体深蓝色,还有蓝黑色的深纹长在树身上。每年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兰芝树上会结出一种乳白色的也和灵芝一样形状的果实,这种果实也被白行叫做兰芝。做兰芝烤肉兰芝的枝干和果实都要用到。到时候将肉片剖开缝隙,把兰芝果实塞进去。再把兰芝枝干点燃来烤肉,才是正宗的兰芝烤肉。白行现在就正在把整棵的兰芝树劈成大小适中的柴火。按理来说,这种事情小银更加擅长,但白行就是想自己慢慢的做,不急不慢,不让自己觉得累,一点点的把整棵坚硬的兰芝树劈成小块。最后,再把兰芝果实切成大小合适的薄片。这时,一个下午已经基本过去了。下午六点: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大块的肉片也腌制好了。白行把兰芝木点燃,一股奇异的香气顿时弥漫起来,冥想中的小银的鼻子动了动,懒洋洋的睁开眼睛。白行的脸被火光映的通红,他正专注于美食的制作。将肉铺在铁竹做成的丝网上,刷上油,肉片顿时发出滋滋的响声。狭长的眼睛紧盯着丝网上的烤肉,一片片厚厚的肉片不时的被翻动着。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了诱人的金黄色,散发出让人口水无法停止的香气。小银已经从吊床上下来了,化为人形把白行圈进自己怀里。他做的实在太认真,小银不喜欢他为了别的事情忽视自己的感觉。白行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回过神来,对着他温柔的笑了。在被白行主动的亲了一口之后,小银满足了。闻着烤肉的香气,等待着白行宣布美食完成。晚上九点:烤肉终于完成了,最近白行做的东西大概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小银不怕烫的拿起一块,放在口里大嚼起来,吃的不亦乐乎。因为烤的够多,所以白行不需要再烤一次,他可不像小银那么不忌高温,拿起一块烤肉,控制冰元素让周围的空气变冷,不一会儿,烤肉就变成了适合的温度。把烤肉放进嘴里,一股无法形容的鲜美感觉顿时在口腔中四溢开来。白行的眼睛一亮,大口的吃了起来。这个时候完全不用在意形象的问题,两人吃的满嘴满手的油,迅速的把所有烤肉一扫而光。最后,腆着肚皮躺回吊床。晚上十点:吃饱喝足不想动的白行被小银抱回树洞,他倒不是吃撑了动弹不得,纯粹是不想动弹。反正小银也不介意抱他回去,犯懒也就无所谓了。躺在舒适的毛皮之上,白行想睡觉了,可是因为之前睡得时间太长,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小银,找点事情来做吧。”因为睡不着而有些无聊的白行要求道。小银沉默了一会儿,凑到他身边,吻住了他的唇。手准确的找到了他的关键部位,隔着裤子磨蹭着。感觉到那里精神起来之后,他的手伸进白行的裤子里……白行发出轻喘,他本来没有这个心思的,但如果被爱人碰到那里还没反应绝对是有问题的,他没有问题,所以自然而然的反应了。挣扎着翻身,和小银面对面,白行的手也抓住了小银的。喘?息,呻?吟,暧昧的声响在树洞中响起了,并且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沉寂下来。两人一起喘息着射在对方手中之后,白行的身体软了下来。小银还没有满足,但是白行看起来已经不想继续了。于是,他再次发挥难得的体贴,没有继续下去。不过,小银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自制力越来越差了。当然,小银觉得自制力都消磨光了也没关系,大不了忍不了的时候压着白狠狠的做一顿,相信白不会介意的……晚上十点:白行开始犯困,闭上眼睛被小银搂着开始培养睡意。小银一点都不困,不过他可以冥想。不一会儿,白行细碎平稳的呼吸声响起,他睡着了。小银再次惊疑了一下白行睡觉时间之长,然后闭着眼睛,呼吸平稳悠长,他还没睡,正在继续冥想中。凌晨四点:白行继续沉睡中,小银也觉得有点困了。结束冥想,搂着白行,开始培养睡意。最后,两人相依偎着睡着了。早上八点:两人继续沉睡中,新的一天开始了。也开始了最近一直不变的循环。………………这样颓废的猪样生活在白行回到森林之后整整过了一个月。直到一个月之后,自制力消失的小银狠狠的把他压在床上做了……呃,激烈程度和时间请参考两人第一次……做完之后,白行很突然的改变了之前持续一个月的生活状态。首先改变的是睡眠时间,他终于恢复了一个神阶高手该有的睡眠——每天最多四个小时,再多就睡不着了,而且睡眠完全可以用冥想代替。当然,白行是不会这么做的,他喜欢睡得饱饱时的满足感。其次是食物,他不再有耐心和精力每天只做复杂而需要很长时间的大餐,而变成了制作简单成分同样简单,味道不差的食物。最后是他开始恢复和周围魔兽的交流——小银对此很不满,他巴不得白行只理会他一个,但对恢复常态的白行来说基本不太可能。每天,白行都会花上一定的时间去邻居家串门,还会在森林里散步,游玩,发现一些好东西,并带回来。唯一没变的是,他还是不太想修炼。每天的冥想倒是有做,但其他的训练就完全没有了。小银也不催他,反正现在很多东西也不是一般的训练能学到的了,就随他的心意好了。至于什么时候离开森林开始游离大陆——反正到现在为止回来已经三个月了,白行还没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不着急,不着急……******************番外1-3一条小小的蛇盘在高高的树枝上,探头探脑的看着下面,细长的蛇信不时的吞吐着。树下,一个修长温润的男子正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什么。他身旁一个高大冰冷的男人紧贴在他身边,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小蛇。小蛇瑟缩了一下,蛇信吞吐的更快了。让它庆幸的是,高大的男人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的陪在温润男子身边。小蛇开始庆幸王对它们的醋意和对白的独占欲……“小可爱跑哪去了?”白行四处查看着,就是没想到抬头找找。不过抬头也没用,先不说小可爱待的那棵树树皮颜色和它的颜色很相近,白行的眼睛也无法透过茂密的枝叶发现小可爱的踪迹。除非他用自己强大的思感寻找小可爱的踪迹,否则小可爱这次就逃过去了。可白行不喜欢用思感,不喜欢那种不是用自己的眼睛亲自去看去辨别的感觉。所以,综合以上种种,小可爱这次逃过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小可爱都想泪奔了,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回到森林之后整整一个月没见的白突然频繁的走出他们的领地。本来这是好事,因为白很温柔,还总是有很多好吃的,可是,小可爱总觉得再次出现的白个性变得恶劣了。一见到小可爱就要求它学着打蝴蝶结,呜呜呜,它可是蛇,不是绳子,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嘛。搞得几天之后小可爱都不敢见他的面了,一见到白行过来就直接躲起来。连自己引以为傲的庞大身躯也顾不上保持了,直接缩小身体以期能减小自己被发现的几率。可怜的小可爱!原地等了几分钟,没找到小可爱的白行失望的离开了,他这次去了老熊家。虽然熊妈妈已经决定要原谅老熊,但是表面的姿态还是要做的,免得老熊下次再瞒着它偷偷做什么重要决定!所以,现在老熊家里时不时的就能看到熊妈妈寻夫记,每次白行都能看的很欢乐。对于他的心理,老熊自然是知道的万分清楚的。只是碍于老婆的存在,它也只能任由白行在旁边看戏。想要报复又碍于小银的存在和白行自己的超高实力而无法做到。老熊最近真是郁闷的不行啊,浑身的熊毛一把把的掉。可怜!离老熊家挺远的地方,就听到熊妈妈凶悍高亢的吼叫声。白行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又有好戏看了,呵呵。原本不紧不慢的脚步开始加快,小银无奈的跟在他后面。实在不理解为什么白会喜欢看那种东西,要老熊吃瘪的话不是很容易吗?干嘛非得专门去看人家老婆教训老公?白最近真是——好像结束猪样生活之后,他就变得有点过分“活泼”和腹黑了。小银对此有些不解,不过却没有过多的关注。莫德曾经找他谈过回来之后白身上会发生的一些变化,这样的变化在他们的设想之中已经算是很好的了。被迫跟着伴侣一起专门去看人家夫妻吵架的小银很无力的想——反正倒霉的不是自己,就随白乐意好了。到了老熊家,果然,熊妈妈正在发飙,就是不知道今天又是为了什么。小熊不见踪影,白行有点失望。可爱的,毛绒绒的,肉嘟嘟的,憨头憨脑的小熊可是白行来老熊家的目标之一。熊妈妈很有气势的怒吼着,大大的熊掌一掌拍在老熊的胸口,拍的老熊硕大的身子蹬蹬蹬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身子。感觉到有人接近,老熊回头一看正好看到面带笑容的白行和面无表情的小银,差点没哭了。怎么又来了啊!!!它老熊就不明白了,人家夫妻吵架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今天儿子又不在,没人转移白的注意力,老熊觉得今天自己很倒霉。它也没做什么啊,只不过没忍住不小心吃掉了原本留给儿子的蜂蜜,结果又不小心被老婆发现了而已。它知道偷吃儿子心爱的食物不对,所以儿子赌气去找那只和它爸爸一样嚣张的小鹰了,老婆也发飙了。可为什么被老婆教训的时候旁边还要安排两个观众啊?!老天,你果然是要狠狠的惩罚我吗?——老熊在心里流着泪问老天爷。小熊正走在去小鹰家的路上,心里委屈的不得了——它爸爸居然把它最喜欢最喜欢的蜂蜜给吃掉了!那可是小熊自己省下来打算以后慢慢品尝的蜂蜜!心里委屈的不行的小熊现在只想好好的跟小鹰或者白行哭诉一下心里的委屈。本来它是比较倾向于去找白行的,可是前段时间妈妈再三告诉它不准去找白,只能等他主动来找它玩,可是白已经很久没来的,好想念他啊……不管怎么样,为了不像爸爸一样让妈妈变得很可怕,小熊还是决定听妈妈的话,先不去找白。所以,现在它走在了去小鹰家的路上。小鹰是雷鹰,住在高而陡峭的悬崖之上,那是一个小肉团似的小熊根本就爬不上去的地方。但是,小熊相信,总会有办法的!走到快到悬崖下的时候,就不时的能看到巨大的雷鹰快速的飞过。小熊傻傻的抬着头,希望能看到小鹰的身影。可惜,现在小鹰正被鹰妈妈禁足中,不可能出现。等了半天也没看到期望的身影,小熊失望的低头。看着高的像是到了天上的悬崖,小熊深吸一口气,决定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小鹰才行!毛绒绒的小肉团开始笨拙的爬起了悬崖。可惜,几乎直上直下的悬崖真的不是用一般方法能爬的上去的。更别说小熊连一般的爬山办法都不会,还有着一副圆滚滚肉乎乎的身材。往往才上了没半米高就扑通一声掉下来了,小肉球掉下来之后还在地上稍微的弹了两下才稳了下来,不疼不痒的撅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大地之熊的防御可不是盖的,而且,毕竟才只有半米高。上去,掉下来;上去,掉下来;上去,掉下来……无数次之后,小熊已经变成小土熊了。即使如此,它的最高成绩也不过是一米……小家伙心里的委屈渐渐累计,最后终于爆发出来——爸爸欺负熊,白那里不能去,小鹰那里又去不了,大家都欺负熊!!!忍不住把自己缩成小圆球,滚到一边,吧嗒吧嗒的开始掉起眼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扇动翅膀的声音传进小熊的耳朵里,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小熊泪眼朦胧的抬头,一个黑色的雄健身影就这么冲进了它的眼睛里。小鹰出现了!锐利的鹰目一眼就看到了所在角落的灰扑扑的小肉团,还有那双含泪的眼睛。真是——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啊。无奈的想着,小鹰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落下来,停在离小熊不远的地方。然后,那图灰扑扑的小肉团就这么含着泪冲了过来。已经有些分量的身体硬生生的撞在了小鹰身上,差点没把它撞得吐出一口血来。小鹰硬生生的承受了这股冲击力,翅膀拍拍小熊的身子,咳咳,拍出一层灰尘。黑线的小鹰立刻飞了起来,爪子习惯性的抓住了小熊的身体,然后在它反应过来之前飞了起来。小熊在空中兴奋的拍着胖乎乎的熊掌。话说回来,能这么自由自在的飞在空中的熊大概就它一只了吧?小鹰飞到一个水潭的上方,松开了爪子。小熊噗通一声就落在了水里,小鹰也不管它,自顾自的落在水潭边上,收起翅膀,等那只脏熊洗干净自己。小鹰一出现,小熊就恢复好心情了。现在被一声不吭的丢在水里也没有半分不悦,反而乐呵呵的在水里玩了起来。时不时的还想抓一条水里游过的鱼,可惜不知道是鱼太灵活还是小熊太笨拙,总之,一条都没抓到。每当有一条鱼跑掉的时候,小熊就傻呵呵的对小鹰笑,小鹰也总是露出一副“你是笨蛋”的表情。然后小熊傻傻的拍拍自己的熊脑袋,再钻进水里继续玩耍加抓鱼。这样一直持续到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候,小熊才抖着身上的水珠从水潭里爬出来,浑身**的走到小鹰的身边。偏偏它还非得挨着小鹰,在它身上亲昵的蹭蹭,把小鹰黑亮的羽毛都给蹭湿了。小鹰漫不经心的瞟了它一眼,也就随它去了。反正说了多少次也没见这傻家伙改过,小鹰早就放弃了。反正大不了等羽毛干了再走。羽毛干了之后,太阳已经差不多消失了。森林里更加的昏暗,但显然对于飞在空中的小鹰没有任何影响。它爪子上抓着小熊,飞快的掠过,一点点的接近小熊的家。小熊经过这一下午的玩耍早就把爸爸偷吃自己蜂蜜的事情给抛之脑后了,正乐呵呵的看着下面的景色。也不知道黑乎乎的它那双熊眼能看到什么?一声清冽的鹰啸传来,熊妈妈高兴的抬头,对着空中的两小发出一声嚎叫。这个时候,白行和小银还没回去。白行兴奋的盯着头顶上正在盘旋的小鹰,好久没见到这两个小家伙了,好想它们。至于已经被收拾的金光闪闪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熊爸爸——大家都无视它吧。不一会儿,小鹰降落在大家刻意挪出来的一块空地上。被放开的有点早的小熊打着滚直接滚进蹲在地上张开双臂的白行的怀里。刚刚洗干净的毛皮又沾上了灰土,不过白行一点都不介意。抱着小熊摸摸蹭蹭,小家伙也在白行的怀里亲热的蹭蹭,发出舒服的哼哼声。小鹰也跟着蹭了过来。对于一见到白行就抛弃自己的小熊抛出一个鄙视的眼神——可惜小熊根本没接收到——也拿自己的脑袋轻轻的磨蹭着白行。一人一熊一鹰,玩的很痛快。过了好一会儿,白行才被不耐烦的小银拉走了。小鹰也发现时间不早,赶紧飞走了。至于小熊,在其他人都离开之后就开始犯困,不一会儿就甜甜的睡着了。“今天好开心。”白行笑着任由小银牵着他走在黢黑的森林里,这个本就昏暗的地方在夜晚更是黑暗而可怕。不过这一点对于白行和小银来说完全没有影响,他们慢条斯理的当这是在散步。小银自然是想马上回去的,他饿了!——不管是胃还是……总之,都需要白行来喂饱他才行。两人之间不需要说什么,就这么沉默的走在黑暗阴森连条小路都没有的森林里。突然,白行的眼睛瞄到一个条状生物。“啊!小可爱!”条状生物——迷雾森林的蛇类王者小可爱软趴趴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试图在黑暗中隐藏自己,假装自己不在。可惜,对于神阶的白行来说黑暗实在算不上什么,而且他已经确定自己看到的就是之前没找到的小可爱了。脚步刚刚往那边移,小可爱就飞快的挺起身子,朝他这边游了过来,蛇信貌似高兴的快速吞吐着。爬到白行身边,小可爱讨好的蹭蹭他的裤子。白行小心的把它拿起来放在自己手上。“小可爱——小银?”刚想对小可爱说些什么,可是小银却扯了一下他的手臂,白行对小银露出疑惑的目光。“饿了。”小银简短的回答。“哦,对了,今天好像还没吃饭!那咱们快点回去吧,我中午的时候已经点上火熬汤了,现在回去大概刚刚好。”说完,白行对小可爱说:“好可惜,本来准备教你联系蝴蝶结的。下次吧?”小可爱很乖巧的点点头,眼里露出不舍和遗憾的神情。白行轻轻的把它放在地上,摸了两下它的小脑袋。“那我们先走了。”说完,就被小银拉走了。正当小可爱松了口气的时候,白行的声音远远的传进了它的耳朵。“小可爱,明白我还会来找你的!还有,刚才你的表情演的好假啊!”小可爱的反应时快速的游走,决定明天无论如何也要逃开白行!就不信这么大一个迷雾森林它堂堂的蛇王逃不过!

章节目录

魔武大陆行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零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零誓并收藏魔武大陆行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