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皇登基,皇太后乌拉那拉氏已是稳稳的居于慈宁宫,熹太嫔钮钴禄氏每次进宫中请安时看到慈宁宫里那低调却价值不菲的摆设,听着一同进宫的福晋命妇对上座的皇太后的百般奉承巴结都是一阵气闷。

这慈宁宫本该是自己住的地方才是,这些女人的巴结和奉承也该全是对着自己才是,可现在这些本该属于自己的尊荣和赞誉全被乌拉那拉氏抢走了。

可恨那个该死不死的乌拉那拉氏和弘晖居然抢了本该属于弘历的皇位,若是皇上能再多活几年,自己定能想出办法让先皇上厌弃了他们母子,到时弘历定能出头,自己也会成为这大清最尊贵的女人。

钮钴禄氏再是暗中诅咒,也只能是在心里骂上两声,面上可一点不敢表现出来,毕竟乌拉那拉氏的手段,不论是以前在雍亲王府,还是后来的雍正爷的后宫里,自己都是见识过丝毫不敢小觑的。

更何况,现在坐上皇位的还是她的儿子,自己却只是一个先皇的太妃,乌拉那拉氏一个皇太后和皇上两人,想要她的命太容易了。而钮钴禄氏从来也是个惜命的人,即使她现在无法成为那天下最为至尊的皇太后,这生活中也还有很多可享受,她还不想死。

忍着心中的酸意和嫉妒回到了现在的宝郡王府,看着身边跟着的木讷的柯里叶特氏,又看到在府中一贯娇滴滴一副弱柳扶风状的高氏,钮钴禄氏心中的火气更是旺盛,怎的弘历府中的女人全是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一点也不大气。

可她却也知道,柯里叶特氏好歹是弘历的嫡福晋,自己不好明面上太过不给她面子,而高氏,自己要是给她难看,弘历恐怕会和自己生芥蒂。

恰巧看见一边的几个格格中小心立着的富察氏,钮钴禄氏总算是找到了怒火发泄的对象。

“不长眼色的东西,看到我这进来也不会端个茶吗?傻站在那里做什么,脑子有问题不成,难怪有个那样脑子不清楚敢换子的亲额娘!”

一顿劈头盖脸的骂声朝着一直在那里小心翼翼立着的富察雅寒而去,丝毫不顾这里还有其他主子和奴才在场。

富察雅寒咬了咬牙忍下了这口气,恭敬的端了茶来奉到钮钴禄氏面前,双手捧起敬给了钮钴禄氏。

自当初硕王府完全败落,额娘被处死自己也被从侧福晋降为格格后,自己在这府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起来,可倒也还不至于这样当面被人辱骂。

自己在那之后一直小心过活,偶尔暗中派身边的人接济着在府外被惜日得罪之人为难的阿玛,至于皓翔和那个回族舞女,可不关自己的事。

这样的情形是在熹太嫔进府后开始的,她一直认为先前先皇会不看重爷,几年间一直让爷在上书房读书而不是去朝中办差,就是因为硕王府混淆血脉之事中爷和那些扯上了关系,才令先皇对爷起了不满。因此她对自己这个硕王府原先的格格当然不会有好脸色。

其他的几人看着富察氏又被骂,心中颇觉快意也庆幸有富察氏在才没让太嫔把这股火烧到自己头上来。

之后的一天,钮钴禄氏就从弘历身边小太监的口中听说了弘历看上那尔布之女的事,想起先皇已在去前给她指了婚,钮钴禄氏只在房中乱骂:“果然乌拉那拉家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只会勾|引男人,弘历哪里会看上她,定是她使了什么狐媚手段迷住了弘历!”

一旁伺侍着的奴才心惊胆颤的听着太嫔娘娘那刚刚称得上大逆不道的话,只恨不得自己不在此处,从未听过这些指着乌拉那拉氏骂皇太后的话。

钮钴禄氏的话歇下端起茶杯时后,看着手中的茶杯,她又想起了前些日子自己看上的那套粉彩瓷器。那本是打算自己要过来用的,哪想到还未来得及开口却先被高氏给捷足先登了,那个高氏真是一点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可恨那个柯里叶特氏是个不中用的,有自己撑腰都斗不过高氏。

金氏那里,倒是弘历也会过去,可金氏却是一直依附着高氏,对自己的话也只装作听不懂,看来自己以后还是要重新找个人来分分高氏的宠才是。

魏氏的出现让钮钴禄氏看到了一个契机,能将高氏打压下去的机会。可没想到那个魏氏却是如此不识趣,一个宫女居然还心高气傲在自己面前摆架子,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还真以为自己是这府里的主子了。

果然,高氏和金氏几人联合的打压后,魏氏彻底老实了起来,再不见初入府时的那股高傲。只是钮钴禄氏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弘历会偏对这个魏氏上心,明明魏氏和高氏在各方面几乎是如出一辙的,可要论起容貌和风|情,高氏可比魏氏要高出不少,在这种情况下弘历怎的还会去分心给魏氏?

其实,这完全是因为弘历出生后一直记在脑中的关于魏氏温柔纤弱和小燕子带给自己的快乐而来的印象,只是弘历只是记住了这两个人的印象却不记得具体的事情。

魏氏乖乖的听话了,柯里叶特氏本身又不受宠,钮钴禄氏借着这两人牢牢抓住了宝郡王府的权力,可惜就是那个高氏动不动就给她找些麻烦。

弘历居然还了为那个高氏屡次顶撞于她,想到这些日子高氏居然已经敢开始在弘因面前给自己上眼药之事,钮钴禄氏眼神微动后嘴角复又带了丝笑意。

这府里,被高氏上眼药最多的可不是自己,而是那几个格格和侍妾,若是有机会,想除掉高氏的人可多的是。

吩咐了身边的嬷嬷几句后,钮钴禄氏完全放下了心来,接下来的事情自会沉不住气的人替自己动手,若是没那个本事,自己倒时也介意在其中插上一脚,只是这事情的后果当然是由那个胆敢谋害高侧福晋的女人来背了。

高氏身体日渐虚弱,请来的太医却也诊不出什么病症来,只说她是先天体弱,再问到时也说不出什么症状来了。

“一群庸医,治不了病只会推诿,我一定要皇上治你们的罪!”弘历在一边喊着,转头又去轻声安慰已病了许久的高氏,令一边一直不吱声看热闹的柯里叶特氏心中越发坚定要高氏死的念头。

高氏不死,她上次只是流产而已,难保以后不会有孕,到时这王爷的爵位会落在哪个小阿哥头上可不一定,自己得为永琪考虑才是。好在额娘还是喜欢永琪的,一直将永琪养在身边,以后额娘也定会为永琪着想一二才是。

高氏去了后,金氏倒是手段厉害拖得久,将三个儿子都养大了,最小的永瑆有两个同母哥哥照顾以后的日子也不难过。

钮钴禄氏看着府中现在的清静和无人敢挑衅自己权威的情况很是满意,复又想起近日来有些得意的柯里叶特氏,心中又另有了一番主意;府中一人独大,只会让自己对府中的掌控减弱,不如再扶个魏氏上来?

等柯里叶特氏注意到时,永琪已经是满嘴的魏庶福晋如何,全不把她这个亲生额娘当一回事了。

柯里叶特氏看着对永琪宠爱有加的额娘,只觉一阵心寒,永琪一直养在额娘身边,平日身边的奴才和吃穿住用都是由额娘身边的奴才把着的,若是无额娘的授意,魏氏哪里会有机会接触到永琪,进而拉拢。

委婉的在爷面前提起此事时,弘历却是毫不在意:“永琪在额娘那里,额娘自是会用心照看,再说,魏氏也是个善良大度的,又怎会对永琪不好?”直接否定了柯里叶特氏想要让永琪单独住,日后好好读书的提议。

看着永琪和柯里叶特氏渐行渐远,钮钴禄氏心里无比满意,不讨弘历喜欢的福晋才不会威胁到自己的位置,永琪也才会自己亲。

可哪料到,最后永琪竟然会做出那么大逆不道之事,还连累了整个宝郡王府和弘历,不但弘历被圈禁,连自己也不能如以前那般随意出府。

弘历看着被气到中风倒下嘴角歪扭的钮钴禄氏,自己却也毫无办法,现在这贝勒府是谁也出不去的,先前那些红花会的人可真真是永琪借着自己的名义差点领进宫去的。

府里的日子一日日的难熬,柯里叶特氏抱着从魏氏那里刚生下就抱来的永琰,想着日后要怎样把这个孩子教好,即使他资质才能平庸也无所谓,只要他和自己亲,对自己孝顺。

至于那个还瘫在床上的钮钴禄氏和日日搂着那些府中丫头和格格寻欢的弘历,柯里叶特氏已经不屑去管了。尤其是那个教坏自己永琪最后害的他犯下大错而死他的钮钴禄氏,她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在这府中不是全都要看自己眼色行事。

沉醉在酒中和身边女子温柔低语中的弘历,用着这种想像的方式想着自己在新年大宴上又见到的各自领着孩子去皇额娘宫里请安的福惠福晋乌拉那拉氏,还有恒亲王福晋,李荣保的女儿富察元珊。

在梦里,那两个端庄高贵的女人都是自己的妻妾,只是一个是元后,一个是继后,那里自己是意气风发的乾隆皇帝,而不是现在这个终日被困在府里的宝郡王。

宝郡王府的日子,也只剩了日复一日的圈禁后死气沉沉的气氛,曾经雄心万丈的宝郡王也只能在这一块四方的院子中渡过余生了。

朝堂和民间,皇上颁布的各项新政策正在有条不紊的执行下去,给大清这个原本腐朽而古老的朝庭带来新的生

作者有话要说:钮钴禄氏的很多事和弘历的是有着重叠的,所以这里就把两人的结局放在一章中了

番外到此为止也全部完了,明天开始先日更hp同人,在准备赫舍里的资料

HP同人文,封闭自大的巫师和日异进步的麻瓜的再次战争中重新崛起的铂金家族:TYPE=button VALUE=HP千年荣光 OnClick=window.open(\\\"#/onebook.php?novelid=1722693\\\")>

章节目录

逆命之孝敬宪皇后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容华桃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华桃李并收藏逆命之孝敬宪皇后重生最新章节